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6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人喊:“老板不是让老牛他们看风吗怎么有『警』察来了也不说一声!”
  有人喊:“妈的别说了,赶紧跑!”
  “这边门外面被封死了!”
  打手们乱作一团,四处乱蹿。
  『警』察进来后喊道:“全都趴下!否则开枪!”
  打手们还要跑,只听到两声清脆的枪声,所有打手趴在了地上。
  『警』察喊道:“手抱住头!”

  打手们畏惧『警』察们手中的枪,不敢不从。
  这是贺兰婷叫人来的,一定是贺兰婷。
  谢丹阳趴在我身上,哭着。
  我取下她嘴里的布块,说:“你的嘴里还容纳得真大啊。”
  她哭着发出了声音,说:“我以为你死了。”

  我说:“要是被那家伙打断腿,真是要半死了。谢谢你救了我。”
  『警』察用枪指着我和谢丹阳:“都趴下!手放在头顶。”
  这么黯淡混乱的环境,他们可分别不出来谁是好人坏人。
  我让谢丹阳蹲下。
  我手放在头上,趴着,我说:“丹阳姐,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就愧疚一辈子了。”
  『警』察过来后,有个『警』察问我和谢丹阳:“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两报了名字。
  “起来吧。”
  『警』察把谢丹阳被绑的手解开,我坐了起来,谢丹阳抱住了我。
  谢丹阳哭着。
  我给她擦了擦眼泪:“哭什么,又不是死了。”
  谢丹阳问我道:“疼吗?”
  我说:“挺疼。”
  『警』察对后面人喊道:“带他上救护车!”
  救护车都来了。

  这些打手,全部被抓了,包括外面放风的两个家伙,只是,没抓到大雷。
  他很狡猾,打电话他在场,干坏事的时候,他只指挥,不在现场。
  我被带到了医院进行检查,谢丹阳也被进行检查。
  我全身都疼。

  检查后,擦药,吃药,躺下就睡着了。
  醒来后,谢丹阳不在,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有点饿。
  还要自己找吃的?
  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就是谢丹阳。

  她带着打包回来的早餐,给我打开,像照顾自己丈夫一样的照顾我。
  喂我吃。
  问我:“要是昨天被抓的是其他女人,你会不会去救?”
  我说:“为什么你们女人总是喜欢问一些假设的问题,然后来测试男人爱不爱自己?”
  谢丹阳撒娇说:“你说嘛你说嘛。”
  我说:“我不说我不说!”
  谢丹阳说:“为什么呢,不就是说嘛,我也不会生气。”
  我说:“我不知道。因为不是真的,假设的话,我不知道。当时我也不想去救你的,因为他们说不能报警,只能单独去,而且告诉了我,去就一定弄我个半死。我心想,去了肯定会被打得半死,也许还会死。”
  谢丹阳问我:“那你还去?”
  我说道:“我怕你出事,想你。怕对不起你,也舍不得让你受伤。”

  谢丹阳甜蜜一笑:“骗子。”
  我捏了一下她的脸蛋,说:“是吧,那你还信?”
  谢丹阳说:“我才不相信。鬼才信。那个人说,你要报警,他还会对付你。怎么我和你遇到都是这样的事情。”
  我说:“我们两个在一起不行,在一起就会成克星。”
  谢丹阳关心的对我说:“你不如躲起来吧,我们不如一起躲起来,不然他还要做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我问谢丹阳:“你想躲去哪里?”
  谢丹阳说:“我不知道,你去哪我就去哪,我赖定你了。”
  我说:“哈哈,我去哪你就去哪,有意思。我去跳粪坑,你要不要一起。”
  谢丹阳说:“我指的不是那个意思啦。”
  我笑笑。

  谢丹阳说道:“我觉得,他那么有钱,还用这样手段,你玩不过他。”
  我说:“照你这么说,躲起来就行了?”
  谢丹阳喂我吃饭说:“总好过被他这么玩。”
  我说:“躲起来不是办法啊。”
  不过,我也要想个法子对付那家伙才行啊。
  我问谢丹阳:“你请假了?”
  谢丹阳说:“请假了,也给你请假了。”
  我说:“我没必要请假,不就是一点伤,我都习惯了。不过呀,好在你在关键时刻,撞了那人一下,不然我腿都断了!”
  然后我亲了她的脸一下。
  谢丹阳说:“你别动了,医生说不要乱动,等下做检查,没事就可以出院了。”
  我点点头。
  谢丹阳回家了一趟。

  我无聊的拿着她给我买的杂志翻着,外面下着雨,加上身上有伤,一动就有点痛,心情有点发霉。
  门被推开了。
  一个戴着大墨镜的女人进来。
  她取下眼镜,看看我,问:“没死吧。”
  嘴巴比我还毒的人,除了贺兰婷,还能是谁。
  我说道:“谢谢记挂,活着很好,没死成,让你失望了。”

  贺兰婷坐在我身旁,说道:“是,挺希望你真就这么死的。”
  我说:“哈哈,是吗?既然这么想,还让人去救我?”
  她说:“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还有,你欠我很多钱,还有,你花了我很多钱!”
  我说:“好吧,看来我这价值要是利用完了,就是该死的时候到了。”
  贺兰婷看看周围,说:“很静啊,和你平时风格不一样,我还以为,你身边会围满了各式各样的女人照顾你。”
  我说:“你不就是了?”

  贺兰婷说:“你想多了。”
  我说道:“表姐,你这来看望病人,连个苹果都不带,你也太不懂礼貌了吧。”
  她哦了一声,然后拿出一个红包,给我:“你是想要钱,还是想要苹果?”
  我欣喜的接过了红包,说:“表姐你的礼貌实在学得太好了。”
  一沓厚厚的,我打开看看,里面估计有一万块。
  我说道:“一万。好高兴啊表姐。”
  她说:“没那么多,八千八。早日康复吧。”
  我亲了两下红包说:“谢谢表姐。”
  这样的上司,让人不得不为她心甘情愿办事。
  她说:“懒得买水果,也懒得挑选。给钱就行了,你说是吧?”
  我说:“是的,虽然简单粗暴,但是我很喜欢,以后请继续用这个方式来羞辱我吧。”

  贺兰婷说:“你的情敌,被抓起来了。”
  我问:“那些人供出他是幕后黑手了?”
  贺兰婷说道:“本来不说的,请监狱里的几个狱警,用酷刑让他们说了。直接抓了,再用酷刑,让他全部招供。”
  我无语了,然后一下后,说道:“这样子,会不会太不好?”

  监狱里有几个很懂得针对囚犯下酷刑的狱警,各种想象不到的残酷的折磨,让人不会残废,不会死,但是疼得让你不得不说实话。
  贺兰婷说:“对付非常之人,只能用非常之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