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2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对,因为没有利益。所谓的无利不早起,也就这么说的。”
  冰冰说道:“谢谢你张队长,你对我们的恩情,我们会铭记于心。”
  我急忙说道:“冰冰,你言重了,我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你这么说的话,你看我都帮不上任何的忙。抱歉,辜负你们的厚望了。”
  冰冰说:“我会找机会,帮你出这口气。”
  我说:“其实我就想让她知道,我也没那么好惹,而且惹了我,也会付出代价的,你就让她断胳膊或者断腿的就行了,不要太过分,残废就不必要,给点教训就好。”

  冰冰说:“我只怕她那么招人恨,有人下手了收不住。”
  我说:“那就看着办吧,不要死了就好,万一死了可麻烦大了,还有,你不要自己引火烧身啊。”
  冰冰说道:“是你怕你自己被烧吧?”
  我说:“我担心烧到自己,也担心烧到你。你要小心。”
  冰冰说:“放心。”

  她想了一下,说:“最好是在监控照不到的地方下手,而且最好是你和她一起出现的时候下手。”
  我问:“为什么呢?”
  她说:“监控找不到,我们女犯可以互相推诿,上面查起来,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到底谁做的,降低我们自己的责任系数。你和她一起出现,我们打了她,也象征性的打了你,即使马玲对领导说你是主谋,她怎么查呢?领导也不会那么怀疑你。甚至,她自己都有可能不会那么怀疑你。”
  我说:“怎么可能不怀疑,她明知道我和你们的关系挺好的。”

  冰冰说:“领导不怀疑你就好。”
  我说:“你看着办。”
  她问我:“你能不能把她一个人骗到那三个监室那里?那里刚好有个地方是监控盲区。让人开了我们监室的门,她一来,我们出去就动手,如果是她一个人来,就最好,我们谁也不会承认是谁干的。”
  我说:“我想一下。这个机会很难。她去巡视,基本都带着人。”
  冰冰说:“那你想一下。”
  我说:“好。”
  冰冰回去后,我找了徐男。
  问了徐男平时马玲马队长巡视都带谁,什么时候巡视。
  徐男告诉我说,马玲以前基本都带着马爽等人,现在带着两个她的手下,不过,每个星期一次的卫生大检查,一般都是徐男等人去陪着,因为是徐男沈月这帮人负责管的每天监督监室监区卫生这块。
  我一拍桌子:“好!那就等她一周一次的卫生检查,你陪着她!”
  徐男问我:“我陪着她怎么了?”
  我告诉了她我和冰冰的计划,如果徐男沈月陪着马玲,提前开了那三个监室的门,可以在快到那三个监室那里,选择假装去忙其他事情消失,然后,三个监室的女囚出来,狠狠暴揍马玲一顿,接着,打完马上跑回监室锁上门,反正没监控,反正没证人,你马玲说这三个监室的几十个人打了你一顿,没证据啊,你一个人说什么都不是证据啊。
  这样子最好了。

  之前还想着让薛明媚想办法找人打她,看来,不用薛明媚出马了,现在的这个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
  徐男说:“明天就是一周一次的卫生检查,可我不能保证她带不带人,平时有时候带,有时候不带。”
  我说:“就算带,你们能有办法支开她身边的人吗?”
  徐男说:“有,让人带着她们去别的监室检查,留着马玲,我跟马玲到了那三个监室,我就假装去干其他事。”
  我一拍手:“好!明天干掉她!”
  马玲,也轮到你来尝尝这种被群殴的绝望滋味了!

  我说:“别让她看见是谁打的她,不然到时候她反咬着某个女囚,不好。你去找两个黑色套头的袋子,偷偷给521,就说到时蒙着马玲的头再打。记住,明天卫生检查,如果她来了,也把我叫上,我要去看看这刺激的一幕。”
  徐男点点头。
  傍晚下班后,我出去外面,在监狱呆着实在太无聊了。
  出去后,见监狱门口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监狱门口经常停着车。
  问题是,看见我出去,我看到车里面那个人一直看着我,一直盯着我看。
  我看他,他们车上两个人,两个男的。
  不知道看我干啥。
  而且,车子是没牌照的。

  是不是仇家找上门来了?
  我首先联想到的是朱丽花的男朋友。
  他就经常来这里等朱丽花。
  也许是他,也许不是。
  我疾走到了公交站,看到那辆黑色无牌照的小轿车从后面跟上来后,开走了。
  我多疑了吧?

  或许他们只是来等别人的。
  回到了青年旅社,我看到了未接来电。
  不论是夏拉,还是丽丽,我都习惯她们联系我,因为她们联系我,除了想我就是有事。
  我当然更希望有事,想我也可以,有美女想我,我自然欢喜。
  办事,办女人两不误,多么好。
  未接来电是夏拉。
  我回复了夏拉的电话,问她有什么事找我。
  夏拉说道:“你下班了啊?”
  我说:“是,刚下班,你找我啊?”
  夏拉说:“想你了呀。”

  我说:“是想我了,还是想上我了。”
  夏拉嗔骂:“讨厌。人家是想你了的。我打电话是想和你聊聊天,想和你吃饭,可是还要加班,完成几个舞蹈动作,教会她们。”
  我说:“那么可惜啊,我都想去找你和你一起吃饭啊,好些天没见你,我都很想你了。”
  夏拉说:“说得那么甜,是不是骗我的呀。”
  我说:“当然不是,真的是想你了,想抱抱你了,然后做点少儿不宜的事。”

  夏拉撒娇说:“讨厌了。”
  我呵呵笑着。
  夏拉说道:“我和你说个事啊。”
  我说:“你表姐?”
  夏拉说:“我表姐等下说。我先说那个老板啊。大雷公司的。他这几天,天天找人给我送玫瑰花到我们公司来。”
  我说:“这真是一件好事。”
  夏拉问我:“你不吃醋呀?还好事?”
  我说:“本来就是一个好事,你想想看,每天拿着一大束花,拿去转手卖了也够每天的饭钱啊,你不要给我,我拿去卖。”
  夏拉笑了说:“我还没想到这个。”
  我说:“快去卖,不要扔垃圾桶。”
  夏拉说道:“好烦的,他总是这样子。唉,你要是这样子就好了。”
  我心里想,煞笔才去干这么个煞笔的事儿,花钱花精力送花不说,关键还讨不到她的芳心,有个屁用,要是真的追得到,还能如此大费周章?
  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干这么愚蠢的事情,得不到就算了,何必如此,你以为你天天送花就得到人家的心了吗?幼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