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十年婚姻,老婆终于出轨了)》
第3节

作者: 关山路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上把小梦哄睡着了,轻手轻脚的把孩子抱回她自己的房间,小鬼头自己的房间从来没 睡过,一直是睡在我俩中间的,搞到我俩每次做夫妻该做的事的时候都要等她睡着了,偷偷 跑到客房去做。
  今天我把“障碍物”清理走了,在卧室里我精心挑选的大床上,沉浸在她的新香水清淡 却又极具魅惑的气味中,畅快淋漓的和她一起享受了一次久违的“性福”而且,是她主动 要的。

  99年我第一次得到她的身体,直到现在已经12年了,她主动提出要求的次数用一只手 就数的过来。
  她也不是那种对性爱冷淡的人,她做爱的时候的状态几乎也能用如痴如醉来形容,而且 她几乎每次都能有高潮,可能很多人觉得我在吹牛自己的能力,不过我真没觉得自己有多厉 害,只是她的身体可能对比其它女人更敏感一些。
  虽然我从没经历过别的女性。
  我来刚来北京的两年一只自己住,有的时候想的厉害了,也会看A片打飞机解决,我口 袋里的钱足够找任何一个档次的女人,但我从来没出去,甚至没有想过去找女人什么的。
  可能是娜太优秀了,绝大多数的女人在我面前挤眉弄眼我只是觉得恶心。
  现在的媒体总是抱怨当代女性在性生活方面有多大的委屈,不过我倒是没觉得娜在这方 面有什么郁闷的方面,这方面我有足够的信心,我180的身高,虽然结婚后做生意这些年酒 桌上被各种酒撑的肚皮有些发胀,不过总体来说我还是属于比较正常的体型。
  东北人习惯泡 澡堂,来北京尽管家里有淋浴,偶尔我还是会去找个澡堂或洗浴中心泡澡,澡堂里“坦诚相 待”的时候,对比其它男人,我不能说我的东西有多大,但我敢说至少可以比掉80%的中国 男人,外国人……

  不知道,嘿嘿。
  不过这几年公司的事情确实拖累了我的身体大不如从前,长时间的饮食无规律让我得上 了很严重的胃病,每天忙东跑西的,回到家几乎都是累的瘫坐在沙发里,年龄可能也是过了 30多岁,对那方面的需求肯定也不如年轻时候那么强烈。
  积压了许久的欲望终于得到释放,我俩都兴奋异常,娜急促的呼吸着紧拥着我喃喃道:“海涛,今天我要你给我一百次……”
  不过出了个小纰漏,我们意犹未尽的正在进行第二轮的时候,小梦突然推门闯了进来。

  小鬼头迷迷糊糊揉着眼睛,惊讶的看到爸爸压在妈妈身上,立刻大声尖叫起来,叫道:“臭爸爸!你不许欺负妈妈!”
  大意失荆州,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我俩又慌又尴尬,衣服都顾不上穿,急忙把 小梦搂在我俩中间,娜一边安抚着她,一边告诉她:爸爸妈妈没有打架,这是爸爸妈妈之间 要表达爱时就会做的一种体操。
  听着她慌不择言的胡说,我憋着想笑又不敢,眼泪都快流出来。
  小孩子很快被安慰好,嘟着小嘴美美的再次进入梦乡,我看着娜,她也瞅着我,只有无 奈的笑。

  自从有了孩子,她整天被拖累的像个家庭妇女一样,现在好了,她似乎一下子重生了。
  第二天早早起床去公司提前安排了一下事情,中午前就回家把娜和小梦一起接上,找了 几家大商场给娜买了几套比较职业化的套装,她以前从来没有过类似的衣服,她极不喜欢这 种板身体又盖体型的装扮,不过在我的劝说下,也觉得毕竟是北京的大型培训机构,穿着过 于随意了,确实不好。
  穿职业套装的娜别有一番风情,穿在别的女人身上像面袋子一样的西服上装和筒裙,她 穿着却透露出一股无法抵御的性感。
  看着大变身的白领娜,我的银行卡理所当然的再次很受伤。
  小梦很识“时务”的“敲诈”了一套早想要的水晶娃娃摆件,这小鬼头,我还真有些担 心起她未来的男朋友或老公了。
  娜接到通知那天给我过电话,紧接着就给她妈妈打了个电话,宝贝女儿召唤技能一施放, 老娘立刻动身来了北京。
  丈母娘的来到完全解除了我俩的后顾之忧,小梦不用去送到那些高价不说还整天让我们 提心吊胆的幼儿园里去了。
  我记得很清楚,2011年8月27号,娜去思括教育上班了。

  日期:2013-03-19 22:07:45
  讲课,娜得心应手,她天生就是当老师的材料。
  她的性格并不是那种很张扬很外向的那种,但是在讲台上就变得很很随和,她人很聪明 (这是指学习方面,对社会阅历来说,她几乎是很天真甚至有些傻)很快就掌握了用到的 几款软件,到思括教育上班后的第二周,她就接到了一个星期的Photoshop课(一种流行的 图片处理软件)那几天备课可真见到她下功夫了。
  我的公司正好也开始和另一个专门做影视代理的公司搞合并,每天都会和一群莫名其妙 的客人吃饭呀、谈判的到很晚,基本都是12点左右才到家,每天都能看到她还在书房里奋 战,我和丈母娘虽心疼,但也不忍打扰她。
  我每天基本都是回来后和她打个招呼,看她捧着电脑和几大本教材刻苦用功的备课,我 也就没打扰她,自己一个人去睡了,她备好课上床睡觉时,我早就鼾声如雷了。
  丈母娘来了之后,就住在客房,小梦虽然有自己的房间,但从来不去睡,我和娜这段时 间都在忙各自的事,她就一直跟着姥姥睡。
  我和娜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空间。
  可惜,我每天都是酒气喷喷的回来,倒头睡的像头死猪,娜也拼了命的准备第二天的课, 我俩反倒像是连续很多天都没见过面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十一,娜在思括也变成了正式讲师。
  本来是三个月的试用期,她代的课学生评价特别好,她们校长就给她提前转正了。
  上课的时间久了,她也对课程熟练了起来,晚上回家虽然还是要备课,可是已经不需要 多久的时间来弄那些东西了。
  一天我回家早,吃饭的时候,娜说:“海涛,给我买台车吧”
  她早就有驾照,但是始终没敢开,她妈说她有点二虎(东北话,比较傻,比较冲动的意 思)不能开车,我其实以前也一直都不敢给她买车,就是担心她技术不过硬,容易出问题。
  不过现在的情况,也该给她买车了,思括教育在中关村海龙大厦那里,那里是北四环和 西四环的转角位置,我家在回龙观,在北五环快到昌平了,在地图上,看着距离不远,但是 每天坐城铁转公交的,她每天在路上要折腾3、4个小时。
  我第二天就去联系朋友给她订了台她以前曾经说起过的广本锋范,虽然不是什么好车, 不过总归能省去她每天挤公汽搭地铁之苦。

  这几年做生意也认识了一些场面上的人,花钱让鬼推磨,牌照也没用摇号就搞定了。
  连上牌带简单布置了一下新车,一个星期多,娜就开着枣红色的新车去上班了。
  我忙完了公司合并的事,说是合并,其实是我的公司被人家吞并了,不过我和田哥(田 哥就是我之前说的老干部的儿子)还有45%的股,所有的人还都归我管,只是公司已经改名 字了,变成了一个文化传媒集团的下属子公司,这已经是娜去思括上班三个多月之后的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