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4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喏!是你自己越过来了啊!你自己越线了!”
  林小玲掀开被子。
  我说道:“我其实用嘴发出声音,逗你玩的。我再怎么粗俗,也不可能干这么恶心的事情的。”
  她气呼呼的盖好被子说:“能不能好好睡觉了,我很困!”
  我说:“奇怪了,刚才慧彬不是说来这里睡吗?怎么呢?人家不来是吗?”
  她说:“安百井不给她来。”
  我说道:“林小玲,你没脑子啊?人家是一对的,他们当然想一起睡,你还去赶着安百井走,你真是。唉,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林小玲说道:“你才没脑子。”
  我说:“换做我,我也懒得理你。拆散人家一对,人家乐意吗?”
  她不理我。

  我想着彩姐也许如今和力哥也躺在同一张被子里,越想越不爽。
  我说道:“哎睡着了?我睡不着,陪我聊聊!”
  她不应我。
  我说:“行,你不说话,装死是吧。”
  我开始假装喊着叫出那种声音,然后越来越大声,林小玲急忙道:“你别喊了好吗!让他们以为我们两做什么呢!”
  我说:“你还装啊,我看你还装啊。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林小玲说道:“不帮。”
  我说:“行,那我继续叫。”
  她忙问:“什么忙?”
  我说:“有个朋友,很看不起我,以前的时候,特别的看不起我,还经常羞辱我。现在他有了两个钱,更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他这次来玩,说想来看看我,我想显摆一下,能不能借我一个贵点的百万车子这样的和一套贵点的房子,让我在他面前装装逼。得意一下?”
  林小玲说道:“你也那么幼稚。”

  我说:“人嘛,都有虚荣心的。”
  其实,我是想用来亮瞎谢丹阳父母的狗眼的,我让他们总是给谢丹阳介绍乱七八糟的所谓有前途的背景好的男人!靠,我要是开着个路虎或者保时捷的,然后再带着他们参观一下我所谓的新房子,我看他们还介绍什么给谢丹阳。
  他们总是介绍谢丹阳相亲,谢丹阳烦,徐男跟着烦,然后就会来烦我。
  好,这次,一次性的解决。
  林小玲说:“帮你,我得到什么好处?”

  我说:“我靠你这人还真的很现实啊。什么好处?那你想要什么好处?我也没钱,我要是有钱就不需要你帮忙了。”
  林小玲说道:“我的甜品店开张了,你周末放假去我的甜品店打工十天。”
  这笔生意,划算啊!
  我马上同意:“好啊!一言为定!”
  林小玲问道:“你是不是经常和人打架?”

  我说:“为什么这么问。”
  她说:“你的头怎么了。”
  我说:“打球伤的。”
  两人又东拉西扯聊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天已大亮,外面清晨的阳光照着我们的头,很亮很亮。
  我才发现,原来我呼吸困难,是因为不知何时,林小玲钻进了我怀里睡着,她睁开眼睛看看我,然后更抱紧了我,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我说:“天亮了,要去上班了。”
  她这才转身过去,继续睡。
  我爬起来,去洗漱,安百井和慧彬也起来了。
  我看看时间,妈的老子已经迟到了。
  就不管那么多了,我洗漱之后,就跑下来,然后跑出去大路上,拦了一个计程车,赶紧前往监狱上班。
  已经迟到了。
  扣分是要扣的,但是也没人来骂我,不像那时候康指导对我唧唧歪歪的。
  早上该干的事,都有人去干了,所以我迟到不迟到,对工作无关紧要,除了扣分之外。
  巡视的时候,去了放风场,我让人把冰冰叫过来,隔着铁丝网和她聊。

  冰冰过来后,礼貌的和我打招呼,然后问我什么事。
  我问道:“今天轮到你们上放风场啊?”
  她说:“是啊。”
  她捋了捋秀发,在阳光下,很青春动人。

  我说道:“我想唐突的问你一个事,可以吗?”
  她说道:“什么事?”
  我想了想,还是问了:“冒昧的问你,你有很多钱?”
  冰冰浅浅一笑,说:“为什么问我这个?”
  我说:“我要向你解释一下,我问这个,不是想借钱。”
  冰冰笑了:“那你为什么问呢?”

  我说:“我觉得有人会觊觎你的钱,因而靠近你,想要搞到你的钱。”
  冰冰说道:“我没钱。”
  我说:“是吗?那我怎么听有人说,你有几个亿?”
  冰冰说:“你是听谁说的?听说的能是真的吗?”
  我说:“如果不是真的,那为什么平时你那么多钱呢?”
  冰冰说道:“因为我有亲人给我钱花。”
  我说:“行吧,如果是真有钱,你可看好你自己的钱包。”
  冰冰说道:“谢谢提醒。”
  冰冰回去了,在放风场上散步。
  我想到了柳智慧,好一段时间没见她了。

  晚上,还是出去了,还是去了酒吧,我无法不去,因为有很多谜底我想知道,因为我想彩姐。
  在酒吧,我想,今晚彩姐应该会来吧。
  点了酒,等待。
  她果然来了。
  在我不知觉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我的面前。
  白色外套,优雅成熟,她跟我打了招呼:“等很久了?”
  我说:“还好吧。”
  我给她倒酒。
  她问我道:“我听说,昨晚你来了,但是被两个女孩叫走了?”
  我看着彩姐,说道:“你是在吃醋吗?”

  彩姐说:“我们又不是情侣,吃醋又有什么用。”
  我问她:“你想管我?”
  彩姐说:“是。”
  我说:“对,你管着那么多人,自然有管人的欲望,包括自己的男朋友。”
  彩姐说:“女人在爱情中,都是自私的。”
  我想起昨晚她和那个力哥搂搂抱抱跳舞,说道:“男人也是自私的,人都是自私的。怎么,就许你和别的男人玩?我就不可以和别的女人玩?”
  彩姐说:“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是在装吗?”
  彩姐静静看着我,说:“你说完。”
  我说:“对了,我知道昨晚你和一个叫力哥的,玩得挺开心。”
  彩姐脸色有点变化:“你怎么知道?”
  我说:“这要紧吗?”

  彩姐说:“我惹不起他。”
  我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对吧?你已经有了那么多钱,还怕惹不起他,这不是借口吗?而且,你有了那么多钱,你做什么不行,非得做一些让人看着就不爽的行业。还有,你至于为了说什么惹不起某个人就去陪着他跳舞,低三下四的?如果他要你陪他睡觉,你是不是也要陪他睡觉!”
  日期:2015-08-08 16: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