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0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还有这么奇怪的梦啊。”
  她说:“只有我一个人,一个人。我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挤着,让我很难受,很难受。”
  我看了看她的资料,资料上写的是她用刀子捅了男朋友,导致自己男朋友重伤,被判伤人罪进来的。
  我问道:“你这个资料上写的,你捅了自己男朋友,为什么?难道做梦了,还要在现实中试一试?“
  这家伙,捅了男朋友三刀,刀刀致命,直接朝肚子里插下去,而且是趁着男朋友睡着的时候。
  妈的,这有多残忍!
  她哭着,说道:“他要和我分手,我不肯,他嫌我太粘着他了,他烦我了,我受不了。我要和他死在一起!”
  我问道:“你没想过家人的感受?难道说,你家人对你不好吗?”
  她摇着头,说:“不,他们对我很好,我朋友也对我很好,认识我的人,都对我很好。因为我害怕孤独,我会不顾一切的对身边的人好,希望他们都不要离开我,让他们都守着我。可是哪怕我在过年的时候,在过生日的时候,他们给我庆祝生日,我还是感到可怕的孤独。我好害怕这样的难受。”

  我想到足球界最出名的光头裁判科利纳早年的那本自传中,结尾所言:我站在万千人中间,感到的只有孤独。
  她继续说着:“我男朋友离开我,我害怕他离开我,我抱着他,跪着求他不要走,他打我,我自己打自己,我说我会改。他不理我,吵累了,他睡觉。我拿起刀子,想杀了他,然后我再自杀,和他一起死,这也许就是我最好的解脱,我活在世上,实在好难受,他会陪着我去另一个世界,也许那样我就不会再孤独,哪怕死了,我没有感觉,也没有孤独。后来他挣扎跑出去了,我没有杀了他,我被判刑了,我想自杀,摆脱这样的感觉,可是我被救了。”

  我问道:“这也是你想杀掉你好闺蜜丁灵的原因?”
  她点点头。
  我只当她是被逼的,被章队长逼的,看样子,真是因为心理疾病而产生的杀人之心,不,不是心理疾病,她没有病,她是心理痛苦。
  我说道:“好吧,谢谢你的配合,我想,我会争取给你治疗一下。”
  她说:“没用的。我看过不少的医生,有的说我是抑郁症,有的说我是妄想,精神分裂,我吃了很多药,都没用。”

  我想,她以后在监狱的生活,也许就真的孤独下去了,因为她动手要杀丁灵,丁灵是她的好闺蜜好朋友,而且丁灵又深得薛明媚等人的喜欢,廖子,必定要被孤立了。
  我问道:“你还想自杀吗?”
  她竟然回答:“很想。”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沉默了一下,廖子问道:“请问,我是要被继续判刑吗?”
  我抬头看看她,说道:“我也不清楚。”
  然后又说:“我想,丁灵不太可能会去告你的。”
  事实果然如此,丁灵还替廖子求情了,监区长也不想自己监区各种各样的出事,就压下去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如我所料,廖子在监区,彻底被孤立了。
  为了防止她还对丁灵下手,我们把丁灵调去了别的监室,而廖子,在薛明媚的监室,被孤立,她们痛恨这种自私的人,她们可不管你有什么心理疾病,有什么心理苦衷,她们想到的首先是自身的安全和利益,她们会想,一个能对自己那么好的闺蜜还能下手的人,也能对别人下手,和这样的自私可怕的人做朋友,带不来任何的利益,哪怕是说话,都没人和她说话了,我想,如此下去,廖子可能真会自杀。

  我只能去找了柳智慧,希望她能替我出出主意。
  见到柳智慧,还是那个地方。
  我第一句话直接说重点:“最近遇到了几个很棘手的心理病人。”
  柳智慧说道:“我也遇到了几个对你来说很棘手的人。”
  我惊讶了,问:“怎么呢?”
  柳智慧甩甩长发,说:“她们有人跟我靠近,是狱警,假装和我做朋友,时不时送点东西给我,问话,套话,基本是围绕着你。”
  我急忙问:“问的是什么?”
  柳智慧说:“问我和你的关系。”
  我靠,这帮人查我都查到了柳智慧这边,连柳智慧这边她们都查,那不是连贺兰婷都查,柳智慧没有搀和到我和康雪彩姐这帮人的斗争之中,她不会有事,我担心的是贺兰婷。
  我说道:“是吧,那你怎么说。”
  柳智慧说:“我说你喜欢我,想追我。追不到,就死缠烂打。”
  她笑了,轻轻笑了一下。
  天山雪莲也会笑啊。
  我看着美呆了的她,说:“是想追你的。”
  柳智慧说:“只有这么说,她们会相信。我不想透露我教你那些,我不想给自己带来麻烦,希望你谅解。”
  我摆摆手:“这有什么关系啊。”
  柳智慧问:“我不想问你这关于什么人什么事,不过我看得出来,有人眼神非善,你自己小心。”

  我说:“谢谢了,我会小心的。原想问你几个问题的,最近遇到几个极品的病人,唉,那几个自杀的就算了,那么极品估计以后也遇不到。”
  柳智慧好奇问:“说吧,都说了。”
  我说:“还是直接说现在这个吧。有个女病人,说很孤独,每天都是,每分每秒,做梦都是一个人,整个世界都一个人,这是孤独症吧。她有过自杀经历,还杀人未遂,因为不想自己男朋友和闺蜜离开自己,就要杀死男朋友和闺蜜,这种情况怎么救?”
  柳智慧说:“孤独症,很难。孤独症并不完全是一个医学问题,家庭的社会经济状况以及父母心态、环境或社会的支持和资源均对病人产生影响。20世纪80年代以前,孤独症普遍被认为属不治之症。自从1987年Lovaas报道采用应用行为分析疗法成功治愈9例孤独症以后,世界各国相继建立和发展起来了许多的孤独症教育训练疗法或课程,多数疗法或课程的建立者均声称自己的疗法取得了显著的疗效,但是一些疗法的疗效有夸大之嫌。在西方国家,有专门的医疗机构,会对孤独症进行规范的治疗,而在这里,我不知道有没有。尽管如此,西方国家的这些机构的系统规范疗法,包括听觉统合训练、音乐治疗、捏脊治疗、挤压疗法、拥抱治疗、触摸治疗的疗效一样存在争议,并没有被主流医学所认可。和抑郁症不同,孤独症并无特效药可以治愈孤,不过你可以试试给她去拿一些抗精神病药,抗抑郁药,中枢兴奋药,还有改善和促进脑细胞功能药等药类。”

  我疑问道:“连你都没把握,那岂不是死定了。”
  柳智慧笑笑,说:“不是每种病,每个人,都能治得好。我自己的病,我自己就治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