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十年婚姻,老婆终于出轨了)》
第1节

作者: 关山路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34年前我出生在黑龙江一个只有十几万人口的小城市,我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没有任何能力来为我将来的生活做后盾,虽然他们竭尽了全力来供我读书,我也还是不争气 的只上到了一个哈尔滨极普通的末等大专。
  不过我自己觉得自己还算努力,2000年大学毕业后,在哈尔滨找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 作,是我上学时候的本行,做平面设计。
  大学三年其实倒也没给我带来什么真正的生存优势,不过在学校我有幸得到了我现在的 老婆高琳娜(名字俗气了点,不过那个年代的父母能想到的洋气名字也就是那几个了,她自 己也总觉得自己的名字俗)的芳心。
  苦追了两年后终于我们走在了一起(那啥了,你们懂的)她低我一届,是学校里小有名气的系花。
  其实在我心中她甚至比得上那些世界选美小姐。
  长相吧,说实话,像极了韩国歌星李孝利,如果她去参加明星脸比赛,肯定能拿奖……
  呃,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那身材就更不用说了,168的身高,体重一直保持在110左右,前撅后翘,两条长腿几 乎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要不是生了小梦后小腹少有些隆起,33岁的年纪告诉别人说23绝 对大部分人不会怀疑。
  我的死党大鹅就经常说一朵水灵灵的鲜花为啥非要往我这种牛粪上插呢?
  小梦是我们的女儿,6岁了,可爱的我每次回家抱起来恨不得在嫩嘟嘟的小粉脸上狠咬 一大口,不过我舍不得真的咬下去。
  我2000年毕业,留在了哈尔滨,其实也是为了陪她。

  她01年毕业后,在她家里的安排下托关系找到了哈市一所公立小学做美术老师。
  收入 很低,不过毕竟是个铁饭碗,那年头能正儿八经的混进这种地方的人都要有些后台的。
  不过她家里也不是什么很有能力的家庭,她爸爸妈妈都是最普通那种机关干部,她爸这 辈子做到最大的官就是副科长。
  她家倒是没给我俩什么阻力,她十几岁时候父母离异后老爸带着她哥哥又找了个老婆, 她老妈没有再婚,全部的精力都投放在她身上,很宠着她,对她的决定一般都不会有强烈的 反对。

  我家?
  俺老妈第一次见到她就直接认定这就是她儿媳妇儿了。
  2003年,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堂堂正正的把美女娶回了家。
  那一年也是我事业的开始,我结婚没多久就辞职和一个同事合资盘下了一个小印刷厂。
  虽然开始的时候举步维艰,不过我是一个不服输和很努力的孩子,到06年我女儿出世的时 候,印刷厂已经发展到40多个工人,拥有全新的德国6色海德堡速印机和全套的自动无水 瓶标印刷扣切一体机机(仅这两套设备就价值400多万)而这时候我那些大学的同学基本 都还在痛苦的打工挣扎中讨生活。
  事业的小成逐渐让我的野心膨胀起来。
  我已经开始盘算要向更高的层次发展了。

  07年,发生了一件在娜和家里人看来非常糟糕但我却觉得是件好事的事情。
  她刚休完产假回去学校上班,却发现原本的领导已经换人了,按理说这丝毫不会影响下 面的任课老师,可她们的新领导却偏偏是个色狼,表面上同意安排她回去上课,暗地里却偷 偷打电话约娜晚上去他家里商量上班的事。
  晚上商量,还要去他家里!
  娜的性格属于很内敛的那种,平常极少主动和不熟悉的人说话,更不要说莫名其妙的去 一个新领导的家里谈什么狗屁事情了,于是就冷脸回绝了那人。
  那人表面上没说什么,却就是不给娜安排课,我本来还觉得不代课就喝茶看报的也挺舒 服的,可是很快,就来文件调娜去招生办,负责跑社区。
  那是正式教师做的事吗?
  但人家就 一句话,干,就去招生办,不干,就走人。
  娜一气之下办了离职。
  娜没了工作,我到觉得她正好在家相夫教女,女儿刚断奶,我妈和她妈都不在哈市,只 能两边老人轮流来哈市照顾孩子,现在正好她闲下来,我也可以完全放手拓展自己的事业, 好更上一层楼。
  08年初我从印刷厂抽出了自己的股份,把厂子彻底卖给了我当时那合伙人,怀揣着300 多万和满腔的热诚我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到了北京我才发现,这300万在我家那边是笔巨款,在北京,屁都不顶一个。
  但是我有足够的精神准备来应对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处境,不就是重头再来嘛,而且我现 在有启动资金,我有头脑和足够的经验,更重要的是,我有一个不会给我带来任何拖坠的家, 虽然开始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北京创业既苦涩又孤独,不过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我在北5环外租了个办公室,注册了一个广告公司,招了20个业务员帮我跑周边区县, 一边自己跑了几趟深圳联系到几家大型的印刷厂,在万众瞩目的奥运盛会开幕的前一天,我 签下了我到北京后的第一笔过10万的单。
  印刷业务在08年的时候还算有利润,但毕竟不是稳定的资源,我每月一万请了个离休 的老干部做我的顾问,什么实际的业务也不用做,只要电话帮我联系清河、永丰等周边区县 的政府工作人员吃饭就行。
  很快我的公关就见到了成效,在我的“重金”利诱下,我相继拿下了几条不是很主要的 街边路牌和刀旗广告位的代理权。
  麻雀再小,也是肉。
  这些垃圾位置的户外广告位不足以让我发展起来,但是,足够让我立足于北京这个文化 大都会、祖国的大心脏了。
  10年娜带着女儿来到了北京,在经历了两年的艰难分别之后的重聚,更让我下定决心 要让我的妻女不再承受异地相思之苦。
  11年我成功让公司从有限公司变成了股份公司,公司的职员增加到100多人,刚到北 京认识的那个老干部的儿子在北京环保局工作,这个人帮了我很大的忙,虽然不是那种很直 接的事,不过让我节省了很多周折,少走了很多弯路,虽然ZF有明文规定公职人员不能参 与经济运作,不过我现在实际的合伙人就是他,前前后后也算为我投资了近五百万。
  娜来到北京后,催促我尽快买个房子,这样我们一家也就安定了。
  11年我的公司大踏步的发展壮大起来,我的买房计划也终于落实了,我在回龙观一个 偏僻的小区买下了一处一百多平的二手房,虽然花了我近三百万,但当我带着娜和小梦拿着 钥匙推开新家的防盗门时,确实感到这么多年的拼搏努力都没有白费,在刚刚重新装修过宽 敞的客厅里我们三口人兴奋的相拥,喜极而泣。
  小梦是最开心的,终于有了她自己的房间(虽然她后来基本没有单独去睡过)娜那段时间快乐的像回到了我们刚相识的那个年纪,整天笑的像朵绽开的牡丹花,不, 牡丹花虽然雍容富贵,但哪里有我的娜那般无瑕纯真。
  如果时间真的能永远定格在11年,我们该是多么幸福的一家啊。

  现在,这一切都变成了我最最痛苦的回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