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3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囚们乱哄哄起来:“张队长,一定是张队长做了,张队长怕人说呢!”
  女囚们谢谢我:“谢谢队长,谢谢张队长!队长我们爱你!”
  我说:“你们谢错人了。”
  那个监室长出来,说:“大家安静,安静!我们心里知道就好,就不要说出来了,万一为了帮我们,张队长得罪了那么多人就不好了。”

  “嗯,嗯。对。”
  有人问:“队长你头上怎么了,谁打你了!我们帮你打他!”
  我说:“谢谢你们我这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再见。”
  我急忙闪人了。
  回到办公室,我想着这个诡异的事情,这怎么可能是整改下水道啊,整改下水道,十几分钟搞好?
  这有猫腻啊。
  办公室电话响了,我急忙接了。
  是新任监区长给我的电话,让我去她办公室一趟。
  我过去了,看看她要和我谈什么。
  到了后,监区长先问我的是我的额头的事情:“这怎么了?”
  我说道:“不小心摔的。”
  她说:“要小心点。”
  我说:“呵呵,下公交车摔倒的。”
  妈的,要不是我身体好,抗打,估计现在都还在医院里躺着。
  监区长问道下水道的事:“刚才有工人来修了下水道?”
  我说:“是啊。”
  监区长点点头,说:“后勤部有人给我反应情况,说怀疑我们监区的下水道这一段堵了,就让工人进来检查,刚才开会,没时间去看。是怎么情况?”
  这监区长,自己也不知道啊。
  我说:“工人说,我们监区这一段的下水道,堵了,就废弃了这一段,然后用了备用的那一段,然后他们封住了这边的口。”
  监区长说:“哦,知道了。”

  我看着她,她好像并不太把下水道这个事放在心上啊。
  接着,她说道:“上次和你说的那个事,你考虑怎么样了。”
  我问道:“哪个事啊监区长?”
  她说道:“分钱的事。”
  我说:“让我来办是吗?”
  监区长点点头。

  我说道:“可是,我资历不深,让我来做这么重要的事,请问监区长,别的人有意见别的更有资历的同事领导对我有意见怎么办?”
  监区长说:“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有我在这里帮你撑腰。”
  我假装勉为其难的说道:“那,那好吧。可如果我做不好的,希望监区长见谅啊。”
  监区长说:“没事。那就从明早开始。”
  我又说:“可我这人懒惰,我怕我总是赶不到啊。而且每天别的工作的事,我都忙得够呛早上,我怕我分身乏术。”
  监区长说:“可以找人帮你做。”
  我说:“明白了,谢谢监区长对我的信任。”
  监区长说:“记住,从明早开始。”
  我说:“好的,记住了。”
  回到了办公室,我就把这个事和徐男和沈月说了,以后委托她们来分钱。
  沈月一听,开心得不得了,毕竟这个是美差,可以中饱私囊的。
  她问道:“队长,那我们能不能搞多那么一点点啊?”
  我说:“别太明显就好,毕竟大家都看着的。”

  她高兴的点头。
  下班后,我又跑出了监狱。
  到了外面,我还是想去找彩姐,这个点,还太早。
  我看看监狱大门口,没有什么异样。
  想着昨晚大雷找人揍我的那一顿,我他妈的真是咽不下这口气,真想去等他,也揍他一顿!
  这么一想,我马上就去他们公司楼下。
  我想去买棒球棒,但这玩意我不知道在哪里买,就买了一截水管。
  然后插进裤子里,在大雷公司楼下等那厮。
  还真巧,让我等着他出来了。
  可是,他不是一个人,他不是自己开车,看他在公司楼下大门,两个男的站在旁边,像是秘书助理一样的,然后还有司机开车过来接他,我要是冲上去,我就是去送死啊。
  妈的,这有钱人就是牛叉,出门都带马仔,我若是想下手,机会很难有,除非我每天不去上班,专门跟着他,找到下手机会。
  如果不是因为需要隐秘,我就该和彩姐说一声,让她替我揍这厮一顿的。
  看着这厮坐着车离去,我无奈的扔掉了钢管。
  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给贺兰婷打了电话。

  电话通了,最近她好像心情不错,虽然还是对我不冷不热的,但至少会接我的电话。
  我问道:“下水道的事,是你安排的?”
  她说:“做什么事,都要用脑。”
  我说:“不得不说,你这招,漂亮。”
  她说:“记住,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说:“工人也知道吧。”
  她说:“他会告诉你吗?”
  我说:“不会。哦,对了,我已经答应了我们监区长,以后分钱的事,我来干。可我让我的马仔去干了。那你可要保证我,到时候出事了,不要抓我啊!”
  她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问:“你现在还有其他事吗?”
  多有礼貌,尽管还是冷冰冰,但是至少会问我还有事吗。
  若是平时,早就挂了电话。
  我说:“没有事了。”
  她说:“哦,那麻烦你去帮我拿一个快递。”
  我说:“靠。”
  她说:“不愿意?”
  我不情愿的说:“是不太愿意,但是还是要去做。在哪哦?”
  她说:“楼下,我家楼下。我没空回去拿,是海鲜,不去拿,就烂了。还有,帮忙搞一下卫生。不用钥匙,用密码就可以,我发密码到你手机上。”
  我日。

  她挂了电话。
  领导就是一切。
  优先服务领导。
  我去给她拿了快递,去给她打扫了卫生。
  可怜的小狗儿。
  我给它洗澡,喂它,抱抱它。
  然后看看时间,去找彩姐去。
  我再次去了酒吧。
  我坐在了平时坐的位置。
  等了一会儿,彩姐还没来。
  九点多了。
  我怀念着她给我的温存。
  突然一个人拍了我一下肩膀,很用力的拍我的肩膀。
  我转头过来,安百井咧着嘴对我笑着。
  我说道:“靠,你怎么在这!”

  他说:“我怎么在这?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我估计你多半在这。怎么了,真有那么痴情,等那个女人啊?你都等了她有两个月了吧,怎么没搞上吗?”
  我说:“你一个堂堂的公务人员,讲话怎么那么难听啊靠。”
  他说:“你不也是堂堂的?我是讲话难听,你是做的难看啊!谁更有罪啊!”
  我推着他出去外面:“快点离开,我还有事。”
  安百井呵呵说道:“怎么,怕我坏了你的好事?怕我这个电灯泡,影响了你们。”
  我说:“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