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2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前她还在猜测我的身份,而现在,她已经是彻底明白了我是她的敌人,从怀疑到确定,她不再对我手软,可她想要整死我,想要一口咬死我,很难,只是,我害怕的是她将会用别的手段对付我。
  例如上次,她让马玲找女囚们对付我,还有就是,她很有可能把那群黑衣帮的人请来,干掉我,我不得不小心啊。
  下班后,我犹豫要不要出去,因为我觉得今天感觉怪怪的,会发生点什么事。
  特别是经过了这些事后,我今早去大雷公司撒了那堆保证书复印,然后他妈的又彻底和康雪决裂了,每次一出去,各种敌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想要吃我,靠啊,可是不出去,在这里又实在是闲着无聊。
  还是耐不住寂寞,出去了。
  毕竟,在监狱里呆着,什么都不能玩,这种苦行僧的生活,实在是受不了。
  出去后,我在监狱大门口左看右看,发现没什么奇怪的,没发现有可疑的人可疑的车,看完后,我又往旁边看了一下,没有。

  大胆地走出去了。
  然后我没有回去青年旅社,没有回去小镇,我直接去了市里。
  出去给王达打电话,找他吃饭,他没空,好,我自己找了个小馆子,吃饱喝足。
  出来后,我看着街上热闹喧嚣,灯红酒绿,人来人往,感觉自己挺孤单。
  想打电话找个人陪,可是没有手机,我就找不到谢丹阳,找不到夏拉。
  站在街上发呆半晌,可能我只有一个地方去。
  那个酒吧。
  上次自从听到彩姐说的那些话后,我一直心里不舒服,可不舒服归不舒服,我还是对她有所幻想的。
  她的声音,她的美貌,她的优雅,她的身体,她的眼波流转,她的气质。
  越想就越忍不住。

  我想,我是个贱人,见一个爱一个,喜新厌旧,哦不,我不是贱人,我是个人渣,贱人是喜新厌旧,我是人渣,人渣是喜新不厌旧。
  我觉得我是无可救药。
  我爬上了计程车,去了酒吧。
  快到酒吧时,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我躺在计程车后座上,总感觉身后那个车的灯光照着计程车里面来,难道后面有人跟踪?
  我奇怪了。
  正要往后看,计程车停车了,司机师傅说:“到了。”
  我看看,果然到了,然后我还没开车门,有四个年轻男女挤上车,把我推下车,他们不知道要赶去哪里。
  我只好给钱下车。
  下车后,我往后看,果然,他妈的就是昨天傍晚在监狱门口那辆黑色无牌轿车,怎么他们真的是跟我来的吗?
  跟我到了这里吗?
  是跟踪我的吗?
  可能是碰巧的吧。
  我的侥幸心太重,因为我马上可以知道,侥幸的代价是很大的,当车子上四个人拿着棒球棒冲下来朝我跑过来,我才意识到这帮人,从我出来监狱开始,就悄悄的跟踪我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这次,我要真的完蛋。

  我转身就跑,但是已经晚了。
  一棒子打在我肩膀,浑身一软就打了一个趔趄,然后身后的人飞起一脚踩倒后,接着,一棒子打在我眉毛那里,登时我眼冒金星,直接倒下,一股热血喷涌而出,我手一抓,手上全是血。
  然后,一棒子又打在了我的后背。
  这群人今天是要我死啊!
  这群人围住了我,棒球棒不停顿的往我身上招呼下来,我蜷缩成一团,抱住头,尽量减少伤害,有人边打边报上名号:“跟我们大雷公司的老板斗,你还嫩了点!记住这个教训!下次就不是打一顿完事了!”
  是那家伙!
  大雷!

  是他找人干了我,他被我吓了之后,没被吓走,毕竟他有钱,他有的是钱,而且是一个有钱的大老板,在商界呼风唤雨的,怎么可能低下头认输,关于夏拉,关于爱情,关于被恐吓,他只是被吓怕,没有被吓跑,他不自己出手,因为他有钱,他躲得起我,找得起人,花得起钱,他可以用他万能的金钱,搞定我这个小瘪三。
  我已经记不得我第几次为了女人被打了。
  或许我是自找麻烦,自找苦吃。
  可是,我这也是为了工作啊。
  该死的工作。

  同时,我也是为了女人,为了得到女人,我一半是活该,一半是应该。
  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被打,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这帮人看着我一动不动后,上车跑了。
  我已经没力气了,有种晕过去的感觉,没有疼痛,没有感觉。

  我翻身过来,看着头上的路灯,路灯的光晕散得越来越开,最后,变黑了。
  我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一片白色,是天花板的白色。
  我躺在了医院里,闻到的是刺鼻的药味。
  有个人就在床头。
  是护士。
  我看着她,她在给我换点滴药瓶,看到我醒了,她说:“你醒了?”
  我说:“是,醒了,我晕过去了,是吧?”
  我的头还是疼。
  我的脑袋上包扎了。

  就是眉头那里。
  护士说道:“哦,醒来就好,你没什么事,皮外伤。”
  我说:“皮外伤?能晕过去。”
  护士说:“轻微脑震荡,已经给你检查过了。”
  我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看来大雷那家伙还没想要我死,否则往死里打了,四个人,棒球棒,要我死,简单,再狠狠往我头上砸几下,我肯定挂了。
  我问道:“谁送我来的?”
  护士摇摇头,说:“不知道。”

  是路人?打了医院电话送我来的吗?
  护士出去后,我挣扎着坐了起来。
  我找我自己的衣服,因为不知道是不是护士给我换了一身衣服。
  我找到了床头,有烟盒,有钥匙,有钱包,那是我的东西。

  可是,我的衣服呢?
  我拿了烟盒过来,点了一支烟。
  抽了两口,不小心咳了,呛了个半死。
  然后找水喝,抬头的时候,看见病房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我仔细看着,是彩姐。
  就像幻觉一样,从梦幻中出来的一样,是彩姐。
  我没看错。
  我想说什么,可是我不知道说什么,我想打招呼,可是不知道怎么打招呼。
  是她送我来的这里?
  彩姐看着我坐着抽烟,说:“你怎么抽烟了?”

  我说:“你怎么在这里!”
  彩姐说:“快躺下!”
  我说:“你送我来的医院?”
  彩姐推着我躺下,我不躺下,坐着:“我没事!说了没事,我不躺下!”
  彩姐说:“你怎么这么执拗?”
  我说:“我说了我没事了,护士也说我没事。是你送我来的医院?”
  彩姐说:“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