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9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的老子又逃过一劫。
  出会议室的时候,康雪她们疾步走了,马玲急忙跟着后面小跑上去。
  而我们的指导员,如同霜打了的茄子,走路头都抬不起来了。
  我该好好感谢徐男小岳沈月小陈兰兰。
  我过去对她们说道:“谢谢你们!”
  徐男说道:“客气了兄弟。”
  我搂着她的肩膀,唱:“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让你为我唱首歌,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你对我说,人生总是有起有落,然后怎么唱了?”
  一群人笑了起来。
  我说道:“妈的,我要请你们吃饭!必须的!”

  徐男说道:“这个我们不会拒绝!姐妹们,你们说呢!”
  她们都说道:“不拒绝,去!”
  我看看时间:“妈的已经下班了啊,走,我们去喝酒!”
  兰兰说道:“你们就去吧,我觉得,我今天帮张帆说话,都得罪了马队长和指导员了,我们还去喝酒,她就更生气了。”
  徐男问道:“兰兰,难道你不去喝酒,她就不生气了吗?”
  兰兰说:“唉,那还是不喝吧。”
  风荷也说道:“我也不去了,你们去吧。”
  徐男说道:“你们脑子怎么长的?装屎啊!”
  我急忙骂道:“男哥,不能这么说自己姐妹!”
  徐男气道:“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兰兰,风荷,你们想想看,你们用心想想看,兰兰你刚才已经站出来帮张帆说话了,张帆和指导员马队长是敌对的关系,你既然站在了张帆这边,你还想两边讨好,还有可能吗?还能回得去吗。还能后悔吗?你觉得你现在这样子了,再去靠近指导员她们,她们还容得下你吗?然后你再去指导员那边,那我们这边还需要你吗!他吗的,我最恨就是墙头草!”

  兰兰抿着嘴。
  沈月也说道:“徐男讲话粗了点,但就是这个道理。兰兰啊,除非你刚才不帮张帆说话啊,一旦说了,就没得回头路了。你已经是站在了张帆这一边,指导员那一边,马队长那里,是再也不可能容你的了。你还是跟着我们吧。”
  小岳也劝说道:“兰兰,我知道你顾忌一些东西,但是徐男和沈月都说得对。你在监狱里,没有靠山,真的一个人混不下去。我之前吧,也是跟着马队长,可是她自己怎么样的人,你们都比我清楚。我是不会愿意再跟着这种可以牺牲我们成全她自己的人了。你们好好考虑。”
  兰兰抬眼看了一眼风荷。
  我说道:“没事,不强求。兰兰,风荷,你们想跟着我,我会努力的罩着你们。如果你们不跟我,看在今天你们帮了我的份上,就是站在她们那一边,我也不会怪你们,更不会对付你们。谢谢。十分感激。你们不去吃饭也没什么,以后不站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真的。改天,我会让人代我向你们送礼道谢,希望你们会收下。当然,如果介意生怕指导员和马队长怪罪,不收也没什么,我都不会怪你们的。”

  兰兰看了风荷一眼。
  这两个女孩,是两个好姐妹,她们的立场,其实是向着指导员和马玲那边比较多一点。
  为什么呢?
  其实说来原因很简单,因为指导员现在是管分钱的,她们害怕指导员不分钱给她们或者少分给她们。
  而马玲,马玲是出了名的流氓分子,是个恐怖分子,得罪了她,都没有好处。
  可现在的问题是,兰兰既然跳出来帮了我说话,那还能回得去吗?
  那小心眼的指导员和马玲,是不可能再容得下她了。
  风荷站了出来:“我们跟着你们!”

  兰兰也站了过来。
  徐男抱了抱风荷,又抱了抱兰兰。
  我说道:“让我也抱一下,抱一下!”
  小岳推开了我:“你去死。”
  她们都哈哈笑了起来。
  到了那个黑店,黑店今天在我眼里,看起来都那么的可爱,都不黑了。
  我点了很多菜,点了啤酒。
  上菜上酒,我倒酒的时候,徐男沈月抢着我干了这活儿。

  我举起酒杯说道:“真的是好感激好感激你们。在我最需要你们帮助的时候,你们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帮了我。我会铭记于心。让我敬你们这一杯,谢谢你们!”
  小岳说道:“好感动啊,说的我都快哭了,我们先喝了这一杯吧。”
  大家一起喝了这一杯。
  小岳说:“我觉得吧,张帆人很好,所以我们才愿意帮他,我们尊重敬佩他。对吧,让我们一人轮流敬他一杯酒怎么样?”
  我急忙说道:“你们的敬佩,尊重,我已经感受到了,就不用通过敬酒来表达了。”
  小岳说:“一切情义都在酒水中了,姐妹们,是不是啊!”

  大家马上说是。
  然后气氛很欢乐,我被轮番灌酒。
  喝着喝着,我问徐男道:“男哥,当时我被康雪逼得都快哭了的时候,你怎么就那么有勇气,第一个跳出来和她们对抗了。”
  徐男一扔筷子,怒道:“草他吗那个指导员,过来就不把我们当人看过,当奴隶,当丫鬟使唤啊!还扣我们的钱!我早就看她不顺眼。还有,说什么那么有勇气,兄弟你有难,我难道还能旁观吗!”
  沈月也说:“是,还有马玲,我也早就想打她一次了。仗着有人撑腰,压了我们那么多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天天对我们骂粗口!张队长,我也绝对站在你这一边的。”

  我说道:“谢谢你们啊。可是你们怎么知道那个女犯是被逼死的啊。”
  徐男说:“这不是被逼死是怎么死啊?难道真的有神经病啊!那时那个屈大姐,还不是也被逼死啊,同样的!”
  我说道:“嘘,别说屈大姐啊。”
  小岳也说:“是呀,我们都这么认为呀,难道她不是被逼死逼疯了的吗?”

  我说:“是是是,的确是被她们给逼死的。她们真不是人,她们才是畜生。好了我们聊点其他事情。”
  小陈说道:“张帆,我觉得吧,最好让这个指导员被开除了,马队长也被开除了,你做指导员,徐男做队长,以后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
  大家都鼓掌起哄赞成。
  我急忙说道:“不不不,我何德何能,去做指导员啊。监区里,比我有资格,有资历,有水平的能人多的是,例如你们啊,谁都有本事上去,就我不行啊。”
  兰兰说:“你也太谦虚了。”
  “就是!”
  我说:“好好好,不说这个话题,说其他说其他。”

  其实我嘴上说是自己何德何能上去,但是心里实际上乐开了花,妈的,最好真的能把马队长和指导员这两个狗屎开除出去,然后换我上去,我一定让她们过得更好。
  只是,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第二天,就等来了让我失望的结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