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0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监区长也是怕自己担负责任,这都离上次那个女犯自杀没多久,监区又来第二个,那上面怪罪下来,谁都担不起。可总不能看着廖子要死,见死不救。
  我说:“我也不希望出事,更不希望有人死,所以才来找你商量。监区长,你想想,如果丁灵不去劝说让廖子配合,廖子自杀了,那我们麻烦了,这才一个月之间,我们就死第二个了,那上面不拿我们开刀啊!”
  监区长问我:“那你说,丁灵的安全谁来负责,出事了,你来负责吗!”
  我说:“我想过了,让薛明媚她们一直陪着盯着她们两,不允许她们两单独行动。”

  监区长说:“那也不行,一旦疏忽,就会出事!”
  我说道:“那行吧,监区长,我只是来报告的,凡事都是你拿主意。你说了算。”
  我把责任都推给了她,在监狱呆久了,我更学会了圆滑。
  不把丁灵调回去,如果廖子自杀了,对不起,是监区长你的责任。
  如果把丁灵掉回去,丁灵被廖子弄死弄残,对不起,还是监区长你的责任。
  监区长直勾勾看了我好久,说道:“你是把这块火红的碳塞进了我手中啊。”
  我心想,道理是这么说,但是你是一个监区长,这么个事,你作为领导,你不担着,难道让我们小喽?扛着?
  立功了,谁都抢功劳,妈的,出事了,好,你们来背黑锅。
  跟这种领导真倒霉。
  我说道:“监区长,那我回去了,当我没说过。”
  她说道:“你说说你的想法!”
  我不会替她拿主意,我只出主意,我说:“第一个,不管不理廖子,也不治疗,不死当然好,自杀了,那没办法,只能善后处理。第二个,我去给廖子做心理辅导,给吃药,治疗,治好了当然好,治不好如果自杀了,那也没办法,善后处理吧。第三个,让丁灵帮忙,给她做心理辅导,让薛明媚她们找人日夜看着她们,不能让她们两个独处,让丁灵对她说让她配合治疗吃药,治好了当然好,治不好,死了,没办法,还是善后处理。如果丁灵出事,那没办法,还是要处理。”

  监区长皱着眉头听完,说:“那小张你的意思是怎么样?”
  我说:“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来请示你。”
  监区长说:“狡猾!”
  我呵呵一笑,不再答话。
  监区长捏着下巴想着分析利弊,然后说道:“如果让薛明媚找人看着她们,应该不会容易出事吧。”
  我说:“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是不怕一万,也怕万一。”

  监区长又想了一会儿,决定性的说:“让丁灵调回去。”
  我说:“是,监区长!”
  她又说:“你找找薛明媚,和薛明媚谈谈,务必让她配合,一定要让她们看好丁灵她们两,不能出事!”
  我说:“放心吧,薛明媚是她们的大姐大,她也不会愿意她们出事的。”
  监区长沉默一下,说:“万一出事,怎么处理?”

  我不回答,看着她。
  她盯了我一小会儿,说道:“你想让我来担责?”
  我心想,妈的你不担责,难道让老子来?
  我倒是想救人啊,但是万一出了什么事,丁灵被打重伤或者死了,那我的对手康雪马玲那帮人还不赶紧致我于死地啊。
  监区长问我的时候,我没有回答任何话。
  过了一小会,她说:“我明白了。你去做吧。”

  我想,她虽然给我批条,但她自己还是不想担责,一旦有什么事,她那人,定会拉着一个人来垫背。
  随即,监区长说道:“我记得我们监区新来几个外招的临时工。”
  我在心里骂,我靠,又是临时工。
  干坏事的都是临时工,一是因为做事的多是临时工和普通职工,二是因为领导出了事就想一推了之,推卸责任。

  临时工,一个在计划经济时代耳熟能详的词汇,一个在法律意义上并不存在的用工形态,如今却大量存在于多个行业,并引发“临时工现象”,出了事就拿“临时工”当“挡箭牌”。
  某媒体大楼发生大火,倒霉的是“临时工”;说高校乱收费不算大事的某教育厅新闻中心主任是“临时工”;暴踩商户脑袋的城管被查明是“临时工”。
  在一些涉及部门和企事业单位的社会事件中,“临时工”成为最后的责任人,已屡见不鲜。
  没办法,临时工,觉悟高,有啥责任一肩挑;临时工,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临时工任务多,甘为领导背黑锅。
  好事自己揽,坏事临时工。这就是临时工策略。
  我鄙夷的笑笑。
  监区长问道:“怎么,难道你想背黑锅?”

  我摇摇头,说:“那我回去干活了。”
  监区长挥挥手。
  都他妈的老油条啊。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我让徐男叫来薛明媚。
  薛明媚进来后,我先发制人:“噢亲爱的,我想你了!”
  薛明媚四根手指轻轻一摆:“少来骗老娘。”
  我笑道:“想你也不行吗?”
  薛明媚坐下来,问道:“有什么事就说,你想我我真不信。”
  我说:“我隐藏得那么深都被你看得出来了啊!”
  薛明媚问道:“能先发一只烟吗张队长?”
  我过去给她烟,点上,自己也点上一支。
  她吐了一口烟雾,说:“今天这么殷勤,是有事要求我呢,还是有事要求我?”
  我说:“跟你这种聪明人讲话,我最喜欢的了。的确是有事求你。唉,这在B监区,我们薛姐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干点什么事,没得薛姐的点头帮忙,还真的靠不了谱。薛姐手脚通天啊。”
  薛明媚说道:“我呸张帆!有什么事快说,最不喜欢听这种话了!尤其从你这种张嘴谎话就来的人嘴里说出来的。”
  我指着我的胸口说:“其实我真的是很佩服你,那么多女犯都拥护爱戴你,现在,我要你帮忙的,也是让你罩着一个人。”

  薛明媚得意一笑:“那是。老娘也不是吃素的。”
  果然还是被戴了高帽后吃了这一套啊。
  我说道:“像薛姐这样心高眼明,大方义气的人,世间真是越来越少了啊。”
  薛明媚骂道:“你有话直说!是不是让我干一些杀人放火的危险事情?”
  我说:“开玩笑罢了薛姐,是这样子的,那个丁灵,然后那个廖子,你都认识吧?”
  薛明媚说:“张帆你再这样我可要走了啊!”
  我按住她:“好好好,切入正题,是这样子的,那个廖子呢,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孤独症,得这种病的人呢,就是感到很孤独,她怕她身边的人离开她,而且她很难受,想自杀。所以呢,丁灵不是和她很好吗?当丁灵说要出去的时候,她害怕和她朝夕相处的丁灵和她分开的那种感觉,就对丁灵下手,然后自杀。”
  日期:2015-08-22 17: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