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3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一句一顿的说。
  我说:“那你怎么看得出来,我不是为了你的钱。”
  她说:“你不是。”

  我说:“没人不会喜欢钱,我也很缺钱。”
  她说:“他们是纯粹的骗子。你不同,你有着他们所没有的东西,良心。这世上,所有的优点,都抵不过良心二字。”
  我突然觉得很感动,看着她半晌,说:“谢谢。”
  彩姐说:“你还害怕什么?”
  我说:“如果我,对你并不是一心一意呢?”
  彩姐想想,说:“其实我也明白,我这么个年纪,比你大了十岁,和你是不现实的。我没有奢望太多,只怪自己太老。”
  我急忙说:“不会,没有老。”
  彩姐说:“你怕你和我了,如果还和小姑娘们玩,怕我对你下手?”
  我说:“对,我就是这么担心的”
  彩姐拿起我的酒杯,喝了一口,说:“在你眼里,我被描述成了冷血怪物。动不动就杀人给人放血?剁手跺脚?”
  我说:“是有人对我这么说过。他好心提醒我,说你不好惹,最好不靠近的好,靠近了也许真会有生命危险。”
  彩姐说道:“看着我。”

  我看着她。
  她问我:“我像吃人的人吗?”
  我看着她,迷人,气质,美丽,成熟,雍容。
  我说道:“人心都是看不见的。人看见的都是表面,可我相信彩姐,绝不会是他们说的那样的人。”
  彩姐问:“你说谎。要是你相信,你就不会害怕了。”
  我说:“因为你刚才说我和他们不同,你说对他们下手,不会对我下手,我信你了。”
  彩姐优雅一笑,抱住了我。

  醒来时,彩姐还在睡着,我们昨晚发生了什么,只有时间知道了。
  我在她的脸颊亲了一下,然后下了床。
  我还要去上班。
  从她家里离开,一路回到监狱,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我和彩姐一起了。
  今后,我面临的,是更为复杂的情势。
  无论是感情,还是工作,我都更要小心翼翼的面对,处理。
  回到了监狱上班。
  中午我从食堂吃了饭回来之后,睡觉。
  醒来继续工作时,突然发现我们监区来了一批工人。
  怎么突然来了一批工人?

  奇怪了。
  这时候监区里的女囚们放风的放风,干活的干活,上课的上课,监区楼里没人。
  我过去看。
  工人们进了监区后,径直到了那三个我要给她们搬监室的监室后面,我奇了怪了。
  我过去。

  我找监区里,监区里没人。
  有上面的负责后勤的人下来,带着这批工人进来的。
  我过去问她们怎么回事。
  她们说:“不知怎么的,这边的下水道,都堵了。监狱里排污排不出去,正在弄呢。”

  堵了?
  有那么奇怪的事情。
  我说道:“堵了?”
  那个负责后勤的女的说:“早上你们监区的人反应到了领导那里,领导让我们来看,我们现在找人来处理了。”
  一大群工人打开了下水道的井盖下去后,上来说:“下面堵死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之前备着的那一处下水道,这边的废弃不用了。”
  后勤那女的说:“你们看着办吧,弄好就行了。”
  我心里纳闷,这奇怪啊,好端端的下水道,能堵?
  不过让我下去,我是不可能下去看的。

  臭死。
  几个负责后勤的女的受不了这臭味了,对工人们说:“麻烦你们弄好后,到刚才的办公室那里跟我们说一下。”
  工人们说好。
  然后那女的对我说:“那能不能麻烦你帮忙看一下,刚才我们找了你们监区的领导,她们都去开会了。”
  我说:“好。”

  她们几个女的走了之后,我拿着烟给那名看似工头的家伙发烟,我说:“这下面,堵住了吗?”
  那名工人说:“是,堵住了。”
  我说:“那只能改了?”
  他说:“是,只能改了。”
  我说:“那这里,不用了?”

  他说:“是,不用了。”
  我说:“那这里是要封死了吗?”
  他说:“是。等下我们用那种井盖,封死了。”
  我问:“那样子就没有气味上来了?”

  封死的井盖,就像封死的啤酒瓶瓶盖,封住了还能有什么气味上来,没有了味道,没有苍蝇蚊子上来,这三个监室的女囚,就不用搬了。
  他说:“是。不会有了的。”
  这工头,话很少,说着,他就去帮忙了。
  我看他们也没搞什么,貌似在下面折腾了十几分钟而已,然后上来后,就用新井盖换了旧的井盖,然后封死了,接着,用了泥土盖在井盖上,又搞上跟旁边一样的绿草到上面。
  这样一来,原先的井盖,透气的井盖,木有了,一下子,全都封死了。
  还有个屁气味,有个屁蚊子苍蝇。
  我靠,天底下有那么巧的事情?
  我怀疑,这群人是不是贺兰婷找人来搞的。
  我想问问,但是他们搞完后,就张罗走人了,去后勤部那边说了一声,后勤部的人过来随意看了一下,她们也是不可能跑到下面去看看真的有没有整改过,反正看了一眼,也就走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抽着烟,这难道我折腾了那么多天,搞出那么多大麻烦的下水道口,就这么轻易解决了?
  我靠。
  这也太奇怪了?

  当我在愣着,发愣着抽烟的时候,女犯们干活回来了。
  监区一楼的她们都回来了,然后进了监室后,有人发现了站在监室后几个原先井盖旁的我:“张警官!”
  “是张队长!”
  “那几个井盖没有了!”
  “几个井盖没有了!”
  “那几个井盖被封死了!”
  有人叽叽喳喳的喊了起来。
  对,井盖没有了,封死了,泥土绿草覆盖上面去了。
  “是张队长做的!”
  她们纷纷挤到了后面的小窗口,看着我:“谢谢张队长!”
  “谢谢张队长!”
  “张队长我爱你!”

  然后一大群女囚们哄然大笑起来。
  这让我有些尴尬,妈的,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她们竟然对我千恩万谢起来。
  我只好说道:“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刚才我来的时候,一大群工人,就来这里,说是下水道堵了,改下水道,然后就封住了这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日期:2015-08-05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