《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0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审跃说道:“对我动手动脚的该杀,不动的不该杀。可是他们都是对我有企图的,我去泡吧,他们送我回来,目的都是不良。你说他们该杀不该杀?”
  我说道:“艹。就因为你泡吧,他们送你回家,你觉得他们对你有所企图,就该杀?”
  审跃说:“难道不是对我有所企图吗?”
  我说:“一个男人喜欢女人,这能成为被杀的理由吗?”
  审跃说:“他们想动我的身体。他们居心不良,他们先对我居心不良,所以我才想杀他们。”

  我说:“你真是个神经病。”
  她说道:“也许真的是神经病吧。我喜欢杀人,杀动物。杀他们并不只是因为他们想得到我,而是我想杀人。”
  电棍滋滋的响,审跃全身颤抖,却还是紧咬牙关,坑都不吭一声。
  我们无奈的败下阵来。
  审跃说道:“两个该杀的恶狗!有机会我一定先杀了你们两!”
  眼看审跃这厮刀枪不入,朱丽花说道:“这个不是能用棍棒威逼得了让她屈服的。”

  我心想,以康雪那帮人的狡猾程度来看,她们真的是让人戴着面具去干了这么一档子事,但却不会让审跃知道是谁,审跃不过是一个傀儡,一个利用的工具。
  而从D监区通向体检处那么多道门,都是她们的人趁着难得一次的监控录像系统升级的那个时间段,打开了的。
  她们估计,此举也许会干掉了冰冰,不过,还好有人发现了,否则,冰冰现在已经躺在停尸房。
  无奈之下,只能让朱丽花找人押送回去。
  她真的力气很大,当知道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之后,朱丽花找多了两人押着她出去,她一甩,就把五个人都甩开一边去了。

  朱丽花直接给她来了几电棍,她的脚才软了。
  这才把她押送了回去。
  这种恶魔,早就该枪毙。
  想想她那美丽的面容,强壮的身材,不成对比的样子,还有她描述所说的杀人手段,我都感到不寒而栗。
  像我这种人,如果去了酒吧,遇到这么个对自己抛媚眼的妞,多半会过去搭讪,然后以为捡了艳遇,和她回家,却没想到是个圈套,最终的结果被她弄死。
  靠。
  太残忍。
  如果真有轮回,这家伙一定是撒旦转世而来。
  这件事,就查得不了了之了,她被押送回去后,D监区就以审跃这个女囚已经疯了的理由,关到了禁闭室,或许,等待她的唯一下场,就是慢慢在禁闭室里终老。
  对于恶魔,同情无用。
  但这样的家伙能成为康雪她们的利用工具,我不得不感叹康雪的头脑好使。于是我产生出一个念头,就算我干掉了康雪她们,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只要彩姐有钱,有势力,还是会煽动会策反监狱其他人来替她做坏事,唯一的办法只能是除掉彩姐黑衣帮这群黑恶势力团伙。
  因为有了彩姐的警告,我减少了外出,好多天下班了晚上都是在监狱度过的。
  下班了打打球,看看书,睡睡觉什么的。
  那个患上孤独症的廖子,在丁灵的劝说下,配合了我的治疗,所谓的治疗,也不过是给她吃柳智慧给我开的药方拿来的药,而又让丁灵陪着她开导她。

  这个病,家人好友的开导安慰尤其重要,要让她得到旁人的温暖关爱,她才不会至于感到如此孤独。
  在进行了一个星期的治疗后,我约见了廖子。
  廖子进了我的心理咨询办公室后,罕见的对我一笑,坐了下来。
  我说道:“这样子啊,就是对你进行一个治疗阶段的治疗咨询,看看你有没有恢复什么的。”

  廖子点点头。
  我问道:“吃了药,有什么感觉?”
  廖子说:“就是想睡觉,很困。以前午睡只睡半小时,现在要睡两个小时,晚上从关灯到早上起床,躺下去就睡着,没人叫醒不来。”
  我说:“那抗抑郁症的药,的确是让人有嗜睡的副作用,那除了这些,还有其他的副作用吗?”
  廖子说:“不太想吃饭,感觉不到怎么饿的。吃饭很少。”
  我说:“还有呢?”
  我做着笔记。
  每个病人,都有记录,看病的记录,就像是病人去医院,医院会给一个挂号的个人资料本子,看病着记录用。
  廖子说道:“有时候,脑子不太好用,有点浑浑噩噩。”
  我说:“是的,这也是副作用。那么,有没有感觉,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
  廖子说:“还是会难受,就是没有那么明显。以前的难受,是一种空空的难受,心里被吊着在半空,然后感觉孤独,被挤压到呼吸不出来的孤独。没人会理我。现在呢,丁灵会安慰我,关爱多一点,而且呀,薛姐她们也比较照顾我,让我感到了一点儿温暖,没那么难受了。”
  看来,这药的作用还是起了一定的明显作用的。
  我说:“那药是要吃三个月的,千万不要停下来。”

  廖子点点头。
  我又问:“那,有没有做梦?”
  廖子说:“好奇怪,很少做梦了,只做了两次梦。”
  我问:“还记得吗?”
  廖子说:“记得,但是也很奇怪,跟以前的梦是不一样的。“
  我问道:“那是什么梦呢?梦见有人了吗?”

  廖子说:“不是。”
  我问:“是什么?”
  廖子说道:“第一个梦,是吃药后的第二天晚上做的梦,我梦见自己站在了阳台上,家里的阳台上,看着下面,下面是街道,是市场,我看不到有人,可是市场看起来很多东西,而且有声音,很吵杂的声音,像是有人,可是看下去没人。我走了下去,循着声音看过去,却找不到任何人,我感到害怕,可是我至少听见了声音,这说明是有声源的有声音的来源,那是有人的。我还听见卖手机的店铺,有了声音,放着广场舞的歌曲。”

  我笑了:“广场舞。那以前你做梦,没有声音?”
  廖子说:“有。”
  我问道:“那你听到了广场舞,去了手机店?”
  廖子说:“我没有去,我感觉一切都是徒劳的,不会找到任何人,我就不着了,我坐在街道的旁边,听到车来车往的声音,我想,我走出去,是不是会有车子撞我,我鼓着勇气走了出去,听到的确实是喇叭声,车子从我身边绕过去踩油门的声音,但是没有听到人声。可我已经很高兴,这表明,有人是存在的,可是他们还是不理我,我开始感到很难过,伤心。然后又醒了。”
  这和她以前做的梦,没多大去别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