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2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感到很感动,我抱住了她。
  彩姐的身子很柔软,有一种温柔而又温暖大气的柔软,沉浸在里面,我就不想放开了。
  好像漂泊的小船,风浪中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温暖港湾。
  我看着她的眼睛,那双美丽抚媚勾神的眼睛,轻轻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她也回吻了我一下。
  我心里,暖流在流动。
  我想下一步,就是亲吻她的嘴唇。
  然后,我的嘴唇从她的脸蛋往下滑,快到她的嘴唇,快要亲上去。

  如电视剧的狗血情节一样,有人敲门了。
  有人进来了。
  他不光是敲门,一边敲门一边照样走进来。
  是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我两急忙松开了对方。
  我的手上,残存着她的温暖。
  我两意犹未尽。

  不急。
  我在心里告诉我自己说。
  医生来检查了一下,问我了一些问题。
  见我没事,我问他:“医生,请问,我可以出院了吗?”
  彩姐问我道:“你那么急出去吗?”
  我说:“我不想呆在这里,太难闻。太不舒服。”

  彩姐问医生道:“可以吗?”
  医生说:“可以。”
  我说道:“医生,我明天还要上班,这么包扎,实在太难看了,麻烦你给我弄成好看点的,不要整个头都包了,你帮我只弄一块贴在眉头这里就行了。这样搞得我像个木乃伊,好不舒服。”
  医生沉吟道:“这个?缝针了如果还拆开纱布,也许会触动伤口。”
  我说:“也没什么大问题,麻烦你帮我那样包扎,行吧。”
  彩姐说道:“都伤成了这样子,你还想去上班吗?”
  我说:“我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办,必须要去的。医生麻烦你了。”
  在我的坚持下,医生只好给我重新包扎,包那包得像木乃伊一样的玩意给弄掉,然后只能了一块遮住眉头伤口的纱布贴上去。
  我看看镜子,这样子就帅多了。
  我进去洗手间换上了彩姐给我买的那身运动衣。
  不错,很合身,出来后,我看看四周,发现我所在的这个病房,比我平时见到的病房都要高档很多,而且只有一张病床。
  而且旁边有一张,是陪护人的床,不是病床。
  我纳闷道:“这怎么和我见到的病房不同啊。”

  我父亲手术那会儿,住的病房,都比这差很多条件。
  医生看看我,不说话,忙着他自己的事。
  彩姐说:“这是特殊病房,比较好的病房。”
  我问道:“这要花很多钱吧!”
  彩姐笑笑,说:“你这人都什么时候了,还钱钱钱的。”

  我说:“那,花了多少钱,我还给你。”
  彩姐叹叹气,说:“等你好了再说吧。”
  我说:“不行,你替我给了钱,我就要还钱你,这是我必须做的。”
  彩姐说道:“等以后再说。我不缺钱。”

  我坚持道:“那也不行。”
  彩姐无奈笑笑,说:“好吧。”
  出了医院后,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我提着一些药,看着这些药,不想吃,想扔了,原本只是被打破了眉头,反正都缝了针过几天就好了,吃什么药啊,但想到彩姐估计会说我,就留着了。

  她说:“我去取车,你到医院大门口等我。”
  我走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彩姐把车开出来了,一辆白色奔驰的越野车,停在我面前,我开了车门上去。
  车子行驶在宽阔的大街道上。

  晚风徐徐,刚下过雨的街道,滋润反射闪烁着斑斓的灯光。
  车子上放着VCD,一人一首成名曲,老歌。
  张信哲的过火。
  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再看看彩姐,开着车的她甚是迷人。
  其实,她身边那么多人,我只不过一个小小的人物,利用各种手段技巧靠近她,却让她这么待我,我应该感激她,不应该还想着去害她。
  可想到被她害的人,算了。
  彩姐问我道:“去我家吧。”
  去她家。
  我去过她家。
  市中心的家。
  我说:“好。”
  然后又问:“你家里有吃的吗?”
  她说:“有。”
  我说:“好。”

  车子开进了她家的小区,我两到了她家里。
  站在高楼的窗口,看着外面的灯火辉煌,心情舒畅,我要是奋斗能搞到这么一套房子,这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啊。
  彩姐热了一些吃的,然后招呼我过去。
  我过去看,都是西式餐,我问道:“你会做这些啊?”
  彩姐说:“今天保姆过来做的,我后来出去了没得吃,就放着了。刚才微波炉热了一下。”
  我说:“这看着大有胃口啊。”
  坐下来后,我就动起刀叉。
  彩姐也坐在了我面前。
  她给我倒了一杯橙汁。
  我说:“能不能开一瓶酒?”

  彩姐问我道:“你还想喝酒?”
  我说:“别搞得我好像快病死的病人一样,只不过是被打了一顿,眉骨被打破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彩姐说:“行。”
  她转身去拿了一瓶红酒。
  西式餐加红酒美人。
  看着就醉人。
  倒了酒,喝了几口,两人随意聊着,聊着聊着,彩姐问道:“你是不是想过以后再也不再找我?”
  我说道:“是。那太伤我自尊了。你那些话,让我不舒服,让我难受了好多天。我想啊,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个利用玩具一样的东西啊。”
  彩姐说:“当时你为什么不当面和我问清楚,吵一架都好。”
  我说:“唉,也许我太放在心上了吧。”

  彩姐笑了一下,举起杯子抿了一口红酒。
  她去开了音乐。
  纯音乐。
  浪漫的纯音乐。

  她关了房间很亮的那些灯,开了小灯,灯光柔和浪漫,陪着纯音乐,看着她,我有些蠢蠢欲动。
  两人面对面坐着喝酒,却不说话了。
  这时候,言语都是多余的了。
  我想,该发生的,还是始终要发生的,可我还想拖着。
  我心里还是有些害怕,我怕她知道我感情那么泛滥的话,和我有了关系后,会斩掉我的手脚。
  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是无法回头了吗?
  她坐了过来,是她主动的,她先轻轻抱住了我,然后,轻轻,吻我。
  我没有动。
  彩姐的芳香,独特的芳香,让人迷醉。

  她问我道:“你害怕,是吗?”
  我说:“嗯。”
  她问道:“你怕什么?”
  我没有说话。

  她问我道:“你不是第一次,却害怕。是怕我?我记得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曾经交往过的男人,你害怕我对你也像对他们一样?”
  我点点头。
  彩姐说道:“他们,都是我不喜欢的。他们,是骗子,他们活该。他们,想要的,是我的钱。他们可以骗到我的人,这我心甘情愿无可怨言,可他们是为了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