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2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这样吧,你们写一个申请书,然后签字,给我,我去帮你们一下。可是我不能给你们确切的能调走的话出来,因为这块不是我管,我要一层一层递上去让上面的同意签字,才能调走你们去别的监室。”
  监室长感动得热泪盈眶:“谢谢张队长,谢谢队长!”
  我说:“别客气,我只能说我会尽力,如果办不到,希望不要见怪。”

  她说:“不会的不会的。”
  我说:“徐男沈月,找纸和笔给监室长,让她写申请书,然后让三个监室的监室长都签字过来。”
  徐男沈月去拿纸和笔给了监室长,然后她写了申请书,然后三个监室的监室长都签字了。
  三个监室的女犯们听说我要拿着申请书去帮她们申请调动监狱,一片欢呼雀跃,兴奋的声音不绝于耳,然后感恩戴德的对我道谢。
  妈的,这我要是办不下来,不能让她们转监室,我靠,她们岂不是失望死?

  甚至会对我产生怨恨?
  为了如果办不到而不至于产生怨恨,我只好安慰她们说:“我一定会努力的,可是毕竟我不是有这个调动权,我也是向上面申请,大家等我的消息吧,如果我办不到,希望你们不要激动见怪。”
  有女囚喊道:“我们不要住在这里了!这里太恶心了!病倒了几个姐妹了!”
  然后群情激奋:“我们抗议!我们要离开这里!”
  这些此起彼伏的叫唤声音,整个监区的监狱楼楼道都听到了。
  我努力平复她们的激动情绪:“大家都不要吵!我说了,会努力的。”
  可是她们越来越激动。
  我看着徐男和沈月,徐男和沈月也有点不知所以。
  我只好对监室长说道:“你可以跟她们说一下,让她们不要这样子,搞不好上面觉得你们这样的话,不给调动就不好了。”
  监室长说好,然后转身去对她们大声喊话,可她们这帮女囚是因为平时压抑多了,根本都不理监室长的喊话,大家激动的抓着栏杆大喊大叫。

  徐男对我说道:“这样下去,不行。闹得别的监室也跟着发疯了!”
  女囚是压抑惯了,很容易情绪就会被点燃。
  我也有点害怕,问:“那怎么办!”
  只看到另外那边一个宿舍一个手晃动出来,伸出了监室栏杆外晃动,我侧身过去看看,是冰冰。
  我急忙过去,冰冰说道:“让我出去跟她们说说,不然等下别的监室一起闹起来,可能会出事。”
  我也没其他办法,急忙让徐男和沈月放冰冰出来帮忙。
  冰冰出来后,走到了三个监室的面前,惊奇了,三个监室的女囚看到她,顿时都静了下来。
  冰冰对她们喊话道:“姐妹们,张队长和我说过了,他会努力帮你们申请调动监室,你们这样子喊叫,只会害了他呀。大家一定要耐心等待,他不是有权调动监室的领导,他也要往上面申请,希望你们可以理解。如果做不到,大家也不要太怪她,我知道姐妹们住在这里难受,生病的姐妹,我会申请和我对调监室,让她去我那个监室。”

  顿时女囚们喊起来:“你不能来我们这里,身体会吃不消。”
  冰冰喊道:“我身体很好,大家都不要再吵了。”
  有个监室的监室长喊道:“我们不吵了,但是你不要过来我们这里,我们也不会和你对调监室的。”
  女囚们喊道:“对!不会的!”

  冰冰说:“谢谢你们心疼我,大家给张队长一点时间,好吗?”
  女囚们异口同声:“好!”
  然后大家的眼光都期盼的看着我。
  我看着她们,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

  只不过要求调个监室,有那么难吗?
  我就不信了。
  在她们期盼的眼光中,我离开了。
  徐男和沈月把冰冰和那位监室长关回了监室。
  回到了办公室后,徐男对我说:“队长,调动监室,没有那么容易的。”
  我问徐男:“有什么难处?”

  徐男说:“你这边同意了,签字,还要上报马玲马队长,马队长签字同意,然后送副监区长,副监区长同意后,监区长和指导员都同意了,才能调动整个监室的女犯。”
  我靠。
  我说:“妈的这么复杂啊?”
  新来的监区长和指导员卡不卡我我不知道,但是马玲马队长,副监区长,和我不对头,一定会卡住我。
  徐男说:“如果是单个的女犯,就没有那么麻烦,但是也要经过马队长的同意。甚至可能也要副监区长的同意。如果她说不行,那我们是没办法调的。”
  我靠在椅子上,点了一支烟,这他妈的马玲一定要卡住,我怎么办呢?
  贺兰婷。

  他妈的,我就直接跳过马玲这边,让贺兰婷来压监区长,我就不信马玲那么厉害,贺兰婷让监区长同意女囚调动监室,马玲还能卡得住的话,算她有本事。
  我说:“那这个怎么办,不如这样,你帮我拿着这个申请书,去给马玲看看,看她怎么个态度?”
  徐男说道:“她一定会卡住。不会签字的。”
  我说:“艹她个马玲!我自己去,我看她说什么先!”
  我去找了马玲。
  找到了马玲后,我对她打招呼:“马队长好。”
  她用斜眼看了看我,然后从鼻孔里哼出了一声,算是回复我了。
  我带着笑脸说道:“马队长,我来找你,是有点事情和你申请一下。”

  她正在看着女犯分数的单,听到我有事要申请她,她合上了,说道:“你神通广大,找我申请做什么?”
  她没好气的语气。
  我说道:“是这样的马队长,我们监区的有三个监室,是建在了那个下水道通风口井盖的旁边,然后现在天气热,从通风口那里弥漫上来阵阵恶臭,苍蝇蚊子乱飞,女犯们生病了好几个,她们呢,想换监室,我们监区不是有部分监室是空着的,我想着,干脆让她们搬去那里好了,这样也是为了女犯们好。”
  谁知她冷眼看我,质问我道:“女犯们是你姐还是你妈了!”
  我一下子愕然,他妈她这是纯粹的带着骂架的精神来和我对话的。
  这货真他妈不吃敬酒吃罚酒,我还说如果她很容易的通过了我这个申请,我可能会让薛明媚不要报复她,可是,看来她真的是要铁了心跟我一条道斗到死了。我真是幼稚天真啊,还心存妄想她会看在我有副监狱长撑腰的后台怕我。

  马玲继续破口大骂:“女犯们犯罪了进监狱,是来坐牢的来让她们受惩罚的!不是来住宾馆的!想舒服,好好表现滚出去外面住家里去啊!有能耐就不会来这里住监狱啊!生病谁不生病,你不生病吗!生病就怪下水道,生的神经病啊!你不是刚好是治疗神经病的心理医生吗,她们生病你去治不就得了!找我做什么!还调动监室,神经病直接扔神经病院,死了就扔火葬场!调动,没门!”
  日期:2015-08-02 16: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