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8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雪站起来落井下石道:“我认为,如果张帆不知道或者判断不出女病人有自杀的倾向,那么,张帆不配做心理咨询师。如果张帆已经判断出女病人可能有自杀的倾向,却不做任何保护女病人不让女病人自杀的措施,那么,张帆更不配做这心理咨询师!”
  所有人开始交头接耳,很多人都说康雪说得对。
  我他妈的又陷入了危机中。
  监狱长开口道:“张帆,你那时是怎么想的?“
  我欲言又止,妈的,我说我没想到病人会自杀,那么,就等于我说我自己无能,没水平。
  如果我说我想到她有可能自杀,那么,康雪一定指责我草菅人命,不管不问。
  有了康雪那句话,我作什么回答都是掉入她的陷阱中!
  监狱长又问道:“张帆!你诊断病人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我大汗淋漓,妈的,今天这一劫,真的是逃不过去了吗?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来:“女犯自杀,不是因为有心理疾病,是被马玲马队长逼死的!”
  这个粗犷的声音,是徐男。
  我一回头,看见徐男站着,大声的说是马玲逼死了女犯。
  全场一片哗然,徐男又说道:“女犯本身没有心理疾病,那天我们指导员骂了劳动车间的女犯们是畜生!女犯们就恼羞成怒,闹了起来,然后打了指导员,带头的这些女犯包括自杀的女犯,都被关了禁闭!我们指导员事后,还去找了女犯,打了女犯,被关了禁闭又被指导员打,就有点神经失常了,之后,马玲马队长又打了女犯几次,活活逼疯逼死了女犯!”
  此言一出,全场更是一片哗然。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来:“胡说八道!”

  这两个声音,一个是马玲,一个是我们指导员。
  马玲继续说道:“指导员打这个女犯,我是看见的,张帆张队长也看见,还有我们监区沈月等人也看见,马玲马队长打这个女犯,我看见,沈月知道,张帆也知道!”
  我点头,说:“对!今早来的时候,女犯嘴角流血,就是被马玲打的。”
  妈的,徐男做了一回我的及时雨,徐男的意思简单明了,就是把责任推到指导员和马队长两个人身上,明确一点就是:女犯是没有病的,是被指导员和马队长活活逼疯逼死的!
  只要咬住这一点就行了。
  就跳出了康雪给我设的陷阱,我回答什么都是掉入康雪的陷阱中。
  但是只要我咬住女犯是被她们两人逼死,那就不关我事!
  这时候,小岳也站了起来:“是的,我看见了,我和小陈被派去押送犯人去张帆张队长的办公室,就看到马队长抽了女犯好多耳光,还拳打脚踢,当时她的这只手吊着,用的是这只手,一边打还一边骂女犯发什么神经发什么疯,别装啦。还有兰兰,风荷,都看见了。”
  小陈和兰兰也站起来作证。

  我心里感激,没想到她们宁愿得罪马队长,也要救我。
  风荷坐在后面,估计是怕得罪马队长,没敢站起来。
  监狱长马上问马玲:“马玲!是不是真的有这事?”
  马玲吞吞吐吐说道:“监狱长,监区里,谁没打过女犯。这不听话的,教训教训。”
  监狱长问道:“你难道不知道她疯了吗!”
  徐男大声道:“她其实没彻底疯,她是被指导员和马队长活活逼疯的!”

  指导员也站了起来,转身对徐男说道:“你闭嘴!”
  小岳说道:“我也见了,见指导员打了女犯。那天是上个星期六!好多女囚也都知道,关在那里面的女囚,都被打了!”
  这就是得罪了底层广大群众的报应。
  所有的人都不向着她们。

  指导员马上矢口否认:“监狱长,她们乱说!我没有!”
  我说道:“说你没有,那为什么还那么多人作证你是打了女囚的?”
  指导员马上说:“自从我来到这个监区,张帆这些人,就带着徐男这些原来的老同事,和我做对,处处刁难我,排挤我,不服从我的命令,不执行我的要求,不配合我的工作。这些人,都是她们的人,她们的目的,就是为了保住张帆,所以一致枪口对准我和马队长!”
  我说道:“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就让女囚来作证!敢不敢?”

  她支支吾吾:“女囚,女囚能配的上说话吗?女囚有,有什么资格说话!”
  我大声问道:“敢不敢!我就问你敢不敢!”
  贺兰婷不知何时,从办公室大门口进来:“那就传女囚来问话!”
  原本监狱长都不支持这个建议的,可贺兰婷一出来说了这句话,监狱长只好同意。
  我对徐男说道:“去把禁闭室的几名女囚传来问话。”
  徐男答应。

  聪明的康雪马上说道:“慢着!不能让张帆这些人去押送女囚,万一她们路上威胁威逼女囚做好工作,一致对应口供呢!”
  我说道:“那也不能让你的人或者是指导员和马玲去!”
  监狱长说道:“我让外面武警把她们带来,这你们没意见了吧!”
  “没意见。”
  “没意见。”
  武警是和里面的争斗没有任何干系的,他们去带人,我们都放心。
  没多久,关禁闭室的几名女犯都被带到了。
  我说道:“我建议一个一个带进来问,把她们都分开,不能让她们通气,否则,等下马队长和指导员被指控打人了不服。”
  监狱长同意了。

  第一个被带进来的女囚,是熊丽。
  熊丽看着会场里面黑压压的人头,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害怕。
  监狱长亲自问她:“你叫什么名字,编号,哪个监区的。”
  熊丽照实回答了。
  监狱长又问:“你在监区中,是否受过狱警的虐待,殴打?”
  熊丽看看台下一大群人,低着头,不说话。
  监狱长大声又问一次:“熊丽我问你!你在你们B监区,有没有受过狱警的虐待,和殴打!”
  妈的这么问,熊丽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怎么敢说敢去指证说有人打了她啊。
  熊丽低着头,目光闪烁,有些恐惧。
  贺兰婷站起来,示意监狱长,让她来问,她走到熊丽身旁,问道:“熊丽,你别害怕,我们现在是在调查刚刚自杀的女囚的死因,看是不是和被受到殴打,虐待有关。如果你也被打过,照实说,没事,我们会保护你。”
  熊丽听了这话,抬起头看着贺兰婷,有了勇气。
  然后她看向台下,在我的这里,她的目光停留,我对她点点头,示意她照实说,我不懂她有没有看懂我的目光,我又瞧瞧举起拳头,在胸口紧握拳头给她打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