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十年婚姻,老婆终于出轨了)》
第19节

作者: 关山路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地方离娜上班的地方不远,开车也就几分钟的事,就在五道口附近 的一个很老的小区,其实说是小区,连个保安都没有,只有4、5栋红砖结构的五层小楼, 她们其它学生的宿舍也在这个小区里,娜给谢非租的房间就在那些宿舍的更里面的一栋楼, 而且是五楼,我找到了准确的位置,不过没有直接上去,娜说谢非上午有课,但不是她的课, 而且他这段时间就要结业了,经常不去上课,可能呆在那里做毕业项目。

  我找了个从他的住处出来必经的路口,把车停在不起眼的角落,坐在车里守了一上午, 10点多的时候娜给我发了个短信,问我有没有吃饭,又告诉我,谢非上午果然没去上课。
  我没有回给她信息,目不转睛的一直看着谢非有可能出现的方向。
  我不知道我看到他出现时会不会突然失控冲过去打他。
  我甚至在考虑到底应不应该上去。
  进去后,看到她俩鬼混**的狗窝我能否受得了刺激?
  他会把那些龌龊的视频保存在电脑里吗?
  如果他还有其他备份怎么办?
  时间缓慢的流逝着,我在绰绰不安中焦急的等待着,不停地看着表,眼睛一秒钟也不敢 离开谢非出现的方向。

  12点刚过,娜打来了电话,告诉我,已经和谢非约好了,他一会就要来学校找娜去吃 饭。
  我告诉娜,下午一定要缠住他,千万不要让他提前回来,如果给我撞到了个对面,我一 定会直接杀了他。
  娜显然被吓到了,声音有些发抖对我说:“海涛,我知道你生气,我不是帮他说话,但 你千万别冲动,如果你出了事,我和小梦也没法活了。”
  我相信她此时真的不是在担心谢非会被我弄死。
  放下电话没多大功夫,就看到谢非果然出现了,骑着个破旧的自行车,兴匆匆地向学校 方向蹬了过去。
  我的牙根都咬的痒痒的,手心里全都是汗,我的后备箱里有一把朋友去云南带回来的半 米长的苗刀,如果我现在冲过去,不用半个回合,就他的小身板,我能把他剁成肉泥。
  不用刀,我开车从后面追过去,也能轧死他。
  仇人见面真的分外眼红。
  可是我真的杀了他之后呢?

  我女儿怎么办?
  娜虽然对不起我,可她有能力一个人养大我 的小梦吗?
  他在我的车前逍遥的骑了过去,根本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而我也强忍着胸中的怒火 终于没有下车,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心中暗自诅咒他转弯的时候一定要来个大泥头车,直 接把他碾成一滩肉泥才好。
  可惜北京市区里现在不允许泥头车白天上路了。
  日期:2013-03-26 18:33:31
  他走远了,我才推开车门,耐下心情,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大中午的,小区 里没有什么闲人在走动,我找到他租住的那栋楼,很轻松的找到了他的住处。
  楼道里很昏暗,这栋楼是那种很旧的住宅楼,窗子很小,楼道里的玻璃也没有一块是完 整的,来到五楼,就站在那间房的门口,我掏出娜留给我的钥匙,深深吸了口气,带着极为 复杂的心情轻轻一拧,门锁应声而开。
  房间的结构极为简单,进门后一条大约4、5米长极为狭窄的走廊,尽头就是卧室,右 手边就是狭小的卫生间和厨房。

  卧室的门虚掩着一条缝。
  我回手把房门关好,反锁上。
  我后腰里别着那把半米长的苗刀,虽然我知道房间里没人,但是还是不自主的把刀抽出 来握在手心里。
  手心里都是汗。
  轻轻推开卧室的门,房间里还算明亮,6月正午的阳光暖洋洋的倾泻在不大的房间里的 每一个角落,大约有3米乘4米见方,窗子向南,房间里的摆设十分简单,一张木质单人床, 床边一个矮矮的床头柜,挨着床头柜一个电脑桌,电脑桌上摆放的正是娜借给他的我家的电 脑,一把有靠背的电脑椅摆在电脑桌前面,然后就是墙角里的一个大皮箱,再无它物。
  比我想象中要整洁的多,而且房间里飘散着一股我很熟悉的香味,我知道也许是娜帮他 整理和打扫的,娜是个十分爱干净的人,对灰尘和杂乱是零容忍的。
  不过如果按照娜的说法,她应该从五一事发之后,就再没有来过,已经快一个月了,那 可能谢非的个人习惯也是挺好的。
  我来到电脑桌前,点开电脑的电源开关,然后开始翻找有用的线索。
  抽屉里有一个CD包,里面有大约几十片刻录的DVD数据光盘,电脑桌上堆着几本书, 我翻看了一下,里面没什么东西,不过我翻看CD包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娜和他的合影,两 人肩并肩的站在她们学校门前照的,看她们的穿着,是冬天照的。
  而且两个人的笑容很自然, 虽然离得很近,不过能看出来她们俩那时候还没有很亲密的关系出现。
  电脑启动了,不过有开机口令,幸好娜早上把密码也告诉我了,我顺利的打开了他的电 脑,正准备查看他电脑里的文件,却注意到虚掩着的床头柜抽屉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我拉开抽屉,就在最靠近外侧的地方,一盒开封的杰士邦出现在我眼前,我抽出里面剩 余的套子,原本12个一盒,只剩下3个。
  我头脑里飞快的回忆着那些超市小票,我发现问题应该是5月12号,最后一张有避孕 套的小票我记得很清楚,是5月10号,按照娜的说法和娜回家的时间来看,5月13号以后, 她就再没来过,那么,10号到13号这4天里,用了9个?
  如果不是谢非这段时间和别人用 了,就是娜在撒谎。
  我的心剧烈的抽搐着,5月13号至6月2号的今天,不到20天时间,谢非已经有了新 的女朋友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
  我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地面上很干净,看起来是刚刚打扫过,我想起进门后在厨房门 口有个废纸篓,里面满满的都是垃圾。

  我快步走到厨房门口,一脚踢翻了那个废纸篓。
  里面满满的垃圾应声摊撒在地上,我翻看了一下,果然在里面发现了几个已经干硬的纸 巾团,扒开一看,正是系好个死结的用过的避丨孕丨套,里面还看得到尚未挥发干净的污浊的液 体。
  这个套子看得出已经有几天的历史了,我再继续翻找,没有其他的。
  我不是侦探,也不是法医,我无法判断这个套子到底是哪一天用的,但是我几乎可以断 定,就在我发现了娜的事之后,娜虽然晚上不再来这里,但她一定是在白天或其他什么时间 来过,而且绝对不是一次,谢非一个人住,看厨房的样子并没有在这里自己做饭吃,那么也 许要几天甚至十几天才倒一次垃圾,那么这近来这几天里,娜就至少来过一次。
  我的心像是被人用手活生生给撕扯开了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