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3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男不理她的哭声,拖着她下去了。
  靠。
  这样的女人,也真可恶。
  冰冰有几个亿?

  那岂不是比富婆还富婆?
  几个亿的女人啊,要是老子傍上,就发了。
  不过呢,咱怎么说也是有骨气的人,傍富婆,这种职业不太适合我干。
  我想到了彩姐,其实我挺喜欢彩姐,可是毕竟太不现实了,一个是年龄,一个是她和我不同道,另外就是,她有钱,我穷,穷小子与富婆的游戏,无一不是以喜洋洋开始序幕,最终都是以悲戚戚收场。与彩姐刚开始,她和我都可以看到了那最不美丽的痛苦结局,那又何必?还不如互相留给对方一场最无以伦比的回忆。
  不过想是这么想,但真正做,却做不到,难以割舍,难以放弃。
  尤其和她之后,食髓知味,更是难以控制自己不去找她。
  我在办公室,叼着烟抽着的时候,徐男告诉我说,薛明媚找我有事。

  当了队长就是好,尤其是来了这里办公室以后,我想见监区里的谁就能见谁。
  权利大了很多。
  也方便了很多。
  我说:“宣薛明媚觐见!”

  徐男看着我,笑笑,然后下去了。
  不多时,薛明媚被带上来了。
  我一拍桌子:“大胆刁民,有何事要见本狗官!”
  薛明媚自顾自的坐下来,看着我,说道:“你疯了是吗?”
  我说:“没疯,不过就是心情很好。”
  薛明媚问我:“有烟吗张队长?”
  我说:“有。”
  我掏出烟,她说:“我想抽女人烟,520什么的。”
  我说:“那些我没有啊。”
  薛明媚说道:“张队长,听说分赃的事,都是你来做头的,你怎么会没有呢。那每天跟女囚们抽取的那些烟,去了哪里。”

  妈的,她消息还传得真快,我刚接手主持分赃的大局,她怎么就知道了。
  我说:“谁跟你说的这个事?”
  薛明媚说:“谁说的不打紧,打紧的是,张队长干这事,不怕雷劈吗!”
  我说:“我是有苦衷的。”
  薛明媚看着我眼睛,说:“我相信你。你不会是那种吃人血的人。也许是被逼的。可别人不会理解。”
  我他妈的。
  我更深的明白,跳到这个位置上来,干这个事,负面影响是什么。
  我说:“希望你能和你的人说,我是无奈的。如果我不做,也有别人做,而且我不做,很可能被边缘化。”
  薛明媚说了别的事:“马队长让你干掉了?”

  我说:“我让521帮忙。”
  她说:“能不能给我找女人抽的烟。”
  我把徐男叫进来,让徐男找女人抽的烟给她,徐男拿来了一包520给薛明媚。
  薛明媚笑了笑,阳光明媚。

  她说道:“谢谢。”
  她拿了一支烟点上。
  我说道:“我不是让徐男告诉过你,我已经找其他人,帮忙做掉了马玲。”
  薛明媚徐徐吐出烟雾,说道:“如果让我做,我可能弄死她!”
  我说:“你弄死她,就惹祸上身了。”
  薛明媚说道:“她不死不足以平民愤。她做了那么多让人恨的事。”

  我说:“也许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她出来后,可能做更多更让人恨的事。”
  我自己也点了一支烟。
  她问我:“你让我帮忙查胡珍珍,新来的胡珍珍。你看上人家了?”
  我说:“有病啊,我有那么饥渴吗。我是见她刚进监狱,却没有一点难过的神色,反而是挺高兴兴奋的那样神色。让你帮忙查一下,她进来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薛明媚说道:“不是看上她?”
  我说:“不是。”
  薛明媚说:“这不对劲,你一向都喜欢追逐新欢猎艳的。”
  我说:“我在你眼里,那么饿?”

  薛明媚反问我:“你说呢。”
  我点点头,自嘲的说:“我是有病,看到美女都喜欢。”
  薛明媚说:“男人都是如此,只是你表现得比较明显,关键是你有合适的机会。别的男人不是不这样,而是没有你这样的好机会。”
  我说:“不过我也见过有的男人忠贞如一的对女人。但那个人绝对不是我,你骂的对,我是贱男,我不是人。”
  薛明媚轻轻一笑:“还有自知之明啊。”
  我说道:“好了,说说胡珍珍吧,不是我对她有意思,而是她这个人,挺奇怪。你见过进来监狱还一副高兴的样子的新女囚吗?”
  薛明媚说:“我让监室最善于伪装和聊天的一个姐妹,靠近了她。她好像对521比较有兴趣。”
  我奇怪了:“她对521有兴趣?她怎么说的?”
  薛明媚说:“我的姐妹聊到了监区里,有两帮势力比较大的,都不要去得罪,她问了我,也问了521.她居然知道521很有钱,她说以前521当过记者,采访过她们的老板。”

  我靠。
  她难道进来,是为了想要捞521手中的几个亿?
  可521手中,真的有几个亿?
  这有点像胡扯啊。
  可是521出手阔绰,看起来是挺有钱的。
  薛明媚说道:“她进来,是为了521手中的钱?”
  我说:“我怎么知道,所以让你们帮忙查。可听她一进来就问这个,可能还真的是对人家手里的钱有意思,但也不能那么快就下结论。慢慢来吧,一点点掏她的心里话。”
  薛明媚问我道:“张队长,人家那么帮你,你也不谢谢人家呀?”
  我说:“谢啊,改天送你点东西。”

  薛明媚说道:“我想要。你的。”
  她把手指塞进嘴里。
  我说:“唉,我最近身体不好。”
  薛明媚说道:“身体不好?是应付不来那么多女人吧。”
  我说:“别乱说好吧。”
  她站起来,直接关门反锁,然后就过来。

  薛明媚离去后,我还傻愣着,他妈的,这完全就是不理会我的想法和感受啊,真是可怕。
  门被敲了,我急忙整理好衣服。
  然后喊道:“进来!”
  徐男敲敲门,进来后,对我说道:“新来的,求见。”
  我说:“哪个新来的?哪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求见我,我可不是一般的人。”
  徐男说:“胡珍珍。”

  我有点惊诧,说:“胡珍珍?她求见?”
  徐男说:“有狱警反映,她有点心理疾病,精神不正常,她自己也承认了,然后希望能见见心理咨询师。想见见你,让你帮忙看看。如果是别的女囚,我才懒得理,可是是她,哥们你重点盯着的对象。”
  我说:“让她来吧。哦,让她到心理咨询办公室那里去。”
  我去了心理咨询办公室。
  等了一会儿后,徐男她们把胡珍珍带来了。
  徐男沈月把她铐在了凳子上。

  我看着她走进来的时候,一步一步,确实是练过的,走路都跟常人不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