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6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高兴了,是不是她被我治好了啊,我说道:“是吧!花瓶哪有什么生命啊,对吧?又不是什么生物。它是死的!”
  谁知王莉大声反驳我说道:“不!她是活的!你不许骂她说她是死的!她是有生命的!”
  我的脸色沉下来,我说道:“你觉得我说的是对的?我可没说花瓶有生命。”
  王莉说:“我是觉得你后面骂我骂的那些很对。”
  我问道:“哪些?”

  王莉说道:“你说我把花瓶看着比人的生命还重,这是不对的。你说做一个人,重要的是尊重别人的生命,如果把花瓶看得比自己亲戚朋友的生命还重要,那真的是错的。我以后,会改过来。”
  我说:“哦,怎么改啊,反正你都那么爱花瓶,难道还能改变吗?”
  她都认定花瓶有生命了,已经进入了一个认知误区,我无法改变她的认知。
  王莉说:“花瓶再重要,也不如我姐姐更重要。我懂了。以后我不会再卖花瓶,我只会放几个在我的房间陪着我,而出了外面,我会好好与人相处,再也不因为花瓶和别人吵架找麻烦,我会好好对我姐姐。”
  我说:“你是说你要装作对花瓶再也没有了爱?”
  她点点头,说:“是呀。别的花瓶我不理,我只管我房间的几个花瓶,在任何人面前,我都要让自己和正常人一样,哪怕别人摔那些别人的花瓶,我也不看不管了。”
  我问道:“那如果摔了你的花瓶呢?”
  她一下子间定住,然后低下头,说:“那还是不行的。”
  我说道:“那如果是你姐姐摔了你的花瓶呢?”
  她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那就让她摔好了。”
  她的眼泪却掉下来。
  我说:“还好,你还懂得这些。你姐姐比什么都重要,什么花瓶,什么金钱,都不如你姐姐。好好珍惜好了。”
  如果她能在她姐姐等人面前这么装着下去,不表露出再对花瓶疯狂的喜爱和研究,那我想,她和正常人,没什么不同。
  她站起来,对我深深鞠躬:“谢谢你。我姐姐今天会来看我。对了,之前几天我姐姐来看我,我告诉了她你骂我,然后她说她会找她的朋友修理你。你不要见怪。”
  我说:“没事,我不会见怪的。拜托你尽量不要在你姐姐面前那样了啊。好好做个正常人。”

  我自己越说越高兴,十万块钱很快到手了,这也太简单了,比想象中还要简单太多。
  王莉走了。
  但愿她会慢慢好起来。
  徐男告诉我,没查到是谁要离职。
  我只能让她继续查。
  两天后,贺兰婷叫我去她办公室。
  我去后,她拿着一大沓A4纸给我看。
  我拿过来看了几眼,马上冷汗直冒。
  这沓东西,全是告我的玩意,上面有着详细的从我去主管主持分钱后的每天笔录,精细到谁谁谁分到什么东西,多少钱。
  而且上面写着,我是带头的,是我逼着B监区的狱警管教们干的这事,如果她们不同意,我就要对她们威胁殴打什么什么的。
  我靠,这他妈告我告得太好了!
  我的手在发抖,如果我要被查了,这项罪名弄下来,意味着我要坐十年八年的牢。
  我看着贺兰婷。
  贺兰婷问我道:“有什么感受?”

  我说:“颤抖。害怕。恐惧。他娘的这谁干的!”
  贺兰婷对我说:“下面不是有实名举报的吗?”
  我看了一眼,是一个叫孟秋芬的狱警的对我实名举报。
  我靠。
  孟秋芬。
  这家伙,我记得了,她比我早来,我也早就认识她,但是我对她没多大印象,毕竟没什么交往。

  只是那次选拔女演员,她和另外的女狱警跟我要名额,我也没给她,是否因此就对我产生了恼恨?
  我悻悻道:“幸好没有搞到管理局啊那些单位那里去。”
  贺兰婷说:“这些是管理局的人给我的。还有纪律检查那边,也给我说了。”
  我大吃一惊。

  都他妈已经告到那些部门去了!
  我直哆嗦,我的脚都在打颤,我点了一支烟,点了三次才点着,我的手指也在发抖。
  贺兰婷问我道:“害怕了?”
  我闭了几下眼睛,说:“都弄到纪律检查去了,换谁谁不怕!”
  贺兰婷问:“平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
  我说:“这些都是你说让我做的,这下我怎么办!”

  贺兰婷看着我问:“你想怎么办?”
  我说道:“我当然想没事啊!不对。你既然能拿到这些材料,这说明你两头都有人啊!表姐,你要帮帮我啊,一定要帮我啊!”
  贺兰婷说道:“我们讲点其他的事吧。”
  我焦急说道:“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心情讲其他。我现在被人告上去了,天哪表姐,你还要跟我讲点起来,你就是拿着苍井空放我面前我都没心情讲其他。”
  我抽着烟,讲话都有些不知所措。
  平日里,看那些什么什么被纪检查了的报告新闻,没感觉。
  但是一旦牵涉到自己,完了,心情像是掉进了地狱。
  十八层地狱。

  贺兰婷对我说道:“王莉跟她姐姐又见面了,她姐姐说,她恢复好了,像个平常人一样,再也没有提到花瓶,这是她姐姐经常来看她后,她唯一的一次不提到花瓶的一次。”
  我说:“哦。现在不讲这个可以吗?”
  贺兰婷没理我,继续说道:“王莉的姐姐,又主动的提到了花瓶,王莉却不为所动,根本理都不理,后来她说,你把花瓶都扔了吧。那些对我没有了任何意义。而且还对她姐姐认错。她的姐姐喜极而泣,说这都是你的功劳。”
  王莉是尽量在她姐姐面前表现得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如果真的能装到那一个地步,就算不是恢复正常,也和正常人没多大区别。

  我说:“我没功劳,我骂了她一顿,说世界上难道还有比人伦道德更至高无上的东西吗。难道还有亲戚好友更亲的东西吗?估计是被我棒打顿悟了。好了表姐,咱能不能讲正事了?”
  贺兰婷说道:“那时候我说过,你治好了她,我给你十万。你治不好她,你给我十万。很不错,你治好她了。”
  我挠着头,不耐烦的说道:“那好啊你给我就是了。”
  贺兰婷问我:“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我问:“什么交易?”
  贺兰婷说道:“我这次,出手救你,你给我二十万。除掉我应该给你的治好王莉的那十万,你还要给我十万。”
  我大吃一惊:“你这不是打劫吗!我靠你跟我讲了王莉这事,原来是这个目的!我哪有那么多钱!”
  日期:2015-08-14 19: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