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3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贵圈真乱,那个女的居然下海了。
  有些女的,真是让人无语,不是穷到没饭吃吧,做个模特也有不少钱吧,但就是还要去做什么外围女啊出台什么的。

  一切都是为了钱。
  我解释道:“我那是在应酬。”
  夏拉说道:“应酬?你左拥右抱,是在应酬?”
  我有些恼火,怎么今天这几个家伙都他妈的找我吵架的。
  我说道:“是真的在应酬夏拉。”
  夏拉发火道:“张帆!你出来不找我就算了,你还跑去和别的不正经的做那行业的女人搞在一起,还骗我在朋友家里。”
  我也生气了:“妈的你还没资格对老子发火!既然不爽,就不要再互相找对方好了!”
  我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收到她的信息: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我靠不找就不找,我直接删除了她的号码,所有的通讯记录。
  可是。
  等静了下来一想,不行啊。妈的,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一个可以利用的人啊。

  可让我去受气哄她,算了,断了这边就断了,这个我的内线我无法利用了。
  气死老子。
  喝了四瓶啤酒,啪嗒一下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上班,一大早,我就和徐男沈月去了楼顶。
  发东西了。
  发钱了,发烟了,发各种吃的了。
  这些都是女囚的亲属们送来的。
  我们比强盗还强盗。

  强盗是真的强盗,我们是披着羊皮的强盗。
  徐男让我上去组织大局,让我看着来分,我心不在焉,想着昨晚发生的那些事,这无论夏拉也好,彩姐也好,这些女人,都喜欢给男人添堵。
  我对徐男说:“你和沈月来分就好,按平时的比例来。”
  徐男说好,她上去了。
  看着一大群的同事们,眼睛发光的看着桌上的东西,我转身走了。
  新来了一批女犯人,这样的迎接工作,也是我该做的。
  如平时一样,带着分完钱的徐男沈月一群人,去迎接新囚犯。
  囚犯们面如土色的下车,然后大家心如死灰的看着监狱,一步一步,沉重走下车。
  可我看到一个很奇怪的女囚,她长得也有几分姿色,年纪二十五六上下,她下车的时候,没有面如土色,没有沉重的脚步,她东张西望看了一下,然后抿抿嘴,跟着众人往前走着。
  奇怪。

  我所接到的新囚犯,全是一个样子,哪怕是厉害如柳智慧,内心多强大也真正做不到不心灰意冷。
  可是这个女囚,完全是相反的,看她竟然有点兴奋的神色。
  搞什么?
  神经病的吗。
  我跟徐男要了她的资料:胡珍珍,女,二十七岁,因男朋友出轨,持菜刀砍情敌重伤,判故意伤害罪入狱七年。
  她被分到了我们B监区。
  我问徐男:“你看那个女的,是不是有点奇怪?”
  徐男看看她,然后看看我,说:“长得还过得去,是你的菜。”
  我说:“靠,我的意思是说,她好像和别的女囚不一样,看别人,都是沉重的样子,就她,好像挺高兴的。”
  徐男说道:“那不刚好了,她一定有心理问题,送去你办公室给你治疗。”

  我说道:“艹,你也是个神经病。”
  我留意了胡珍珍来,确实,从检查到领取物品入狱,从头到尾,她没有任何沉重的样子。
  这个刑期,刚好分到了我们的B监区。
  一个如花美貌的妙龄女子,入狱七年,没有神经病,入狱反而看不到任何悲伤的神色,这实在反常。

  她分配了监室后,刚好分配到了薛明媚的监室。
  我告诉徐男,去跟薛明媚说,让薛明媚找个人靠近这个胡珍珍,搞清楚这个女的为什么那么反常。
  结果薛明媚托徐男回来对我说,说我是个流氓,只要是个新来的有几分姿色的女的都想搞。
  靠。
  下班后,我出了监狱外面。
  又看到了朱丽花。
  她往外走,而不是站在监狱门口等她男朋友来接。
  我追了上去:“花姐,我有点事跟你聊聊。”
  朱丽花停下脚步,看是我,又往前走,不说话。
  我到了她身旁,说:“不理我啊。”
  朱丽花问:“什么事,说。”
  我说:“上次那个事,谢谢你的帮忙。”
  朱丽花说:“不客气。”
  然后她就不理我了。
  走到了公交车站,她拦了一部计程车,上车,我也跟着钻上去。
  她看着我,问:“你上来干嘛?我给你上来了吗?”
  我说道:“你是不是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啊,对不起啊。我向你道歉。”

  朱丽花说:“你道歉有用吗?你哪次不是道歉,然后继续做?”
  司机问:“你们去哪里?”
  朱丽花说:“市中心。”
  我说:“好巧啊!我也去市中心!”
  朱丽花要开车门说:“我不想和你同一部车。”

  结果她那边开不了门,她对我说:“让开,给我下车。”
  我对司机师傅说:“师傅,开车吧,去市中心,我女朋友和我吵架呢。”
  司机师傅说好,往前开了。
  朱丽花问我道:“我是你女朋友,谁是你女朋友了!”

  我说:“你是我女朋友了。别生气嘛花姐,这样子,我等下为了表示我深深的歉意,我请你吃饭。你看怎么样?”
  朱丽花说:“谢了,我有事。”
  我说:“干嘛对我冷冰冰的,老子没有欠你的钱,不就是非礼了你一下而已嘛,你至于那样对我嘛。”
  朱丽花问我道:“听说你现在当了队长后,在你们监区有了各种权利,连上楼顶那种事,都是你来安排了?”

  上楼顶那种事,说的就是分钱的事。
  我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那个新来的监区长,老是逼着我去干这个,我不能不干啊,我怕她给我小鞋穿。”
  朱丽花说道:“你骗谁呢你,谁不知道副监狱长是你的后台,你要是不想干,我就不信你们监区长能拿你怎么样,你就是为了钱!”
  我说:“唉,好吧,随便你怎么说吧,不过说真的,你这么说我,我很心痛,你错怪我了。”
  朱丽花说:“我错怪你?哼张帆,你什么样的人,难道我还不知道?”
  我说:“好好好。不说这些了行吗?你每次见到我,都要跟我吵这些,你标榜你自己成了一个好人,我是烂人行了吧!”
  朱丽花说:“知道就好。”
  到了市中心,她掏钱,我急忙抢着结账了,朱丽花扔我的钱给回我:“谢了,不需要你帮给了。”
  日期:2015-08-06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