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4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她们两就对胡珍珍横加指责,谩骂,这帮女囚,关久了后,都有狂躁压抑的症状,喜欢利用暴力发泄内心的不爽,于是就推推搡搡胡珍珍,后面又打了胡珍珍,胡珍珍一直不反抗,再后来,她们两个就推着胡珍珍到水沟里,逼着胡珍珍喝水沟的水,否则扬言见胡珍珍一次就打她一次。
  结果,忍无可忍的胡珍珍,一拳将其中一个的门牙都打掉了,直接把人打飞进水沟里,另外一个,一脚就直接踢晕。
  照徐男的描述,这一脚,明显是练过的,就像是跆拳道的那样踢法,抬腿高过头一字马劈下去,直接照着那老女囚的太阳穴劈下去,当即踢晕那个女囚。
  徐男说:“这个女的是武功高手。”
  我说:“哦,知道了。那后面,是怎么处理了?”
  徐男说道:“别的女囚,都不敢当着面说是她打的,偷偷有人告诉了我们,是胡珍珍动手打晕了两个女囚,两个女囚送去医护室后,简单治疗,送回去了,有一个门牙都没了。”
  我说:“这两个家伙有点不作不死啊。专门喜欢欺负新人,这下有意思了,被打得门牙都没了。有意思哈哈。”
  徐男问我道:“哥们,你不觉得这个女的很奇怪吗?”
  我说:“让薛明媚找人慢慢靠近她查她吧。”
  连朱丽花都打不过的女人,这是要有多强悍啊。
  徐男给我几张单子,每个单子上,都是每天分钱的具体每个人的明细,这么多。

  这么多年来,这帮人可分到了女囚们多少钱啊。
  我点了一支烟,以前记得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还很是惊愕,之后就感到没什么了,自己去接受了后,反而麻木了,想着要干掉这帮人,可是这帮人占据了监狱里一大群职员,如何才能彻底扫清,连贺兰婷都说难,何况是只凭着我一个人小小的力量。
  下班后出去了外面,到了旅社,看见贺兰婷给我打的未接电话。
  我给她回复电话:“表姐,什么事?”
  她说:“你的朋友进来来进货了,你把你帐号发过来。”

  我说:“好的,等下发。”
  她问我道:“那个你们监区的521,据有人说,她的资料都是假的。”
  我奇怪道:“都是假的,她造假进来监狱干嘛?”
  贺兰婷又说:“还有胡珍珍,资料也是假的。”
  我说:“靠,这个也真的是假的?她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啊。对了,你怎么知道?”
  贺兰婷说:“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你就去查。查她们为什么作假进来。还有,521是黑衣帮有人认识的。那个彩姐认识521。”
  我说:“你说什么,彩姐认识冰冰!这还真奇了怪了,都怎么回事啊!那她们什么关系?”
  贺兰婷说道:“是有人告诉我。我自己还有别的眼线。你自己留心查一查,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我说道:“真是复杂。彩姐居然认识冰冰,哎你没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呢?你眼线如何说的?”
  贺兰婷说:“眼线听见彩姐打电话,提到了监狱里B监区的521.”

  我说:“靠。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彩姐提到监狱的事情。我和她相处,怎么没见她提到过呢?”
  贺兰婷说:“你留心一下,你也问问你的彩姐!”
  她还加重了你的彩姐四个字。
  我说:“我的彩姐?”
  贺兰婷说:“不是你的彩姐是什么!你查吧。帐号发来!”
  她挂了电话。
  我拿着银行卡帐号给她发过去信息,很快就收到了她的信息:四十万,已转。
  对我真是好啊,在钱上面,贺兰婷从不吝啬,这也是之所以她态度那么恶劣,对我那么凶,我也乐意跟她干的原因。
  我收到了钱后,就打电话给王达,给他转钱了过去。

  王达打电话来,沉吟半晌后,说:“我觉得你这个姐姐那么好,应该是看上你了。”
  我说:“少胡扯,老子只是替她做事。至于什么事,以后有机会我再说。”
  王达说:“好,可我觉得,这钱我们不能白拿。以后我们赚到了,应该还她的钱才是。”
  我说:“你说得对,这个祸是我闯的,不是我们,而是我,我应该还钱才是。只不过,这个祸根,看似源于我争风吃醋,可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我帮这个姐姐做事,得罪了那个人。”
  王达说道:“那你看着来吧,如果要还钱,我们慢慢还。”

  我说:“好。”
  他又问:“对了,报警后,『警』察要怎么处理了。”
  我说:“这个姐姐说找两个『警』察来处理,来了两个看起来不怎么样面相也不上镜的懒懒散散一样的年轻『警』察,我觉得啊,多半没戏啊。没有什么毛用。我们自求多福,你也要加强戒备,不要存货那么多了干脆,或者是晚上去睡仓库守着车子和仓库。我看这家伙多半知道我们报警后,还会来报复。”
  王达说:“艹,我杀死他们!我这几天就搬去仓库住,在仓库搭一个帐篷守着。靠!买一把大砍刀,谁来砍谁!”
  我说:“别把命都玩没了,钱没有可以再赚,兄弟你没有我就真觉得这一辈子都要在痛苦和忏悔中度过了。”
  王达说:“你这在诅咒我啊。那两部车,让人看了一下,说花一点还能修,修三四万块吧,不至于去买新的。我们这几天先租人家的车子,过几天修好了再用自己的车子。我拿回去给你二十万,你还给你那个姐姐。十万存货,存货少点,另外几万,修车啊什么的整理仓库的用,把仓库加固了,加锁了,换门,除非他们烧仓库了!你这个姐姐,是个好人,就算人家有钱,我们不能拿着她的钱乱来。”

  我说:“也好。你打回来吧,我给她还回去。”
  王达给我打回了二十万,我打电话给贺兰婷,刚打通她接了,语气很不爽说道:“钱已经打了,要说什么!”
  我说:“凶什么个毛线啊,我朋友说用不了四十万,车子修修还能用,给你还二十万给你!”
  她说:“哦。”
  然后挂了电话。
  没两分钟,她的帐号信息发来了。
  帐号名字却不是贺兰婷,而是,文浩。

  艹。
  她还和文浩有瓜葛呢?这用的银行卡,还是文浩的破名字!
  先不管了,给她打钱过去了。
  贺兰婷让我去查,去问,查彩姐为何认识521,她们有什么瓜葛,这让我怎么问,怎么查。
  真是难。
  时间还早,想去酒吧,时间没到。
  手机响了,是谢丹阳的。
  谢丹阳问我在哪。
  我说:“在外面闲着晃荡。你呢?”
  谢丹阳说:“我刚出来啊。”
  我说道:“你想我了?”
  谢丹阳说:“想问问你,你的事情解决得怎么样,需要帮忙的话,我这里还是有点存款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