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9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熊丽鼓起勇气,说道:“我们前几天,在劳动车间干活,有一名姐妹要去上卫生间,她报告了后,指导员就说,懒人屎尿多,你们活才干了那么少,上什么卫生间,畜生,直接就地解决!去卫生间浪费时间!指导员骂了我们好多句畜生。我们很多姐妹就受不住气,爬上台去和指导员论理,指导员就让她们用电棍打我们,后来我们终于上去后,和指导员打了起来,控制了她们,当时很多姐妹都想打死她,撕烂她的嘴巴,可是张队长说不要这样做,替她求情。张队长对我们女囚都很好,我们也很敬重张队长,就答应了张队长。可我们要求张队长帮我们扇指导员几个嘴巴,是我们逼着张队长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就自己动手废了指导员,张队长被逼之下,打了指导员。指导员怀恨在心,在我们被关禁闭室后,她还来找我们麻烦。有一天就把我吊了起来,在禁闭室,用电棍打我!”

  说着,熊丽把衣服撩起来,我们都看到,她的背部,腰部,都有棍子打的伤痕。
  全场一片哗然。
  熊丽又说道:“如果那天不是张队长来救了我,和指导员对骂,我可能就被打死了。后来,指导员还不放下,每天都在她自己所谓的手下值班的时候,进来打我们,打了好多回,不仅是我,还有很多禁闭室的姐妹,都被打了。”
  我艹,我怎么不知道!
  我还说让徐男看着,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指导员这厮要是敢去对禁闭室的女囚动手的话就告诉我。

  可谁想这厮聪明得很,在愿意跟着她的心腹的执勤下,她才进去打人。
  我的人根本就不知道。
  指导员马上高声尖叫:“没有这回事!她乱说!”
  贺兰婷大声道:“住嘴!还没让你说话!”
  我们指导员只能闭了嘴。
  贺兰婷又问熊丽:“熊丽,那你告诉我,指导员都打了谁。”
  熊丽说了关禁闭室的人的名字,重点还说了死了女囚的名字编号。
  贺兰婷又问:“那么,除了她,还有谁打过你们。”

  熊丽看看台下,指着马玲马队长,说道:“还有马队长!不过她没打我,她打了xx。Xx被关了禁闭后,本来没什么,可是指导员进去打了她后,我就听到她经常在禁闭室乱喊叫的,然后今天,马队长还打了她!”
  这下,马玲我看你还死不死,指导员我看你还死不死!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不是我教她们这么说,而是这两个家伙自作孽。
  熊丽又说道:“我私下都怀疑,xx就是被指导员打疯了,xx嘴巴很硬,性格倔强,一定不屈服,然后指导员派马队长来又打了她!所以才让她气得自杀了!”
  马玲马上喊道:“我不是指导员派来的!”
  此言一出,全场又是一片哗然,这话不等于承认她自己打了人吗。
  马玲意识到自己口误后,急忙辩解:“我也没有打她,是她乱说!”
  这话更是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康雪看了马玲一眼,气得转头过去。
  以马玲的智商,确实只能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指导员也气着站起来指着熊丽,骂道:“臭biao子,乱说什么!你给我小心。”
  贺兰婷斥责她道:“住嘴!让你讲话了吗!”
  指导员骂不出了,气呼呼坐下。

  贺兰婷又问熊丽:“刚才你说,关禁闭室的人,都被指导员打了,是吗?”
  熊丽说:“对。”
  贺兰婷又问:“但是马队长,只打xx的,对吗?”
  熊丽说:“对。”
  贺兰婷问监狱长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监狱长说没有。
  贺兰婷让人带熊丽出去。
  贺兰婷说道:“刚才大家都听到了,熊丽说xx被关禁闭室后,被她们监区指导员打了,才疯疯癫癫,之后,马队长又打了她,她受不了自杀了。熊丽是被关禁闭室的,那些女犯也都被关禁闭室,她们能相互通气是不可能。如果口供都是一致,那么,就可以对这起事故下结论。把下一个女囚带进来。”
  下个女囚进来了,贺兰婷问了她同样的问题,她也和熊丽一样,开始是害怕的,后来知道了什么回事后,就配合着回答问题了,也一样的撩起衣服,也一样的有很多棍子伤痕。
  指导员啊指导员,你咋就那么狠毒阴险啊。

  女囚也一样的说是通过小缝看到xx被马玲打了,她也一样的怀疑是被指导员打疯了,被马玲逼死了。
  其实,xx根本不是被指导员和马玲逼死。
  如果说有关系,那是有的,不过起的作用不是很大,更深层的原因,就是xx本身有心理疾病,被关了禁闭室之后,由于当时的环境和心理恐惧,就造成了妄想的鬼魂索命,精神分裂。
  可是,女犯们不懂啊,她们看到的是,xx被指导员打了之后,就在禁闭室发疯了,然后又被马队长打了一顿之后,自杀了。
  所以她们认定,xx是被打被逼死的。
  就连徐男小岳她们都这么认为的,xx是被逼死的。
  只有我知道,其实不是。
  可我现在只能将这个秘密深埋心底,一口咬定xx的确是被逼死的。

  关禁闭室的女囚们都被问过话了,大家的口供都是一致的。
  贺兰婷问台下的同僚们:“大家怎么看?”
  监狱长问我:“张帆。犯人是不是有心理疾病?”
  我马上改口说:“监狱长,你也见了,其实她没病,是被逼出病来的,她的性格倔强,受到这样的耻辱,所以顶不住自杀了。”
  马玲说:“刚才你进来刚开始说的时候,怎么不是这么说的!”

  徐男马上说:“监狱长,其实张帆是觉得没必要为了一个女囚而深究指导员等人罪错的原因。他太善良。”
  贺兰婷说道:“行了,这个事,基本水落石出。马玲,章指导员,你们两位,有什么要说的吗?”
  马玲喊道:“副监狱长,我是打了,可是她今早大喊大叫的,我就认为,她是早就疯了,所以我让她安静不让她吵了。这不关我事啊,她是早就疯了。”
  贺兰婷问马玲:“她疯了,你打她,她就正常了?”
  马玲不说话。
  贺兰婷又说:“你们就这么带犯人的?”
  马玲不敢接招。
  贺兰婷又问:“你的意思说是她已经疯了在先,然后你打她,她自杀,跟你没关系?”
  马玲急忙点头。
  贺兰婷对监狱长说道:“监狱长,她承认她打了女囚,我也认为,女囚是被章指导员打得有些神经失常,然后还被马玲打了,想不开,就自杀了。章指导员,和马玲,都有责任!”

  监狱长宣布散会,这事她们领导层要自己开会商议最终方案。
  也就是处分的方案!
  日期:2015-08-19 19: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