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十年婚姻,老婆终于出轨了)》
第6节

作者: 关山路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见她不肯说,也不好再多问,不过已经和她这么多年了,她心里有事,这点我非常 肯定。
  路上她一直在玩手机,这个状态我倒是习以为常了,她和家里的几个闺蜜还时常有联 系,去年夏天那几个女的还来北京玩过几天。
  也许娜确实有什么心事,又不好跟我这个大老 爷们说,那就随她吧,也许和她的姐们们倾诉了之后就会好起来,毕竟在这里她也没什么朋 友。

  之后的几天我要去答对我生意上的那些所谓的朋友和场面上的人。
  从初三到初七这五天,我就扔进去五十几万“压岁钱”虽然这些都是早已准备好的, 但还是扔的我肉疼,那可是真金白银的血汗钱啊。
  初八公司就要上班了,初七晚上,我觉得有必要关心一下娜了,毕竟这几天我也没着 家,她好像情绪一直不好,丈母娘也不知道她怎么了,整天傻开心的就只有我的可爱女儿小 梦。
  我办完事,回到家里也快晚上十点了,哄着小梦玩了一会,就叫着娜回卧室,说和她 聊一聊。
  她放下手中东西,表情上也看不出有什么情绪,进到房间里就坐在床边。

  一边用手梳理乌黑的披肩长发,一边问:“干嘛?聊啥?”
  我坐到床的另一边,看着她俏丽的脸,说:“没什么,过年这几天把你和妈累坏了吧?”
  她笑着摇摇头,依然是那么好看,我们在一起十年了,她的笑依然让我心跳加速。
  我接着说:“嗯,我这整天的忙东跑西的,对这个家也没尽过什么义务,实在是心里 觉得有些委屈你们了”
  娜扑哧下乐了,一边咯咯地笑一边说:“干嘛你?咋啦?良心发现大检讨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
  她扭了扭身子,斜靠在床边,眨着大眼睛看着我说:“你在外面很辛苦我都知道,而 且,你是个顾家的男人,咱俩都在一起生活十多年了,说这些干啥?”
  我摇摇头,说:“咱们家走到今天不容易,我不怕吃苦,就是不想让你们娘俩遭罪。”
  她见我一本正经的说这些话,凑到我身边来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说:“我们过得很 好呀,没遭什么罪呀”
  “我心里总是觉得对家里的事关心的不够”我说。
  娜用手指轻轻的在我胸口点了点,说:“你呀,啥时候变得多愁善感了呢?我真的觉 得能找到你这样的男人挺幸运的。”
  我刚要说话,娜又继续说道:“不过呢,你也确实不够关心我,除了这一点,你基本 满分。”
  我笑了,还真的第一次听她这么赤裸裸的夸我。

  我一把将她拥在怀里,坏坏的问:“基本满分?那方面呢?能得多少分?”
  她也坏坏的笑了起来,故意装作思考状,隔了一会才说:“还行吧”
  “去,就是个还行啊?”
  我有些不服气 “嗯……”
  她拉着长声说“就是勉强及格呗……”
  我冲着她的咯吱窝挠了起来。
  她像触电了一样大笑着扭动身体挣脱了我的怀抱,她最怕挠咯吱窝。

  嬉闹了一会,我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娜,我知道你这几天有心事,如果你不想跟我 说,我就不问,但是你一定要知道,不管你遇到什么事,你老公我永远站在你这边做你的坚 强后盾。”
  她突然停止了笑容,和我对视着,想了好半天,说:“海涛,如果我喜欢了别人,你 还会这么对我好吗?”
  “啥?”
  我被吓了一跳,弹簧一样从床上蹦起身来。
  她又扑哧笑了起来。“逗你玩的。”
  我舒了口气,悻悻的说:“靠!咱们早就说好的,不许开这种玩笑!”
  她伸出一只细长的手指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们还说好不许说脏话呢!”
  我说不过她,气的扭动身体,甩着胳膊学小梦耍脾气时候的样子。“不早了,早点睡吧,你明天不是还要去开门大吉嘛”说着,娜铺散开被子,先钻 进了被子下。
  我也跟着躺进被窝,从她背后环抱住她的肩,问:“跟我说说,这几天怎么这么不开 心?”
  她没动,半天才缓缓的说:“没什么,都是女人的一些烦恼事”

  “怎么了?你病了?”
  我急忙问 “没有,你别多心了,姜珊家里的事,她可能要离婚了”
  姜珊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闺蜜,不过我还是有些奇怪,姜珊的事,好像不至于让她这 样呀。“也可能是女人过了一年又涨了一岁的焦虑吧”她可能也觉得那个理由不够充分,又 补充了一条。“焦虑屁呀?你根本都看不出是个30多岁生了孩子的女人,说你是个20的大姑娘都 很多人信”
  她轻轻用肘顶了我一下,柔声道:“唉,一年不如一年啊,都有人说我有眼尾纹了。”
  “怎么可能?我就从来没看出来过”
  她她叹了口气,说:“唉,皮肤也开始松懈了”
  娜一直很注意保养自己的容貌,不过我倒是没注意她有什么变老的迹象,我把手滑在 她的肚子上,是有些不那么紧致了,不过还不至于臃肿,我正要开口安慰她,突然她前面的 地方闪了几下微弱的白光。
  她立刻抓起放在她枕边的手机,起身快步的闪进了卫生间。

  原来是手机。
  我忽然发现,已经好久没听过她的手机铃声了。
  可是只要在家里看到她闲下来的时候,都是一直在摆弄手机的。
  疑惑一旦产生,就像毒瘾发作,瞬间就激发起我强烈的好奇心。
  努力的回忆了一下这段时间,娜确实有古怪,有次半夜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她 不在身边,刚起身想看看,她从卫生间里出来了,钻进被窝前,轻声地把手机搁在了床头柜 上。
  去厕所也拿手机玩。
  不过这是娜一直很抵触的事情呀,以前还曾郑重的教导过我,上 厕所不许看报纸杂志玩手机,无论大小便都要连地面一起清洗一下,洗脸的毛巾和洗头发的 毛巾要分开用……
  难道她……
  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不过我立刻否定了自己,这不可能,她是什么样的脾 气性格我太了解了,不可能的。
  可是,以前她和那些姐们联系,从没有刻意的回避我。

  我看了看表,已经半夜12点多了,是谁在这么晚还在和她聊事情?
  我在卧室里听不到卫生间里的声音,无法抑制的好奇心让我蹑手蹑脚的溜到卫生间门 口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娜的确是在聊电话,但是她的声音很轻,完全听不清都在说什么。
  忽然觉得自己这种偷窥行为好无耻。

  又像小偷一样溜回卧室,躺回刚刚睡的位置。
  我觉得自己很好笑,心想:李海涛,你怎么也开始变得这么神经敏感啦?
  女人间的悄 悄话嘛,干嘛要去琢磨人家这些事情呢?
  无奈的对着屋顶呲牙笑。
  这个电话她聊了足有半个钟头。
  她回来时候我装作迷迷糊糊的样子问:“谁呀?”
  她掀开被子,钻进被窝的同时很平淡的语气说:“姜珊呗,还能是谁?”
  刚刚之前的话题被打断了,我索性也不准备继续聊下去了,把她揽在怀里伸手去扯她 的睡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