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0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说谎,也是一种生存的技能。
  我咳嗽完了之后,看着彩姐。
  她收回了手,说道:“谎话连篇。我见过的男人,有能说的,有能骗的,有特别能装的,但还没见过像你这么骗得了人的。”
  我说:“如果你觉得我是骗你的,我真的很难受。算了,喝酒。”
  彩姐说道:“别喝那么多。小心喝死了,你那些小女朋友们,可都投怀送抱给别人了。”
  我说道:“是不是已经把我的底都查遍了?”
  彩姐说:“还好吧。别怪我疑神疑鬼,只怪靠近我的人都没有多少包藏好心,你也是。”
  我说:“对,我本来是想利用你,我的确没什么善良的心,善心,良心,可后来竟然,心里有你,这,只怪我自己容易对你动心。”
  彩姐把我的酒给倒了,倒了茶给我。
  我说:“听说喝酒后喝茶,更容易死。”

  彩姐说:“我刚知道你是丨警丨察,而且知道你是什么人,真想杀了你。”
  我说:“我哪里算什么丨警丨察哦,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管教。”
  彩姐说:“对,但是你靠近我的目的是不纯的。”
  我说:“这点我承认。可是彩姐,你杀人也要有点标准吧。只是怀着目的不纯,也没害过你,你就要杀我?这就好比,我想去抢银行,只不过是想去,我都没去,难道法院还能判我有罪吗?”
  彩姐说:“一个大男人,牙尖嘴利。”
  我呵呵笑说:“对你我才说那么多话,对别人我可不说那么多。”
  她也没提什么康雪啊,我们监狱什么的,我自己都怀疑,到底她是不是真的通过康雪查了我。
  不过我有照片,她是和康雪等人的照片,而且看样子,她就是康雪等人的头头。

  彩姐问我道:“你现在还怕吗?”
  我说:“当然怕,死谁不怕啊?不过我知道你不会杀我。”
  彩姐问:“那么肯定?”
  我说道:“因为我相信你还是良心未泯的。”
  彩姐哈哈笑了几声,说:“你不觉得你跟我讲这个很可笑吗?你要做唐僧一样的来说服我感化我吗?”

  我说:“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不过,我知道你做这些,犯法违法,不得民心。我还是劝你,彩姐,收手吧。”
  彩姐说道:“别再提这个,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我说:“成,不管。只是你做得对,我不说什么,你做得不对,我看在大家相识一场并且我喜欢你的份上,说你一句而已。你喜欢听你就听,不喜欢听也没什么,何必要发火呢?”
  彩姐说道:“我没发火。”
  我喝了一杯茶,说:“很晚了吧,我该回去了。”
  彩姐看看手机,说:“才十点多,也没多晚。”
  我说:“我明天还要上班。”
  彩姐说道:“是不是不想和我见面?”
  我说:“是。因为你的身份,和我几乎是对立的。可又不是,我很想你,很多天了,我一直在纠结,在压着自己的感觉。”
  彩姐沉默了一会,她的手机来了信息。
  她拿起手机回信息。
  她确实惹人,乌黑的头发盘起来,高贵成熟,眸子清澈而又迷人,手指纤长,手臂雪白,肤色极好,尤其是那身材,更是惹我神往。
  我看看她的胸口,然后低头,倒茶喝茶。
  发完了信息,彩姐说道:“有人给我发信息,说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如果可以,最好留着用,如果不行,干脆做掉,不留后患。”
  我的心一惊,麻痹的谁发那么狠毒的信息给她?
  是康雪?
  多半是康雪那个女人。
  我问道:“做掉的意思是不是杀掉。”

  彩姐摇摇头,说:“我不会杀你,我也不会杀人。我会让你滚,离开这里。”
  我说:“那我先谢谢你的不杀之恩了。”
  彩姐问道:“跟我做事,我给你比你在监狱多十倍的薪水。怎么样?”
  多十倍,如果算我一个月三千,那也要有三万块啊!

  三万块啊!
  我的心剧烈跳动了一会儿,对她笑了笑,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com 首发
  彩姐盯着我了又一小会,问:“真的不愿意?”
  我说:“的确真的不愿意。”
  彩姐说道:“那看来,你是要离开这里了。”

  我问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彩姐说:“我也舍不得你离开,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为什么。”
  我问道:“你喜欢我。”
  彩姐说:“我竟然会喜欢你,喜欢一个比我小了十几岁的男人,这真不可思议。”

  廖子说:“睡着做梦都是。”
  我奇怪的问:“那是什么梦啊?”
  她说道:“梦里,总是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在家,家里有很多吃的,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我给家人打电话,他们也不接,给我朋友打电话,也没人接电话。我要被逼疯,我走到街上,街上空无一人,一个人也没有,我打电话到丨警丨察,也没有人接,然后我去了市中心,也是一个人没有,空荡荡的。”
  她说着说着,自己都哭了,这种感觉,别说她梦见的,我自己想想都感觉到可怕的孤独。
  我说道:“这只是梦啊。”
  她哭着摇头,说:“这不单单是梦,而是一种感觉,让我很难受,要窒息的感觉。”
  我问道:“难道,梦里就没有人出现过了?”
  她说道:“这些梦,我经常做,甚至我梦到我站在了森林里,连一只蚊子也没有,地上的,没有任何动物,只有植物和建筑物,站在城市里,空荡荡的大街,空荡荡的房子,阳光明媚,可我只想哭。有不少次,也梦到了人,在街上很多人,有卖东西的,有发传单的,有扫地的,有逛街的情侣的,很多很多,像平时我们去市中心步行街逛街那样。”

  我问道:“是不是她们你一碰到她们,她们就是透明的,可穿过去,或者说,他们根本看不到你。”
  她说:“不!他们看到我。我过去,问发传单的,能给我一份传单吗?他看看我,然后发给了别人,不理我。然后我去买东西,我买蛋糕,给服务员钱,她看看我,却不要,却又不和我说话,只是叫后面的人挤走了我。我去拿了一个蛋糕就走,也没人跟我说什么,更没人拦住我。我在梦里,拿着石头砸了别人的车窗,没人理我,我打了别人,别人也跑了,不跟我讲话。我想,是不是我拿着刀子捅了人,就会被抓起来,可是,梦里的我,没有下手,一直都没有。后来的梦,就越来越少梦到有人。”

  日期:2015-08-22 08: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