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9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农夫和蛇的故事每天都上演,这个世界上的确是好人很多,占了大多数,可是偏偏一少部分坏人搅乱了一锅粥。
  贺兰婷来了。
  王达和我看到她的时候,都是眼前一亮。
  因为她确实很靓丽。

  她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线。
  她风风火火的走进来,然后到我面前,掏出一沓钱给我:“够吗?”
  我说:“多了。”
  她说:“先去交钱。”
  她看看王达的手,说道:“这也没什么啊,只是小手指断了,我还以为哪里骨折。”
  我原本已经走去交钱,听到她这话,我转身回来,骂她道:“我靠你怎么讲话呢!有你这么说话的!”
  贺兰婷看着我,说道:“我就是这么说话,听你说的那么严重,我还以为腿断了还是手臂断了,才一根小手指断了,喊得天塌下来的大事一样,一个大男人,这点伤痛算什么!”
  我说:“闭嘴!你有病吧!你来看到我朋友受伤了你还这么讲话吗!”
  王达哭丧着脸说道:“两位大神,我求你们了,麻烦先去交钱让我去看病吧。”
  我说:“抱歉,差点把你给忘了。”
  王达说:“不是差点,你已经把我忘了。”
  我赶紧去交钱。
  然后送王达去拍片。
  我过来后,到了贺兰婷身旁,说道:“谢谢,你可以走了,再见,不送!”

  贺兰婷说道:“我是你敌人?”
  我说:“你讲话我不喜欢听,我朋友也不喜欢听,所以,你可以走了。”
  她问我道:“他怎么受伤的?你们怎么办事的,你们两个大男人!你们打不过一个受伤的女人?”
  我说:“唉,往事不堪回首。我冲出去的时候,意外摔下楼梯,王达明显打不过她,就被她打成这样了。”

  她问道:“那你们连她一根汗毛都碰不到?”
  我点点头:“是。”
  她异样的,鄙夷的,鄙视的,盯了我有足足半分钟,然后挤出四个字:“废物饭桶!”
  我无奈的低头。
  她又问道:“被她发现你是谁吗?”
  我说:“我们头上套着袜子,应该发现不了。”
  贺兰婷从包包里又拿出一万块塞给我:“给他的。”
  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们办砸了,还收钱,那多不好意思啊。”
  贺兰婷塞了给我:“少假惺惺的。”
  我接过了钱说:“其实我是真的有点不好意思拿。”
  贺兰婷说:“所以你们是废物,饭桶。我怎么说的?我说让你找人,你就你们两个自己上。是不是想独吞了那份钱。“

  我更不好意思了:“怎么连这点你都知道啊。”
  贺兰婷深吸一口气,骂道:“贪心!”
  好吧,我都认了。
  王达x光拍片出来了,果然是断了,要手术。

  真的是要手术。
  我去交钱。
  交钱后,医院方马上安排手术。
  我坐在外面等。
  贺兰婷说道:“你自己等,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说:“哦。”
  她转身的时候,愣了一下。
  她面前站着一个高高的男人。
  我一看,妈的,又是文浩,这厮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的。
  贺兰婷没跟他打招呼,径直要出去,文浩挡住了贺兰婷面前,说:“婷婷,我看到你的车,就跟了进来。是不是你有什么事啊?”
  我在后面说道:“我和她来安胎来了,她怀了我的孩子。”

  贺兰婷转身一脚踩过来,我急忙闪开。
  文浩脸色一变,问贺兰婷:“婷婷!他说的,是真的?”
  贺兰婷说道:“让开!”
  文浩看看头上,然后笑道:“噢,怎么可能,这里是骨科医院,小子,是不是被人打骨折了!”
  我说:“闭嘴!等下骨折的就是你!”
  贺兰婷从他身边过去了,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追出去了。

  王达手术出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我看着他包扎的手掌,问道:“怎么样了?”
  王达说道:“不怎么样,麻木着。”
  我说:“打了麻药了?”
  王达说道:“废话,不然不疼死人啊!”
  我问道:“是要住院吧?”

  王达说:“是,说要住院,观察。观察个屁,走,去喝酒。”
  我大吃一惊:“你说的玩笑还是真的?”
  王达说:“谁跟你开玩笑?”
  我说:“那你的伤,不养伤了?”
  王达说:“养个屁。妈的,喝酒。”
  还真的带着我出去外面大排档,两人都很饿了,点了吃的大吃起来。
  王达要了一瓶白酒。

  我说道:“妈的,还喝白酒,真不怕死?”
  王达说:“死?这骨头断了和喝白酒好像没什么冲突吧。”
  他倒下去满满一碗,然后倒给我,也是满满一碗。
  他说:“一瓶白酒一斤,才装了两碗。”
  我举起碗,不好意思的说:“达哥,达大爷,每次我有事,都是叫你出来帮忙处理,有什么问题,都是叫你。而且这次,还都害你这样子了,真的很感觉对不住你。”
  王达也拿着碗说道:“哟哟哟,这说的是人话吧?咱们是什么关系,你用得着讲这些!娘的,自己罚酒一碗!”
  我毫不犹豫,端起就喝。
  他急忙抓住我的碗,然后大喊疼。
  然后说道:“放下放下!跟你开玩笑的,妈的你也不想想,你有事有问题找我,说明你在意我重视我,而且我有难的时候,谁帮我的?还不是你这小子!跟我讲客气话。你要是喝了这一碗,也行,那我陪你喝完!”
  我说:“还是别了,这样子没意思啊。慢慢来,细水长流,慢慢聊。”
  两人干了一口后,我拿出贺兰婷后面给的一万块钱,加上刚才拿的前面一万开了医药费还剩下的几千块,都给了王达。
  王达推过来:“这什么鬼意思?”
  我说:“我们上司说,说我们没有功劳有苦劳,这点算是。算是什么赔偿损失费还是精神损失费吧。”
  王达说:“丧葬费吧。”
  我哈哈笑起来。
  王达说:“你这上司真够义气,我们没做成任务,钱照样给,还有安家费。唉,惭愧。不过你放心,我找人干了她!”
  我说:“这个事,从长计议,我先去申请一下,看她怎么说吧。”
  王达说:“那也好。”
  两人喝了一瓶白酒,感觉不过瘾,又点了一瓶,然后喝了个天昏地暗。
  王达问我道:“你每天在监狱,说什么干心理学辅导,辅导什么啊?该不是真的能救人吧。我学了几年的心理学,都不相信这个玩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