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5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告诉她,其实我没本事,有本事的另有他人,但我是不能说的。
  我只是说道:“谢谢,你过奖了。”
  她说:“给你看看那名女犯的资料吧。就是我朋友的妹妹。她有心理疾病。需要救治。我想,你能帮得到她。”
  王莉,女,系个体业主。14年某日下午,王莉在某市场卖花瓶。刚饮过酒的被害人李某因失恋来找王莉倾诉,倾诉过程中,双方因一些问题起了口角争执,李拿起花瓶即扔到王莉的身上,之后又砸烂了了王莉的花瓶,王拿过扫把也抽了李某的面部一下,双方发生口角,后经他人劝开。王莉为避免事态扩大,急忙收拾部分花瓶离开市场。当日下午5时许,王莉返回市场收拾余下的花瓶时,发现等候多时的李某在砸她的花瓶。王莉即过去对李某进行制止,李某追上去用手击打王的面部。将王的近视眼镜打碎落地,眼镜碎片划破了王的眼皮,但王没有还手。接着李又用右臂夹住王的颈部,继续殴打王。由于李比王莉身体强壮,王身体瘦小,只能被动挨打。后,李某放开王莉,继续摔花瓶,王莉气愤之下拿水果刀朝着李某乱捅,将李捅了六十八刀,李某因脾脏破裂失血过多而死。

  我说道:“捅了六十八刀,这样算过失杀人罪啊?”
  贺兰婷说道:“法庭鉴于王莉事后主动投案自首,认罪态度良好,并且受害者家人接受了王莉的道歉赔偿。做出以上判决。”
  我说:“好吧,不过我看了一下,她,就是王莉,能有什么心理疾病呢?是那李某和她因为口角争执,然后吵起来打了她,然后又去砸她的店,后来又打她,她气愤之下捅死李某,不奇怪啊。”
  贺兰婷说:“争执的原因,我朋友告诉我说,是因为李某说她看花瓶比她的朋友还重要,后来她要捅死李某的时候,嘴里一直喊,你杀了她们,你杀了她们!她们,指的是花瓶。”
  我一下子间觉得毛骨悚然。
  你杀了她们,你杀了她们。
  她们指的是花瓶。
  我惊愕中问道:“她们是花瓶?花瓶是她的朋友?王莉认为花瓶是她的朋友?有生命的朋友?”
  贺兰婷说:“我朋友觉得她的妹妹,有精神问题,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问题。她的妹妹,性格斯文,懂事,温柔,柔弱,就算是被人打,也不会有胆子反抗,可是那天,她敢拿起刀子捅死她自己的朋友。还捅了六十八刀,她为了她的花瓶,愤怒到了极限。她爱她的花瓶甚过于爱身边的人,就是她自己的母亲去世,她都没像她的花瓶碎了一样的心痛。”
  我说:“这确实有点问题。”
  贺兰婷说:“我朋友认为,她的妹妹就算出去了,如果带着这心理疾病,也许出去了,还是那样子。所以,她想委托我找一些心理医生,给她救治。”
  我说:“好吧。”
  贺兰婷看了看时间,说:“我还有事要忙,我等下让人送王莉到你那里办公室。”
  我说:“唉,能不能改天,我现在很心烦。又心累。”
  贺兰婷问道:“你救人还需要像写作一样,需要灵感吗?”
  我说:“这倒也不是,只是因为刚刚经历了女犯人刚刚自杀,心理有点阴影。”
  贺兰婷说:“回去吧,等下,我就让人带她过去。”
  我只好点头。
  跟太多的奇葩心理疾病患者接触交流,我想,我也会心理疾病挂掉。
  柳智慧曾跟我说,国外是有专门给经常接触心理疾病患者的心理医生上心理辅导课的,可是到了我们国内,已经断层了。
  我想,柳智慧就是一个不错的和心理医生接触的,给心理医生上心理辅导课的心理辅导师。
  到了自己办公室,等了没多久,等来了王莉。
  她看起来的确是柔柔弱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类似平时那种在大学里只知道学习不知道其他的柔弱女大学生。
  她戴着一副眼镜,短发,有点土,怎么看都是读书读傻了的典型的大学生女孩类型。
  这样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孩,竟然是一个捅了自己好朋友六十八刀的杀人狂。
  王莉见到我,坐下来后直接就问我:“你是我姐姐安排来给我进行心理治疗的吧?”
  我惊讶了一下,然后问:“你怎么知道。”

  王莉说:“我姐姐一直都觉得我有病。她说我有神经病。”
  我说道:“哦,那她为什么说你有神经病。”
  王莉说道:“她说我爱花瓶胜过爱任何人。”
  我说道:“你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病啊,没有什么神经方面的疾病,那她为什么还说你有神经病。爱花瓶和爱别人,这没有什么冲突啊。”
  王莉说:“所以,是她有病,我没有病。”
  我说:“好吧。我问你吧,我听说你为了花瓶捅死人,请问,你对李某的死,还有忏悔吗?还有内疚吗?”
  王莉开始激动了起来,柔弱的她说道:“忏悔?内疚?哭泣?自责?那是我姐姐要律师告诉我,让我在法庭上装出来的,我根本对李苏没有任何的内疚,她死是活该,她杀了她们!她活该为她们偿命。”
  她们。
  她们指的是花瓶。
  我问道:“你说她们,是花瓶吧?”
  王莉说道:“对,花瓶,她砸了她们,杀了她们,她活该,她死是活该!”
  我问道:“那么,你觉得花瓶比你朋友的命还重要!”

  王莉说:“重要多了!她算什么东西。她连活着的资格都没有!”
  我说道:“可是我看了你的资料你在法庭上不是这么说的。”
  柔弱的她越来越激动,说:“我姐想让我争取减刑!她替我赔偿李苏家人的钱,替我道歉,让我道歉,让我自责,让我演戏,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姐,我不会道歉!不是因为她要打我,我才杀她,是因为她摔了我的花瓶,她就要死!我就要她死!她在摔前面几个的时候,我就要杀她,可没想到她又来摔,我只能提前下手。”
  我问道:“为什么不道歉,她摔你花瓶,你就要杀她?”
  她说:“是。”

  我问道:“花瓶真的很重要?”
  她说:“比你的命,重要。”
  我浑身发凉,这都什么冷血动物,我说:“那你姐姐呢?”
  她说:“别说我姐姐,就是我妈妈,都没花瓶重要。我妈妈要是摔我花瓶,我一样杀了她。”

  我从浑身发凉到倒吸一口凉气,这比他妈的冷血动物还冷血动物。
  我问道:“为什么?”
  她说:“花瓶都是我自己的杰作,我的艺术品,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能和她们呆在一起,我心情好的时候,她们陪着我,我喜欢她们。我爱她们。”
  日期:2015-08-12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