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5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打电话过去问丽丽:“他们都不接电话。”
  丽丽说道:“忘了告诉你,我们内部一些员工,配有的不是私人号码,特别是保镖,打手,他们有公司配的专用号码,如果是陌生来电,他们不会接的。还有一个就是,彩姐身旁的保镖都很谨慎,他们自己的号码,私用的,是不会给别人知道的,那两个,讲中文都很蹩脚,你和他们说什么,他们也不会太懂的。”
  我说:“我靠,你又不早说,那能怎么办?”
  丽丽说:“司机。彩姐的司机。”
  我问:“彩姐的司机?他是男是女,他有什么弱点?”
  丽丽说道:“男的,请问什么是弱点?”
  我说:“就是他喜欢什么。我们就给他什么,和他交换秘密。他想要钱,给他钱,他想要女人,给他女人,反正就是要让他说一说,他所知道的彩姐接触的人的一些东西。”

  丽丽想了想,说:“我也和他不熟,我问问其他姐妹,我们的前台莘莘就知道多,我明天问问她。”
  我说:“好,丽丽,我不会亏待你的。”
  丽丽说:“嗯,那你最近都忙什麽。”
  我说:“复仇。”
  丽丽说:“那你自己小心哦。那你有没有想过我?”
  我说道:“想想想,每天无时无刻,恨不得时时见面秒秒钟都在一起啊!”
  丽丽说道:“你骗人的,你讲谎话都一条一条的不经大脑。”
  我发誓说:“我以我纯洁高尚的人格发誓,我对你的思念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都是真的。又如拖拉机爬坡轰轰烈烈一发不可收拾。”
  丽丽说:“去你的!鬼才信你!骗子!你要是想我,就经常找我了,还不给我打过电话,我看你呀,从来没把我放在心上。”
  我说:“我何止只把你放在心上,我还把你放在床上。”
  丽丽又骂了我几句,我哄了几句后,她总算愿意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靠,女人就是难哄。
  我讲谎话讲到我自己都感动得相信了,她怎么都不信呢。

  上班的时候,谢丹阳来找了我。
  她让徐男告诉我,她要到心理咨询办公室来找我聊聊,告诉我一些事。
  我便去了心理咨询办公室。
  等了一会儿,谢丹阳来了。
  她进来后,关上了门,我问道:“这大白天的,一进来我办公室就关门,咱孤男寡女的,这不好吧,万一等下我忍不住干柴烈火的,你可咋办。要是人家认为咱两有什么的,那也不好吧?”
  谢丹阳说道:“谁会和你有什么啊。我是来告诉你查资料的事。”
  我急忙问:“查出来什么吗?”
  谢丹阳说:“521的入狱时间,和她资料的入库时间不相符。而且,资料入库后,还有一次被调动出来,然后有改动,我记得有人说她是因为受贿行贿被抓,可是,改成了伤害罪。现在看起来,就是之后改动的资料。胡珍珍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个资料,没有变动。”

  我问道:“那有变动的记录吗?”
  谢丹阳说:“没有变动的记录。可是明显看得出来是人为的改动。我早上的时候,偷看了蓉姐按密码,中午的时候,趁蓉姐睡午觉,偷了钥匙进去资料库。”
  我说:“谢谢你了丹阳。”
  冰冰的资料改动过,而且是监狱里有人给她改动的,我估计,冰冰的名字,现在在监狱用的名字都可能不是真名。
  例如李珊娜,她的用名是其他,这些有钱有本事有背景的女囚,只要机会合适,她们可以让有些管资料库的一些领导给她们改动资料。
  冰冰越来越他妈的神秘了。
  她到底什么人?
  进来这个什么目的。
  彩姐为何又要盯上她,就连胡珍珍,也盯上了她。
  想是想不通的,我决定去找冰冰,问问她,看她会不会和我说什么。

  我让谢丹阳先回去了。
  然后我去监区找了冰冰。
  我让徐男找她出来后,我们坐在放风场的入口处,她问我又有什么事。
  我说:“随便聊聊。你抽烟吗?”
  她摇摇头。

  我又问:“你居然不抽烟。也不喝酒?”
  她又摇摇头,说:“说吧,你找我什么事,我还有点事要忙。”
  我问:“你有什么事?”
  她说:“我们同监室室友生病,我需要照顾她。”
  我说道:“你真是个活雷锋啊。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进了监狱里啊?”
  她说道:“马有失蹄,人有失足的时候,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说:“听说你以前的资料是合同诈骗罪,贿赂罪进来的?怎么后来的资料,好像是成了伤人罪?模糊是非。”

  冰冰说:“你想问什么呢?”
  我说:“你这人很奇怪,所以很多人盯着你,我怕别人对你不利。”
  她问我:“所以你要查我?”
  我说:“查你?对,是在查你,其实是想保护你。”
  她说:“心领了。”
  我问道:“那么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干嘛的吗?为什么进来呢?是不是真的有几个亿?”
  冰冰说道:“每个女囚进来的原因都是她一生不想说的痛,你又何必问那么多呢?我也不需要你保护我,我出不出事,也谢过你的好意,但这都不关你的事。”
  我说:“这当然关我的事,在监区里,你出事,我自己要担责。我可听说,连外面黑社会的人都盯着你,你到底什么来头,得罪了别人什么。为什么连大名鼎鼎的黑衣帮都知道你。”
  冰冰说:“是吗?”
  我看着她,说:“你在装傻?”
  冰冰说:“你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我说:“你怕我害你?还是怕牵连我?还是觉得你真不想说,所以不愿意相信我和我合作。”
  冰冰说道:“都没有。既然没其他事,我先回去了。再见。”
  她站起来招招手,走了。
  果然坚硬得如石头一块。

  我自己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何和彩姐有瓜葛呢?
  就在我纳闷的时候,徐男突然来叫我,说是A监区有个女犯被送到我的心理咨询办公室,找我治疗。
  我纳闷的问:“你没见我在忙,可以推脱掉直接推脱。而且现在都快下班了,明天再说了。”
  徐男说道:“不行,这个病人比较特殊,狱政科的都发话了,让你赶紧对她进行心理治疗。因为她今早刚刚用一条车间偷来的布料拧成的绳索上吊自杀,被狱友发现救了下来,A监区长和指导员康指导员也给我们监区打电话了,说拜托你一定要马上对她进行救治。这个病人已经尝试自杀两次了。”
  我说道:“好吧,带我走吧。”
  日期:2015-08-10 19: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