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7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没事才怪,自从替你干活办事,我每天就在不停的得罪人,这里冒出一个绑架我打我砸我东西,那边又冒出一个告我的,然后过几天又出来几个围着要我残废的。唉,这份工作,比打仗还要紧。”
  她不听我废话,挂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看看,然后自言自语说道:“真没礼貌。”
  第二天,我找了朱丽花。

  我问朱丽花:“你为什么知道有人要告我?”
  朱丽花问我:“有人告你了吗?”
  看来,我被人告这个事,完全的被贺兰婷压下来,监狱里没人知道这个事。
  估计如果是康雪指使的孟秋芬告我,也想不到贺兰婷如此轻而易举的把这事给压住了。
  问题是,康雪难道不知道贺兰婷手大能遮天吗?为何还要想出如此计策对付我?她完全会想到,贺兰婷背景一定很深,那她这么整我一出,没必要啊,完全是没用,无效攻击,杨白劳。

  我说道:“告了,妈的,还告到了纪检和管理局那边。真恼火,差点没整死我。”
  朱丽花问:“那怎么没整死你?怎么没人来查?”
  我说道:“我靠花姐,你没搞错?你就想我死了是吧?”
  朱丽花说道:“人做了什么事,都有报应的,你的报应是迟早而已。如果现在报应来得早,你或许惩罚轻一点,别等到将来,被无期徒刑。”
  我呸呸呸说:“你能不能讲点好听的?咱们好歹是朋友一场。”
  朱丽花说:“我说过,永远不会跟你这样人做朋友。”
  我点了点头,说:“好,很好,不做就不做。那我们可以合作吧?那我们可以讨论刚才的那个问题吗?”
  朱丽花说:“健康积极向上的,可以合作,伤天害理道德败坏违反法律纪律,我不会合作。”
  我问道:“那我想问你,究竟你是如何得知有人要告我的?”
  朱丽花说道:“这算健康向上的话题吗?”
  我说:“怎么不算?我靠人家背后捅我,不论是真是假,都是小人行为。”
  朱丽花说:“你本来就违纪,她告你用的是实名,怎么是小人呢?”
  我说道:“好,看来你是要保护告我的人了。你和她一起的?还是你觉得她这样做很好呢?”
  朱丽花说道:“我不是和她一起,我觉得她这样做很好,可惜没有把你弄倒。”
  我威胁朱丽花道:“你可以不说,但是我告诉你,从今天晚上下班开始,我会像以前一样,赖定你,天天跟着你屁股后面,告诉所有人你是我女朋友!”
  朱丽花说道:“无聊。”
  我说:“我就无聊。我会追到你家里去。”

  朱丽花说道:“随便你。别被打死了。”
  想到她那个极度能打的男朋友,我还是有点顾虑的,要是跟着跟着,被她男朋友跳出来,三招两式的,真会被打半死。
  我说:“那这样吧,我告诉你胡珍珍进来监狱的秘密,我已经查到了,然后作为交换条件,你告诉我是谁向你透露孟秋芬要告我状好吧。”
  朱丽花忙问道:“胡珍珍进来做什么来的?是针对我吗!”
  我说:“作为交换条件,麻烦你先了却我这桩心愿,OK?”
  朱丽花说:“可以!”
  多么爽快。

  她带着我,去了她们部门。
  然后找了她的一个同事。
  朱丽花把她的同事带出来,说:“这是董春,她告诉我的。这是B监区的张帆。”
  董春问我道:“你就是我们监狱唯一的那个男的吧。”
  我说:“是的,我是男的。你没看错。”
  她笑了。
  朱丽花说道:“董春你别跟他说那么多话,这个人道貌岸然披着羊皮的狼。”
  我说道:“有你这么介绍人的?董春,没事,是花姐还没有彻底了解我。哎董春,我来找你是找你问一点事,你对花姐说说孟秋芬要告我。你怎么知道的?”
  董春说:“那天去巡视,到了你们监区,无意中在监室走廊门后听到的。听到她和别的狱警说,她要去告你。”
  我急忙问:“她和谁说的?”
  董春说:“那个女的,好像姓沈还是姓陈?”
  我忙问:“长什么样,编号?”
  董春说了尾号。
  我马上知道,是沈月。

  我靠,沈月!
  孟秋芬和沈月说的这些事,沈月知道她要去告我,却不和我说!
  沈月安的什么心?
  等会儿我一定去找她问清楚。

  我又问:“那你还听到什么?”
  董春说:“就听到这几句。”
  我对她道谢,然后转身就走。
  朱丽花急忙拉住我,问道:“你答应和我交换的呢!”

  我说道:“那你等我去问完沈月那家伙先可以吗?”
  朱丽花道:“不行!”
  我只好告诉她,胡珍珍是为了干掉冰冰而来,她是被别人雇佣为了打手,因为冰冰手拿着关于那个雇主的犯法证据。
  我没有说是什么黑衣帮什么彩姐,只说是雇主,雇主是做犯法的。
  朱丽花说道:“那我明白了。”
  我说:“所以我现在想着设个圈套,让胡珍珍跳进来。你有空帮我想想啊。我走了,去找沈月去了。”
  我去找了沈月。
  我和沈月出来了外面放风场。
  我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说道:“我想问你一点事。”
  沈月说道:“张队长,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她有点欲言又止。
  她是我的属下,一直和徐男跟着我,不敢说忠心耿耿吧,至少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知道别人告我也不跟我说。
  我说道:“不敢说,是吧?还是不好意思说,没脸说。”
  沈月说道:“其实我想过要把这件事和你说的。”
  我说:“对,只是想过,但是你没说。你是要眼睁睁看着我死啊!”
  我有些生气。
  平日我待她不薄,遇到我有危险,她却不通知一声。

  沈月说道:“对不起。”
  我盯着她看了好久,然后问:“就这句话?就一句对不起?没了?”
  沈月说道:“没了。”
  我问:“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不和我说?你是不敢,害怕,是吗?”

  沈月说:“不是。”
  我说:“还是你知道什么内幕,你怕别人找你麻烦。”
  沈月过了一会儿,说道:“她是我好朋友。如果告诉你,就是对朋友不义,不告诉你,就是对你不忠。”
  我说道:“你知道啊。那你宁愿选择不忠了,是吧!”
  沈月说:“我劝过她,她没听,她坚持要告你。”

  我说道:“哦,说吧,我想知道为什么。是她被人指使,要挟,威胁,或者别人给她利益去干,是吗?”
  日期:2015-08-15 08: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