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8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撒谎说道:“表姐,你知道胡珍珍一直想要对薛明媚下手,这么让她出去,不安全,所以我想要跟着出去啊!唉你先让我出去陪同吧,具体原因我回来了再和你说!你的电话打了没人接,手机打不通,找不到你,所以我就想先混着出去算了。”
  贺兰婷说道:“行,你陪着出去,还有,昨天你们监区劳动车间怎么回事?”

  我说道:“那我回来了再和你说吧!可以吗?”
  贺兰婷同意了。
  然后还要她派人送来批准条子,我才能出去。
  总算可以出去了,我松了一口气,爬上了车。
  出去外面后,车子缓缓的走在路上,薛明媚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外面的美景。
  她确实是很多年没出来外面了。
  车子行驶在郊外的城市环道上。
  我轻轻问薛明媚:“你家住的很远吗?”
  薛明媚拨弄了一下被风吹的头发,说:“不远,但在心里很远。房子很近,家很远。”
  我听着这云里雾里说的跟念诗一样的话,然后哦了一声。
  想跟她聊点什么家庭之类的,但好像她不太想说话,那就算了。
  不多时,开到了一个郊外的地方。
  这个。

  妈的这怎么回事呀,到了著名的龙远山公墓大门前。
  我惊讶的看着这里。
  我问薛明媚:“你,你家住这里?”
  薛明媚没回答我,下了车。
  下车后,『警』察和狱警押着她进去公墓。

  我问走在后面的狱警:“怎么回事,不是去探亲吗?”
  狱警说:“她这探亲写着的就是龙远山公墓,不知道来找亲人还是来祭拜亲人。”
  我说:“可能来祭拜的吧,那她还探亲哪里?”
  狱警说:“就这里。”
  我愣愣,然后跟着走在后面。
  几个人看着穿着制服的我们五人押着一个戴手铐的女犯走在前面。
  走到了公墓大门里面,薛明媚回头对我说道:“能不能帮我去买一把香,和一些纸钱,酒这些祭拜的东西。”
  我点点头。

  我过去买了一束香,一瓶二锅头白酒,小酒杯什么的。
  妈的,坑爹,这些玩意,比超市贵了一倍,一束香要了我二十块。
  纸钱要了二十五。
  靠,我对老板说:“你们这里东西怎么那么贵。”
  老板看看我,然后问道:“你们监狱的东西便宜吗?”
  我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我是监狱的。”
  老板说:“不是第一次见监狱押着犯人来这里了。”

  我说:“你真是见多识广。”
  老板说道:“我要是能进监狱开店,早就发财了。”
  我对他举了举大拇指。
  拿着祭拜品,跟着薛明媚一行人上面去。
  到了一个墓地前,薛明媚站住了,然后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之后泣不成声。

  我靠过去,只见墓碑上,什么也没有写,照片也没有。
  人家的墓碑,至少写着什么永世流芳,流芳百世之类的,可这墓碑,完全一片空白。
  也不写谁立碑。
  薛明媚跪着,伏在墓碑前,哭得乱七八糟。
  两名『警』察过来坐下,我给他们烟,我自己也抽了一支烟。
  两个狱警也坐在了那边,大家看着这四周,随意聊着。
  这里全是墓地,一排排的,感觉很凄凉,妈的以后死了就埋在这里,什么也没有了,除了偶尔有人来看看。
  也许,死了之后连埋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更是凄凉。
  看着这些墓地,突然感觉人生挺无趣的。
  薛明媚哭了足足有二十分钟左右,然后她跪起来,拿着香打开。
  我过去帮忙,用火机点火,点香,薛明媚祭拜,然后跪拜,然后插香,然后烧纸钱。

  然后倒酒。
  然后跪着,一言不发,默默看着墓碑。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我们只能干坐着等。

  大概过了差不多一个钟,我们还闲聊的时候,薛明媚站了起来,说:“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我奇怪问:“这就回去了?这就算探亲了!”
  薛明媚说:“嗯。”
  我问道:“哎薛明媚你有没有搞错!你是申请了多久才搞得到出来探亲这么一个机会,你就不去看看家里人和朋友?就这样就回去了!”
  薛明媚有些生气:“这不关你事!”
  我看着她生气的样子,说:“哦,行,不关我事。”
  她快步走下去,狱警上去,我也跟着上去。
  走着走着,她突然停顿下来,转头对我说:“我是想今天回去家里一趟,可我听说,我家人都不想见到你,觉得我给他们丢人。”

  说完,她又往下走。
  我觉察得到她说这句话的心酸,当我跟上去时发现,她在哭。
  我轻轻问道:“那么,那个墓碑没写字的,为什么?”
  她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一个带大我的人。”
  说完她就再也一言不发。
  上车,沿着回来的路,回去监狱。

  下午,回来了监狱。
  我觉得贺兰婷会在办公室,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她果然在办公室,我过去了。
  见到贺兰婷后,我说道:“我有事要汇报。”

  贺兰婷说:“我也想问你,这两天你怎么又惹出那么多事。”
  我对贺兰婷认认真真汇报了昨天的事,因为指导员骂劳动车间的女囚们是畜生,所以女囚们发火了,然后发疯了,发乱了,接着就跳上来控制制服了一大群狱警管教,还有指导员,然后我因为和薛明媚关系较好,而且女囚们也挺尊重我,我才没有事,我和薛明媚谈判,薛明媚要我陪她今天出去探亲,她就让这些人放了我们,但必须帮她们打指导员一顿。
  贺兰婷看了看视频,说道:“这昨天发生的事,我都看了。你说她们逼着你打你们监区指导员?”
  我认真回答:“对。”
  贺兰婷说:“她们要你打?她们既然出气,为什么不自己打!你骗谁呢?打指导员,是你自己和薛明媚商量好的吧!”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赞美贺兰婷:“表姐英明!明察秋毫。”
  贺兰婷骂道:“你果然真的是这样!”

  我说:“唉,表姐,你不知道指导员那厮多可恶,我不懂和她无冤无仇的,她就针对我,骂我。我搞不懂。然后有人说她后台是监狱长,靠,那也不能乱咬人吧。然后,她骂我就算了,那些女犯人跟她也无冤无仇,只是劳动的时候想要上卫生间,她就骂着说畜生就该蹲在原地地上解决,你说这家伙不欠揍吗!而且那些女犯,虽然被狱警管教打了,但都没人报复,只是制服了她们而已,然后报复的对象只不过是指导员一人。你说一个人如果不欠揍,不犯贱,不作,会遭受一大群人的攻击吗!”

  贺兰婷说:“这你们指导员,是从A监区过去的吧?”
  我说:“对。”
  贺兰婷说道:“我懂了。”
  日期:2015-08-17 19: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