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9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对,简单来说是这样,复杂来说,就说来话长了。我就问你,能不能找人帮忙,打折她的狗腿,让她去医院里住个三五个月的来上班不了。”
  王达说:“妈的我觉得,我们如果每次出去干这种事,叫一大堆人,目标太明显,万一有个人讲话漏嘴,都不行。而且啊,老是拉着人家干这种事,人家也不是专业打手,不好办啊,有钱都不好办,我是认识做黑的人,要不要叫那些?”
  我和他碰了碰杯,说:“我的上司是愿意给我钱的,但是让我去找打手,我不是没想过,可是我没这个路子,所以我才来找你的啊。”
  王达想了想,说:“我先来找找吧。不过,你上司给多少钱啊?”
  我说:“她说,让我自己看着开价,让我自己去办。”
  我也都没想到,能让贺兰婷那么生气,马玲这家伙,真是天不怕地不怕,捅了马蜂窝都不懂。
  但是,贺兰婷的这个朋友,到底什么朋友,值得贺兰婷这么帮她出头啊。
  王达说:“靠!既然让你自己开价,那你开个十万,我们两自己去干,一人分五万,好不好!”
  我说:“我们自己去干啊?”
  王达说道:“对,自己干啊!平时道上规矩不是一只手多少万的嘛,我也不懂了,反正你就跟她要十万,我们自己去干。”
  我有点紧张,说道:“自己干啊?妈的,我有点害怕啊。”
  王达说:“你怕什么,那你负责跟踪,我负责下手!”
  我说:“这事是相当的残忍。”
  王达说道:“残忍个毛,他妈的,你以为你找别人废了她,就不残忍了?她就不痛了?”
  我说:“那我们至少没那么良心过不去。”
  王达踢了我一脚:“你是不是有病的!这个时候你还讲良心!你跟那种没良心的人讲良心?你个傻子!对付这种人,只能用让她怕的办法来整她,如果道歉有用,宽大为怀有用的话,要『警』察来维持秩序执法干嘛!人家孔老夫子都说,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所以说,受到人家的攻击,就该攻击回去。这世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看看你说的那个被打的那个女的,如果忍让,就算给那个女的钱,你以为她就不欺负她了吗?”

  我想了一下,道理的确如此,就算王莉如何跪地求饶,就算宽大为怀,难道马玲就放过她吗不打她吗?不可能。
  就算王莉给马玲钱,马玲那种人,一看到欺负人还有钱赚,一定是榨干王莉的钱为止。
  所以,对付马玲这种人,只能以暴制暴。
  就像某将军所说的,我们是以战争来平息战争。
  我轻轻点头,说道:“唉,没想到有一天,我也变得那么残忍。”

  王达问我道:“你说那些对死刑囚犯执行枪决的武警,残忍吗?”
  我说:“唉,我不懂怎么评价。或许有些人,也是不情愿去的吧。”
  王达说:“是我我就愿意去!为什么?虽然很可怕,恐惧,血腥,可是,那些人都是恶魔,有一些是贩卖丨毒丨品的,他活着就残害很多人。知道吧!我这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为什么不干呢!”
  我说:“行行行你别说了,那就照你的意思做吧,说吧,咱们怎么做。”

  正说着,我手机响了。
  我看看,是夏拉发来的信息:你在干嘛呀,我好想你。
  我没理她。
  王达说道:“哎别看手机了,到底怎么样,你说个话吧!”
  我说道:“妈的,那就干呗!说真的,我早就想打她一次了,自己亲自动手!”

  王达说:“要我说,咱们跟踪她,找个没有监控,没人看到的地方,然后,戴上面具,狠狠打她一顿!又出气又有钱拿,多痛快,你说怎么样!”
  我点点头:“这主意好!”
  王达问道:“那什么时候开干啊?”
  我说:“明天我们就跟踪她,守着监狱门口!”
  王达做了个ok的手势:“我想办法去弄个黑车来,跟踪她,然后干了她。你给你上司拿钱去。”
  我说:“成。”
  当晚,喝了差不多,两人就散了。
  第二天上班,没什么事。
  分钱依旧是指导员分,哦,现在她是队长了。

  我们监区没有指导员了,鬼知道以后派谁来干。
  我,徐男,沈月的钱,东西,依旧分得少,而且不仅如此,明确加入我们集团的小岳,小陈,兰兰,风荷几个女孩子,也被她扣了。
  她自己中饱私囊。
  行啊这家伙,真不会做人,真不会捞取人心,这家伙已经逼的让很多人加入我的队伍,再这样下去,越来越多人孤立她,估计她就玩完了。

  行,克扣我们的钱,我也暂时没办法,先暂时等着,等机会除掉她。
  下午,我给贺兰婷打了电话,告诉她我会想办法整她一回。
  贺兰婷跟我说:“尽快,下班后我给你打钱。”
  我都没跟她提要钱,她就说给我打钱,看来她真是恼火马玲。

  我说:“谢谢老板。”
  贺兰婷又说道:“今早,王莉又被踩了两脚。这马玲是不是有心理变态?”
  我说:“她的确是有心理变态,以前在我们监区的时候,妈的,这家伙动不动就打人,她一天不打人,她就不爽。”
  想到以前选拔女演员带队那次,我带着人去礼堂,就是马玲打了人,冰冰出来阻止,马玲照样打。
  她是手痒的。
  我说道:“总之,谁要是顶了她一句,她就怨恨在心,不是想报复,而是一辈子,时时刻刻想报复。只要在监狱一天,她就不会让人好过一天。”

  马玲这家伙比我们现在的章指导员,不是,是章队长可要心狠手辣,小肚鸡肠。
  也差不多吧,一个是经常打,一个是一定要报复而且是往死里打。
  这两个家伙,堪称女犯眼中的周扒皮。
  这两个家伙,就该早下地狱。
  下班后,我马上出去监狱门口,然后,到了外面,王达来了,开了一辆无牌照的破桑塔纳来了。
  我钻进车子里。
  看了看这车子,妈的真是破得可以了。
  我问道:“这车子哪里弄的?”

  王达说道:“妈的五千块钱买的,无牌无证,是以前出租车,报废车来的。”
  我问道:“这样都行啊,你从哪里整的?”
  王达说:“问那么多干啥,我不告诉你。”
  我说:“行。”
  车子虽然破烂,开起来也有点颤抖,但声音不大,而且还有空调,我已经满足了。

  不过就是等在监狱外,下小雨的时候,副驾驶座这边的雨刮烂了,刮不了,有点遗憾。
  我点了一支烟,问道:“车里可以抽烟吧?”
  王达说:“烧烤都可以啊。”
  我说道:“这他妈的等在这里,也太显眼了,去那边,那边有几个车的。”
  王达开过去。
  那边的确有几个车在等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