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8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的最高领导人赵构同志亲笔为这座府第题词“一德格天”。这四个字很妙,妙到了妙不可言的地步,连岳飞这样的大英雄都参不透。这座府第是如此的伟大,自然少不了竣工庆典,否则全天下的官员都不答应。到了竣工这天,秦相爷特地将镇守宋金边界的精锐部队调来维持秩序,顺便也帮着搬搬东西。秦相爷高坐在大堂上,笑眯眯地俯视着众官,感慨着自己又为大宋的GDP贡献了3.18个百分点。

  这时,有人来报,四川宣抚使郑仲送来一张地毯。秦相爷眯着眼睛想,蜀地出名绣,这张地毯肯定差不了。来人又道,这张地毯的特别之处不在它的华美,而是它跟我们的府第完全契合,铺在地上分毫不差。秦相爷一听,猛地睁开眼,好半天才重新眯上。
  地毯大小尺寸刚刚好,官员们连连夸奖。秦桧却不高兴了,秦桧心里琢磨,郑仲这狗日的,连我新建阁楼的大小尺寸也掌握得这么详细,那么我还有许多隐秘之事,他是不是也都能探听到。
  没几个人喜欢自己的隐私被人知道,尤其是秦桧这样的身份地位敏感的高官,假如他做了很多隐秘的伤天害理的事,被人探知,他心里爽吗?
  如此,他马上对这送地毯的家伙心生反感,没多久,郑仲等来的消息却是“撤职查办”。相爷的解释是:“他知道得太多了。”
  “他知道得太多了。”听完这句话,不禁浑身打了个冷战。这句话是如此的经典,以至于九百年后的今天仍然有无数影视剧不厌其烦地引用,接下来通常是一把匕首,富裕点儿的能配把手枪,让知道太多的你什么都不知道。
  秦相爷稳居中国五千年奸臣榜之首,绝非浪得虚名。他觉得,连我新盖的房子的尺寸都能知道,那我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秦相爷的联想能力真是惊世骇俗。不能不说,这确实是一种能力,难得的能力。
  而如今,这一幕真实在我面前上演,指导员千方百计用尽心思弄到了监区长女儿的各项详细资料,接着送上了一件北极熊皮毛的大衣拍马屁,没想到监区长反而不高兴,心里更是对指导员反感,这马屁可真拍到马蹄上了啊。

  指导员被大骂一顿后,被赶了出来。
  监区长让她去点女囚犯。
  她灰溜溜出来,开门看了我一眼,然后扭头走了。
  这家伙估计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为毛辛辛苦苦送了一件价值不菲的皮毛大衣,反而被大骂一顿。
  指导员走后,我深呼吸两口,然后敲敲门。
  监区长以为是指导员又敲门,气道:“不是让你去监区去带人,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推门进去:“监区长,是我。”
  监区长抬眼看了我一眼,哦了一声。
  我走进去。
  她问我道:“说吧什么事?”
  我说道:“监区长,我请求我出去带人。我申请我去带女囚出去探亲。”
  监区长问道:“为什么?理由,什么理由。”

  我说道:“因为那个女囚以前和我是朋友。”
  监区长一口回绝:“不行!你和她是朋友,就更不行!监狱这边更担心你帮她逃跑!以前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还有,你是男的!”
  我说道:“那押送她们的『警』察不都是男的多吗?”
  监区长坚决说道:“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我说道:“你说的这两点,都不是理由!”
  她反问我道:“那你觉得你说的你是她朋友,就可以陪她去探亲吗?这便是你的理由了吗?”
  我总不能对她说我昨天答应了薛明媚,所以她才答应放了指导员那厮吧。
  我咬咬牙,说道:“因为我是她朋友,所以和她去探亲,为的也是让囚犯心里更舒服。”
  我这都不知道什么理由了。
  监区长说道:“这不是可以陪她出去的理由。”

  我问道:“监区长,就不能放行我一次,我第一次求你办事?”
  她说:“规矩就是规矩,谁都不能坏了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我说道:“可监狱里没有这样的规章制度!”
  她也强硬起来:“监狱里也没有你说的那规章制度!”
  我问道:“那你怎么样才同意!”
  她说:“监狱领导同意!我这边就同意!”
  我气得直接转身走人,看来这家伙是誓要和我对抗了,不给我舒服日子过。

  我摔门走下楼。
  好,不批准,老子就自己跟出去!
  我气呼呼走回了自己的宿舍,然后换了那套外套的制服。
  接着我就直接到了监区里。
  到了监区后,我去看了一下,上面的批条都下来了,监区这里,几个可以出去探亲的女囚也被女狱警们押送出来了。

  我一看,押送薛明媚出来的两个狱警,比较好搞定的,我马上过去,咳了两声,两个狱警看到我,道:“张队长好。”
  我咳咳了两下,然后说道:“薛明媚身份比较特殊,情绪经常不稳定,监区长让我来一起陪着你们押送她出去。”
  两个女狱警当然不会怀疑,然后说是。
  薛明媚看看我,然后微微一笑。
  我严肃着脸,然后跟着她们身后出去。
  外面『警』察的车是通过大门后直接开进来的,就在监区外操场等着。

  『警』察开了几辆警车到我们监区门口。
  两名『警』察开了其中警车进来,然后跟着两名狱警核实薛明媚的身份。
  接着押上了车上。
  出去是不能换衣服的,包括薛明媚,包括狱警们。
  目的就是最大限度防止囚犯脱逃,而且上着手铐。
  我跟着爬上了警车,对两名『警』察说了理由:“我作为囚犯的心理辅导师,我们监狱方让我负责全程陪同囚犯探亲。”

  两名『警』察丝毫不怀疑。
  警车外大门开去。
  妈的,大门那里还有两层关卡,一层拦车查车,一层查人的,我该怎么编理由。
  可是编理由没用啊!
  特别是武警,他们可不管什么理由,他们不管你是监狱长还是监狱长儿子,他们要的是批条。
  没有批条,就等于没有通行证,想要通过,问问他们手中的冲锋枪。
  我心里想了几条理由,但是我觉得,没用。
  妈的是要出不去了吗。
  到了大门那里后,车子停了下来,果然,有人上来检查了。
  一看手中的单,再看看人数,然后核对人数,核对人,把我拉下了车。
  我急忙拿出自己的证件给他们看。

  他们说道:“抱歉张队长,我们这里没有你的名字,不敢让你通过。”
  艹。
  果然被卡住了。
  我说道:“我是被临时指派的,因为女囚有严重的心理疾病,我们担心她出现什么问题。”
  “抱歉张队长,我们这边是需要批条的。”
  我说道:“那你给我们,监区长,不是,给副监狱长办公室打个电话。”
  我是乱扯了,估计贺兰婷都不在办公室,如果这个电话打不通,或者说贺兰婷不给我出去,那没用,我还是出不去的。

  他们去打了电话请示。
  我看看车上的薛明媚,无奈的撇撇嘴,薛明媚只是安静的看着我,也没什么表情。
  我如果出不去,等她回来了,我再和她解释了。
  武警叫我过去听电话。
  靠,估计是打通了贺兰婷的号码,我赶紧过去拿了电话:“喂。”
  听见贺兰婷的声音:“你怎么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