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2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她那机关枪一样开合的双嘴,老子真他妈想一巴掌扇过去让她说不得话满地找牙。
  我忍着怒火说道:“马队长,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你看吧,女囚们生病,的确是因为环境的问题,我知道女犯进来这是是来受惩罚的,可是她们和别的监室比起来,是受惩罚过头了啊。那个环境,真不是人呆着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去看过。”
  她打断我的话道:“谁说我没看过!进监狱,监区里有几个人资格比我老,进来这里,我比你们谁都早。我不像某些人,靠着不三不四的关系混上去一点,就得瑟,哪个监室我没有进去过?你说的那三个监室,我懂,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还忙,你先回去吧!”
  我眼看求着不行,有点恐吓她的语气说:“马队长,大家同一个监区干活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让大家都难堪,你让我过得去,我也让你过得去,这不好吗!”
  马玲抬起眼睛问我:“哟这是要恐吓我吗?可以啊,你可以让我过得不好!请!请便!”

  我看她不为所动,说道:“不就是申请调动监室吗?很难吗马队长?”
  她摇头啧啧说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你知道什么叫无利不起早吗?没有利益,没有这个,没有钱,谁让她随便调动?想住得好,可以啊,拿钱来啊,你让她们凑每个人三万,马上让她们搬!”
  我终于知道了,为何那三个女囚们申请了那么多年的调动监室都调动不了的原因,有钱,可以搬去别的监室,没钱,不好意思,你们继续呆在这里。
  这家伙,可谓黑到家了。
  我说:“那看来马队长是真的不会签字了。我只好直接去找监区长了。”
  她说道:“如果监区长同意,我没话好说!”
  我转身直接走了,再见都不说。

  艹,马玲。
  这家伙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狠狠教训她一回,她还太把她当一回事了!
  我怒气汹汹出来,然后回到自己办公室,马玲不怕我,不给我点面子,刚来的监区长总会给我点面子!
  我马上去找了监区长,到了监区长办公室门口,我正要敲门,听见监区长好像在接电话。
  要有礼貌,有天大的急事也要等领导接完电话才能敲门。

  我听了一下,果真是打电话的。
  听到提到马队长三个字?
  貌似听到提到马队长三个字?
  我把耳朵靠在门上,听里面说什么,果然提到马队长的名字。
  只听到监区长说道:“好的好的,刚才马队长也打来了电话和我说这个事情,康指导员你就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康指导员!
  又是康雪?
  我马上联想到,马玲电话给了康雪,让康雪电话给我们监区长施压,不能让监区长给我称心如意的把几个监室给调了。
  为什么落架的凤凰还那么牛?
  因为康雪虽然被调走了,可她还是有人撑腰的,她也有背景后台的,连贺兰婷觉得棘手难以对付的。
  更别说我们新来的监区长了。
  等她挂了电话一会儿后,我才敲门,我要去证实,是不是真的她们串通好了,让她们卡住了,她们的能量真有那么大?
  我进去后,监区长对我微笑,然后还是给我倒水,我说谢谢接了水杯然后说道:“监区长,我找你有点事。”
  监区长伸伸手示意我坐下:“你坐你坐,有什么事,你说。”
  我站着,说:“我就不坐下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啊我们监区的有三个监室,是建在了那个下水道通风口井盖的旁边,然后现在天气热,从通风口那里弥漫上来阵阵恶臭,苍蝇蚊子乱飞,女犯们生病了好几个,她们呢,想换监室,我们监区不是有部分监室是空着的,我想着,干脆让她们搬去那里好了,这样也是为了女犯们好。”
  我还是像对马玲一样的那一套说辞。
  说完后,我看着监区长,监区长咂咂嘴,说道:“哎呀,这个呀,说难也不难,可是说不难,也有点难啊。”
  我看着监区长,问:“监区长,哪里有问题?哪里难呢?”

  监区长说道:“小张啊,你有心让女囚们过得舒服过得好,有这份心,真是值得夸。可是啊,这女犯们来监狱,不是来玩的,来度假的,她们是该受到惩罚的。”
  这就和马玲那家伙对我说的话一个样了,我打断她的话说:“话是这么说,可是监区长,这三个监室的女囚,住的比别的监室差太多啊。”
  监区长笑笑,说:“小张,我告诉你啊,在我们A监区,这个人调动监室,都是要申请的,申请,是要钱的,少少也要万把块钱。我还是那些话,小张啊,监区里那么多的姐妹同事,要是想靠着那点工资过日子,早就饿死了啊,我们来这里,耗费青春,包括你,包括我,我们的时间难道就不比那些有钱人值钱?难道我们的青春和时间就是廉价的吗?这调动监室,当然可以,可要给姐妹们一点好处,她们才乐意呀。这是规则。不论是哪个监区,这都定死的规则,不是随便可以调动的。”

  妈的这样还有这么条规则。
  而且不仅是我们监区,连A监区都是这样的。
  看来马玲说的不是胡扯的,这群人,雁过拔毛,有能施展她们的能耐她们不卡点钱怎么行?
  监区长说道:“小张啊,你呢,回去和女囚们说一下,调动可以,但是呢,钱是必须的,一人三万,谁有钱,谁调走。没钱,对不起,不放行。不然啊,我这边签字同意了,姐妹们会对我很有成见,她们要是对我有了意见,隔阂,那我以后的工作,也就难做了啊!小张啊,这也是好事啊,让你去实施,你也有得分啊。”
  我攥紧拳头,尼玛的有得分,还以为来了一个新的监区长情况会好点,看来都不是善茬。

  我说道:“监区长,如果她们没钱,岂不是不能出来了?”
  她说道:“小张啊,淡定,淡定哈。不是不能出来,她们要是好好表现,很快出狱了也就不是出去了吗?小张啊,仁慈心是要有,但是面对这些人,没有用哈。你要是和我闹,我也帮不到你啊小张。希望你见谅了。”
  看来我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想要通过她们签字调动监室,是不可能的了。
  我说道:“监区长,可是她们都这样了,钱也没有,你有于心何忍她们这么受煎熬?”
  监区长笑笑,说:“她们是犯人。比你想象的能受煎熬。她们很多人都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来这里,就是让她们受煎熬来,不然,她们以后出去了,还一样犯罪进来,要让她们感到对监狱的恐惧,不敢再犯法!”
  我说道:“监区长,谢了,再见。”
  她举起杯子,喝茶送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