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7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年春节到现在,监狱共批准了51名表现较好的犯人回家探亲,这在这里的监狱系统还是第一家。回家探亲的犯人都能做到遵纪守法,没有一例违法现象发生,探亲回家的服刑人员全部安全返回监狱。探亲假是监狱对表现较好的犯人的一种奖励,那些刑期过半、表现较好的犯人,经本人申请、监区上报、狱领导批准、谈心及犯人原籍村委会、派出所的担保,就可以得到回家探亲的允许。这项措施推出以后,得到犯人的拥护,犯人的改造积极性空前高涨。

  其实,谁不进去了好几年,十几年,回家看看啊。
  我得去找监区长啊。
  我还没去找监区长,监区长先找我了。
  监区长阴沉着脸,问我道:“怎么回事。”
  她问的是刚才在劳动车间发生的事。
  我说道:“是指导员弄的。”
  监区长说道:“怎么乱成这样!你看看录像,我还以为你们要遭受不测!如果你们有事,我怎么办!我会被开除!”

  果然是自私的人啊,这时候不担心我们的安危,想的先是自己的乌纱帽。
  看来,这家伙原来是如此冷漠。
  你总是如此如此的冷漠,我却是多么多么的寂寞。
  我没好气说道:“开除就开除,有什么了不起。”

  她大怒道:“你说什么!你,你再说一次!”
  我也气了,朝她吼道:“我们他妈的在里面要死要活的!被女犯们都快逼死了!你他妈的还先担心你的职位,你还有人性吗,你还有良心吗!你怕我们死,就是怕你丢掉你的乌纱帽!我再说一次,两次,三次我都不怕!”
  监区长恶狠狠看着我,估计没遇到过我这样的刺头,她脸都变青了:“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你以为你有副监狱长撑腰,就能无法无天了!”
  看着她生气得憋到内伤脸都青了的模样,我倒是有些降火了,爽快了,我平静的顶嘴说道:“是啊,我就是靠着副监狱长撑腰,你这个话,我会帮你转达给副监狱长的。你骂我,就等于骂她。”
  她牙齿在打颤,说不出话了。
  我说道:“好了,没事我先走了。”
  她不说话,我走了。
  我怕她个屁,老子给你一点面子,给你送烟票,为的是和你好好相互合作,你他妈的时不时就压着我拿着我来开骂。
  老虎不发威啊。
  不要紧,我得罪了她,又能怎么样呢她。
  怕是不会怕她扫我出去的,但是平时工作上给我一点小鞋子穿,这很容易。
  等我走了后,回到了办公室。

  我一拍脑袋,靠!
  忘了这茬子事,我是去跟监区长申请明天出去陪护薛明媚出去探亲假的,靠,这怎么搞。
  我都得罪了监区长了。
  不过,这老家伙也确实欠骂。

  无奈之下,我给贺兰婷打电话,靠,找不到贺兰婷。
  晚上出去,我又给贺兰婷打电话,找不到,我就去等她,去她家小区那里等她,等到了晚上十一点,居然还不见她人。
  我只好走人。
  一夜都睡不好。
  这要放了薛明媚鸽子,薛明媚不得恨死我啊。
  第二天上班,我一大早就去了监狱,找了徐男,问她:“昨天答应了薛明媚陪她出去探亲,妈的,去跟监区长说的时候,监区长骂了我,我就顶嘴,吵架了,就没得和监区长说,估计说了她也不同意,怎么办?”
  徐男问我道:“监区长为什么要骂你?”
  我说:“他妈的,这泼妇,我过去后就怪我们惹得女囚发疯发乱,差点没打死我们,差点没整的她自己连乌纱帽都没了。我就火了,又不是我们挑起的事,是指导员干的,而且她漠视我们的生命,看重的是她的官职,我就顶嘴,吵架。哦对了,指导员那家伙怎么样了?”
  徐男说:“回来了,脸肿了一大块。”
  我哈哈笑了起来,然后自觉失礼,急忙收嘴。
  徐男问我道:“兄弟,你昨天是让她们故意逼着你去抽指导员嘴巴的吧,也下手太狠了,打得人家牙齿都掉了一颗。”
  我惊奇问道:“牙齿都掉了一颗?”
  徐男点点头。
  我说道:“靠,我真是被逼的。”
  徐男说:“你别骗我了,那些女犯人,动都不动你一根汗毛。”
  我说:“说破不要看破啊。”

  徐男说:“你在她们心中,是至高无上的。”
  我说:“人都是相互的,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再凶恶的人,也不会完全不懂得感恩,当然那种人还是有的但是少见。像女犯们,遭受的冷漠冷眼歧视太多,没有尊严,给她们一点好处,她们会记在心底。看吧,昨天我就因为经常给她们施恩给自己带来了好处。不过我做得还不够啊。妈的别扯其他了,那薛明媚出去,是谁押送的?”
  徐男说道:“我也不知道。”
  我让她赶紧去问。
  一会儿后,她回来了,对我说道:“两名『警』察,还有两名我们监区的狱警。”
  我说:“妈的,能不能把我们两人换成那两个狱警?”
  徐男说道:“这个,很难吧,这上面决定的事情,我们怎么可以乱改?”
  我问:“他们什么时候出去?”
  徐男说:“十点。”

  我看看时间,妈的,现在都八点多了。
  我的手指敲在桌面上,妈的,要不直接就厚着脸皮跟着出去得了。
  我跟徐男说了我的想法,徐男连忙摇头:“这样子不行,会被处分的!”
  我挥挥手让徐男走了。

  我给贺兰婷继续打电话,该死的,还是不接,她没来办公室。
  出去了手机也不接,是不是已经死了妈的。
  时间一点一点过。
  我靠,厚着脸皮去找监区长好了。

  我厚着脸皮去找监区长了。
  敲敲门,她喊请进,我进去。
  监区长看到我,没有什么好脸色。
  我进去后她招呼打都不打,我对她说监区长早上好,她哦了一声,然后干她的事。

  我说道:“监区长,我找你有点事。”
  她说道:“哦,我在忙,晚点来找我。”
  晚点,晚点都不行了。
  我说道:“监区长,这事要现在说,晚点就不行了。”

  监区长问我道:“你没看到我现在正在忙着吗?”
  我看着她这么嚣张的对我骂,我的手掌痒痒的,我的手掌想抽她耳光了。
  昨天抽指导员那耳光,打得指导员空中转体720度向后翻腾三周半难度系数9.9最后晕过去落地,全体现场女囚都打出了满分的好成绩。
  我真想也抽监区长一个空中转体三周半。

  正说着,指导员进来了,看她的脸,果然一半是肿起来的啊。
  一半猪头,一半人脸。
  我有种想笑的冲动。
  然后就真的压不住笑出来了。
  指导员进来后看到我也在,看到我在笑,当即黑了脸。
  日期:2015-08-17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