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5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道:“她们陪着你?在你眼里,她们是有生命的,是吧?”
  她说:“对。她们很漂亮,她们是我的好朋友,她们有她们的好心情,坏心情。”
  我哑然失笑。
  她说:“你笑什么?你也觉得我是神经病?”
  我说:“你觉得呢?”
  她说道:“你可能认为,我是疯了,那我问你,人体是不是由细胞构成的?人体大部分是水,分子物质。”
  我点头,说:“好像是吧。”
  她说:“那么,花瓶是不是也有细胞,分子物质。”
  我说道:“细胞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估计是没有,但是分子物质会有,不过和水是不同的。”
  她说道:“是不同,人类和蜗牛的分子物质都不同。都在说思想,蜗牛有思想行为方式,人类也有思想和行为方式,花瓶,也有。”
  我否认道:“花瓶没有吧,她们没有大脑啊。”

  她问我道:“为什么没有?她们有她们的爱恨情仇,她们有她们的思想,她们有生命的,我经常和她们沟通,你不会懂的。”
  我说道:“对,我永远是不会懂的。不过,也许你自己用心去完成了花瓶,那是你的杰作,你对她们有感情,我还是理解的,但是你说她们有生命,我无法理解。”
  她说道:“你是不会理解,我理解就好。”
  这家伙,跟那个认为自己是神仙的女犯差不多一样固执。
  我说道:“你认为她们有生命,有喜怒哀乐,所以你和她们沟通,和她们说话,对吧?”
  她说道:“是这么个样子。我每天早上起来,给她们唱歌,唤醒她们,中午下午,给她们洗澡,讲故事,也聆听她们的故事。”
  我奇怪道:“你给她们洗澡,洗瓶子洗去灰尘,我可以理解。可你给她们唱歌?她们能听见?”
  她有点生气,说道:“她们有生命,她们当然能听见!”
  也是妄想症吗?
  前面那个女的妄想自己是拯救世界的神,这个是妄想花瓶是有生命体的。
  我问道:“那花瓶有生命,请问便池,马桶,牙刷牙膏,电风扇,也有生命吗?”
  她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没有关注过它们,我只喜欢花瓶。或许它们在别的喜欢它们的人眼中,也是有生命的。那你能否跟我解释一下,你们很多男人对充气玩具娃娃的爱?你们有不少男人,都认为她们是生命的,我看过这样的很多新闻。”
  我哑然。
  顿了一会儿,我说道:“是的,他们的确觉得那些东西是有生命的。不过我觉得它们是没有生命。所以我想问你,你唱歌给它们听,说话给它们听,我大概理解了,那,它们都说什么给你听的?”
  她的脸上有了一丝微笑:“她们说的可多了,比如,和哪个花瓶又吵架了?又和哪个花瓶和好了,天气很好,她们想多洗澡啊。”
  我问道:“花瓶还能和花瓶吵架啊?”
  她说道:“是啊。可有意思了。还有啊,有的花瓶被卖出去,它们会哭着和我道别,舍不得它的朋友们姐妹们。”
  靠,神经病。
  我耐着性子,闭着眼睛点点头,说:“好吧,我暂时理解了更多一点。那么,既然你那么喜欢它们,为什么还卖了它们?”
  她说:“我照顾不到那么多,而且花瓶的工作是插花,和花儿朝夕相处,放在富贵人家里,最显眼的地方。那才是它们最快乐自豪的时候。”
  我表示,作为地球人的我,只想一脚踢她回去火星上。  com 首发
  我又问道:“就算它们有生命,它们给过你爱吗?在真实生活中,给予你过照顾抚养吗?”

  她说道:“它们对我有爱,关心我安慰我在乎我。可它们做不到对我的抚养。”
  我又问:“你生病的时候,它们能像你妈妈一样喂你吃药吗?能像你姐姐一样去医院看你吗?你杀人了之后,它们救过你吗?帮你给了受害者家里的钱吗!帮你请了律师吗!”
  她看着我暴怒的样子,有些哑然束手无措。
  我又问道:“你还有良心感恩的心吗?它们没有给过你现实的照顾抚养,你他妈的觉得它们的命比你妈妈和姐姐,任何亲朋好友的生命还重要!你他妈还是人吗?你还说你不是神经病?”

  她有些害怕看着我,然后又说:“我爱不爱,那是我的事,关你什么事呢?你凭什么来管我?”
  我说道:“人类的天性是先关爱自己的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亲戚朋友,老乡同族,然后是人类,自古以来,天生万物在人类心目中都不能超越人类,可是今天,我发现,终于有人颠覆了人的天性,就是你!把花瓶看得比自己的爸爸妈妈姐姐家人都要亲!在你看来这是你伟大的爱,对于这已经是精神变态心理有病思想神经的你我无话可讲,但你不妨将心比心,是人都会有母亲,你把花瓶看得那么重,爱花瓶胜过爱家人。说句得罪话,你家人难道连花瓶都不如?一个有着正常道德观价值观的社会,爱护包括宠物或者爱其他东西当然并不奇怪,但这种所谓的爱心更应该建立在首先对人的尊严、对人的生命的敬畏,建立在人与人的情感沟通上面来!当你为了花瓶而敢于杀人违背人伦道德,践踏人间法律,为了花瓶而践踏人间亲情,为了花瓶而剥夺人的尊严,那么我只能说你已经是心理变态了,否则还有什么解释呢?好了,我以后也不想再见到你这样的神经病!你姐姐就不应该救你,让你去死最好!再见!”

  王莉被我骂的狗血淋头,有点害怕,然后哭了。
  我不懂此时此刻她在想什么,估计觉得我践踏了她心中神圣的花瓶的尊严,她一定很为花瓶感到伤心难过。
  王莉被带走后,我才想到,我靠贺兰婷是委托我帮她的朋友救治王莉,而不是让我大发雷霆骂了一顿打发走人的。
  日。
  可是这样的心理疾病,还怎么救治?
  改天再去找柳智慧问问吧,这都怎么神经病啊。
  搞得我心里发毛。
  晚上要出去喝点酒,压压惊,让自己开朗一下才行。
  下班后,我直接出去外面,打个电话给王达,没空陪我喝酒。
  打电话给安白井,好了,这厮很高兴,因为我很少给他打电话,他当即说出来陪我喝酒。
  我两去了市公园旁的烧烤城。
  坐下没一会儿,这厮打的过来了,我问他怎么不开车,他说:“喝车不开酒,开酒不喝车。”
  我说:“很好,很对。真是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

  他笑着说:“过奖过奖,我跟慧彬一说我要去和你喝酒,慧彬就说早去早回。今天你找哥哥出来,哥哥很高兴,为了表示我对你的高兴,我决定找个女孩陪你喝酒。”
  接着,他打电话给了唐晓杰,叫唐晓杰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