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3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手一抓住那包,鼓鼓的信封,里面起码有几万块钱,我急忙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很滑,摸起来,有感觉。
  她问道:“一点小意思帅哥。”
  我说:“谢谢你,不用了。我等下会和他说的,但是这种场面,那么多人,不好说,这种事,不急,回去我好好和他说。”
  她说道:“那我先替我们老板谢谢你了。这点小意思,就当是辛苦费了,谢谢你。”
  我急忙挡住了她的手:“陪我喝一杯就行了。这个玩意,如果我办成了,再拿也不迟。”
  我在推脱,找借口推脱。
  收这个钱我知道意味着什么。
  我收了她的钱,收了黄老板的钱,却帮他办不了事,黄老板岂能善罢甘休,再说了我不过是安百井叫过来凑人头的,我和赵科长有个毛线关系啊,我收了他们的钱,却不办事,等于黑了他们,那他们如果找我麻烦,我可难办。
  和她喝了酒后,她问我道:“你这头上,怎么回事呀帅哥?”
  我说:“打球摔的。”
  她轻轻靠在我的怀里,说:“帅哥,我头有点晕。”
  她在干嘛?看我不收钱,要使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筹码吗?
  我轻轻推开她,她却不走了,搂住我,说:“你干嘛推我嘛?”
  我说:“男女授受不亲,这样影响不好啊。”
  她说道:“这有什么关系嘛?帅哥,你身材,挺好的啊。”
  我说:“是吗?”
  她说:“你觉得我身材怎么样?”

  我说:“也不错。”
  她说:“那今晚,我们找一个地方,互相比较,看谁好?”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我说道:“呵呵,看情况吧。”
  正说着,安百井拉着我过去,说介绍他朋友给我。

  我和他朋友面对面了,安百井介绍说:“国土局,赵科长,赵武吉,女子监狱的,张帆,都是好兄弟了!”
  然后大家寒暄一番,喝了几杯酒。
  我想逃之夭夭了,看看时间,我还是想去找彩姐。
  彩姐比这群女人的吸引力,大太多。
  我逃之夭夭了。
  我绕过街角,回去了酒吧。

  进了酒吧,我要回到刚才坐的位置,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惊住了。
  彩姐坐在我刚才位置的后面那一桌,和两个打扮怪异的一看就是小白脸做鸭的玩得不亦乐乎。
  妈的。
  那两个男的,还给她敬酒,献媚。
  我走上去,坐在了他们中间。
  我问彩姐道:“你刚来啊?”
  彩姐抬头看,是我,说:“来了一下了。”

  我指着两边两个男的,压抑着心中的愤怒问:“这两位,是你的朋友?”
  彩姐说道:“算是吧,认识了也有一段时间,今晚心情好,找他们出来陪我喝喝酒。”
  我听到她这么说,我感到愤怒。
  妈的那我是什么,我也是陪玩的?
  两个男的原本就对我突然坐下来不爽,看到我和彩姐这样,估计我和彩姐的关系也和他们的一样,就问我道:“你谁啊?”
  另一个看彩姐无动于衷,对我说道:“你很没礼貌啊你,我们坐这里你不吭一声就坐在中间?”
  我没说话。
  然后那个马上推我,酒吧里的凳子都很高,他冷不防推这一下,一下子就推翻我摔在地上。

  他妈的。
  我怒火攻心,站起来操起凳子就砸,两个小白脸完全不是对手,没砸几下,嗷嗷叫了几声,一个跑了一个被打得蜷缩成一团。
  酒吧里好多人都看着我们。
  彩姐静静坐着,只是看着。
  酒吧的服务员也不敢报警,毕竟彩姐在这里。
  我从口袋里拿出钱来,昨天我拿了医院的那个单子,还有她给我买衣服的那个单子,加了总数,我拿了钱,还给了彩姐。
  在酒吧悠扬的张学友的吻别中,我把钱放在她面前,说:“谢谢你昨天帮了我。我们今后,互不相欠。”
  转身的那一刻,我心如刀割。
  走出了酒吧后,没想到,她追了上来,堵住了我的面前:“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再走!”
  我说道:“还有什么要说的?之前你解释说我不是你的玩具,现在看来,不是玩具,又是什么?”

  彩姐说道:“玩具?我说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玩玩而已?我也没这么想过。我倒是问你,你刚才在那边那个KTV,干了什么?你怀里的美女,是谁?”
  我问道:“你见了?”
  她点点头,眼睛里都是吃醋的嫉妒。
  是那个服务员多嘴,告诉了她我去了那边的ktv,然后她过去了,结果刚好看到我和那个女的貌似卿卿我我的在搂着喝着聊着。
  她说道:“你可以找女人,我怎么就不行?你要是找正经女人,我可以谅解,可那些是什么?”

  我解释道:“我那是几个国土的朋友,有老板求他们办事,请他们喝酒,我就过去看看,结果那女的想让我帮她们老板帮忙跟朋友说几句话,然后就靠近我,和我喝酒,然后就这样。应酬,这就是应酬。”
  她说:“是吗?”
  我说:“对,就是这样。我不是故意,我看你是有意的,然后你就找了几个不正经的男人,来气我,对吧!”
  我恼羞成怒,越说越气。
  她说道:“对。我是故意的。看着你为我争风吃醋打架,我很开心。”
  我怒道:“你什么意思!”
  她说道:“没什么意思,刚才我也说了。就是那意思。”
  我握紧拳头,说:“好。我懂了!”
  我转身就走。
  真是不可理喻的女人。
  这是比夏拉的嫉妒心和报复性更强的女人,这让我怎么受得了,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我打了的士,回去了小镇上青年旅社,买了一箱冰啤酒和几包花生上去。
  打开啤酒,喝了半瓶。
  真是气人。
  手机有未接来电,我看了一下,安百井的,夏拉的,林小玲的。
  夏拉是刚打的,我正看着,她又打过来了。
  我心想,要不今晚去找夏拉,温存温存算了,就不那么生气了。
  我接了电话,说:“夏拉,什么事。”
  夏拉问我道:“你在哪里?”
  我说:“在,朋友家里。”
  我在撒谎。
  夏拉说道:“你骗人!你不是在朋友家里!”
  我心一惊:她怎么知道我不是在朋友家里,她跟踪我?
  我急忙说道:“我是在朋友家里!”

  她说:“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说:“我怎么骗你了?”
  她说:“你在ktv,搂着女人喝酒,对吗?”
  我靠,她怎么知道的。
  不过,知道她不是跟踪我来到了我这个大本营,我就放心了。
  我想到,刚才那个我说有点面熟的女的,是不是就是夏拉的朋友,对!想起来了,那个女的,在以前一次夏拉泡泡她们过生日庆生会上见过的,她那时候在唱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