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8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道:“你懂什么?”
  贺兰婷看看我,然后若有所思看着窗外。
  我说道:“一个年轻的女人,进来没多久,就爬到了A监区指导员的位置,而且她对规章制度都不太懂,很多事都不懂秩序去办,还能当指导员,这不是有后台是有什么。”
  贺兰婷说道:“你打晕了她?”
  我响起指导员那半边猪头,还觉得好笑,说:“表姐,是的。”
  贺兰婷说道:“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了!”
  我说道:“哎哟,表姐,这打晕了而已也没打死。”
  贺兰婷说:“你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说:“后果,后果难道她还能杀了我不成,开除我不成?”
  贺兰婷说:“她会对付得罪她的女犯们。”
  我说:“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可那时候,女犯们都已经不受控制了,说句难听的,我扇她嘴巴还是救了她,我要是不救她,让女犯们动手,你觉得她会怎么样?不死也去半条命吧!”
  贺兰婷没说话。
  我说:“可她现在还想着要报复,行啊,反正那些女囚打了她,就知道可能有这个后果,抓她们去禁闭,惩罚,可以。但是,我要提醒的是,首先是指导员得罪她们先挑衅她们的,如果处分她们,那就先处罚指导员,不然难以服众,女囚犯们也是人,既然指导员不给她们尊严和尊重,羞辱她们,她们又为何尊重她服从她?依我看,如果我是女囚们,打死她都算活该!”

  贺兰婷斥责我道:“不要发表这类带有严重偏颇性的攻击!”
  我说:“哦。那难道你就眼看着我们指导员去报仇,公报私仇,把得罪她的女囚抓起来处罚?”
  贺兰婷还是没说话。
  我说道:“我知道,也许她的确是有后台的,但是如果不先处罚她,就已经坏了制度。我们规章制度明确写有,不允许侮辱谩骂,殴打虐待囚犯,否则,轻则警告处分,重则开除或提交司法机关。”

  贺兰婷说道:“这事就依你说的办,给予你们B监区指导员记过处分,全监狱通报,而你们那些带头打人的女囚们,禁闭一个星期!”
  我心里高兴了:“这就好了。谢谢表姐!那,没什么事,我可以走了吧?”
  贺兰婷道:“等等!”
  我问:“请问表姐,还有什么吩咐?”
  贺兰婷问我:“你和薛明媚,是什么关系?”

  我支支吾吾道:“这个,那个,我们是好朋友的关系,超越了我们的职业身份。”
  贺兰婷说道:“看来又是一个关系特殊的。”
  我呵呵了一声,说:“大家相互利用嘛。”
  监狱给了我们B监区指导员一个记过的处分,而且全监狱大会通报,熊丽几人,因为带头和狱警管教打架,被处于关禁闭一个星期的处罚。
  这样的处罚,都是算轻了。
  不过,我们监区的指导员,可不会那么轻易服气。
  在处分宣布下来的时候,我见她不屑的哼了一下,拳头紧握,牙齿紧咬,露出恼怒的神情。
  这厮多半是要报仇的。
  回去后,我对徐男说,让徐男几个留意一下禁闭室的几个女囚,如果有人靠近,马上通知我。
  沈月来向我报告,说薛明媚找我有事。
  我过去了学习室那边,薛明媚在学习室。
  我坐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沈月把薛明媚从学习室带出来了,我看着薛明媚,她恢复了平日神采奕奕的样子,对我笑了一下。
  我说道:“心情好了?”
  她说:“一直都很好。”
  我说道:“那好吧,找我什么事,快说吧,我还有事去忙。”
  薛明媚说道:“拜托你一件事。”

  我问道:“是不是熊丽她们的事。”
  薛明媚点头说:“她们得罪了你们指导员,我觉得你们指导员被记过处分后,很有可能会向熊丽她们报复。”
  我深以为然。
  我说道:“我已经让人看着禁闭室,如果她去,我会知道的。”
  薛明媚说:“那拜托你了。”
  我说:“没什么,举手之劳。”

  她对我道谢后,回去继续学系了。
  刚回去,就出事了。
  我以为指导员就算要对熊丽她们下手,也会收敛一些的,毕竟刚受过处分,可谁知,她就明目张胆的带着人直接进去禁闭室打人了!
  我靠,这还得了!
  我赶紧的带着徐男等人过去。
  到了禁闭室里面,妈的,这指导员也会挑地方干人啊,这地方,刚好摄像头死角,没事,我有我的录像手表。
  我进去后,开启录像模式。
  然后,进去就找指导员。
  指导员第一个找的就是熊丽。
  听到其中一个禁闭室啊呀呀的叫骂声。
  我们推门进了去,熊丽被吊着,指导员拿着电棍对着熊丽打。
  我用录像手表偷偷拍下来这一幕。
  指导员等人看到我们进去,照样打,不管我们。

  我过去制止,站在熊丽面前,熊丽已经被打得眼睛有点睁不开,耷拉着头,口水流下来。
  我挡住了指导员挥舞的电棍。
  指导员看着我,我看着她。
  指导员开口道:“让开!”
  我说道:“指导员,你看到了吗,再打,她就死了!”
  指导员问我道:“你也知道我是你指导员吗?让开!”

  我说道:“指导员,你这是干嘛?公报私仇吗!”
  我义正言辞。
  她有些心虚,继而,她怒道:“让开!”
  我大声说:“你这样做,公报私仇,你这样做,恬不知耻!那天你记得你发的毒誓吗!你还曾答应过她们不会找她们麻烦的!”
  指导员生气道:“关你什么事!别多管闲事!”

  我瞪着她。
  世界上不要脸的人太多,这个指导员也算其中一个。
  她和之前那个康雪没什么两样,至少在心黑程度可以这么说,不过她的行为方式比较直接粗暴。
  这报复几个女囚,完全可以用迂回巧妙的方式,让人帮忙出头什么的,可她偏偏要自己操起电棍上阵,对这种没脑子的人,我除了替她感到悲哀,还是只能感到悲哀。

  她是怎么混上这个位置的。
  指导员操起棍子就要往我身上招呼,熊丽虚弱的声音说道:“张队长,你让开。”
  我大喝一声:“有种你打下来试试!”
  指导员拿起的棍子停在了半空。
  然后,她缓缓放下来,说道:“张帆,有你的!护着这些畜生,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我说:“我只是凭着良心公事公办!”
  指导员指着我的脸:“你等着!”
  我看着她,不说话。
  她带着她的人走了。
  我回头看看熊丽,问道:“怎么样了?”
  她挤出两个字:“谢谢。”
  我说:“你怎么样了?”

  她说:“死,死不了。”
  我对徐男几个说道:“把她送到医护室看看!”
  然后,徐男几个把熊丽放下来,扶着熊丽去了医护室。
  好在熊丽没什么事。
  康雪老子都没放在眼里,就这么个傻子白痴指导员,老子又如何放在眼里!
  下班后,我回到了青年旅社,直接把指导员打熊丽的这段视频发给了贺兰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