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1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哪有,平时我想要你了,我都很想去好吧。”
  她娇嗔道:“色狼。”
  我说:“嘻嘻,大爷马上到。”
  打了个的士过去夏拉那里。
  夏拉见到了我后,抱住我。
  然后亲了我,我可没心情和她腻歪,拉着她去吃东西。
  到了对面的烤肉店,点了菜,我问:“你表姐和你说了什么?”
  夏拉嘟嘴说道:“你都不关心我的哦,一来就先问这些。”

  女人,女人啊,女人的思维总是特别的怪异。
  我耐着性子说:“我是担心她要做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嘛,我是紧张你啊。”
  说着我握住夏拉的手,夏拉高兴的嘟嘟嘴,然后让我亲她,我只好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夏拉一边调料,一边说:“我表姐刚才给我打了电话,说你害了她,说你有后台,害着她被处分了。”
  我急忙说:“哪有什么后台啊。那她有没有说因为什么事?”

  夏拉说:“没有。”
  我说:“你表姐啊,是因为监区女囚们打架斗殴的那件事。领导们都说了,事情闹得太大,有几个都重伤了,拿着凶器砍杀,你表姐是因为失职,所以被处分了。什么叫被我害的她啊,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呢。”
  夏拉说:“那她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说:“一定是你表姐还在怀疑我,所以想让你帮着她来害我,这么说的。她是这么怀疑我,可是我真的没有去害她,我哪有什么后台啊。”

  夏拉说:“她说副监狱长是你的后台。”
  我说:“乱讲。”
  夏拉说:“我表姐还说,让我好好看着你,靠近你,打听你,她说她怀疑你和副监狱长有一腿。”
  我一副不屑的神情说:“你表姐是不是疯了啊,我和副监狱长有一腿?我有那个本事吗?”
  夏拉问:“真没有呀?”
  我对夏拉说:“如果说,她也许也会离间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信吗?”
  夏拉说:“我也有想过啊。我现在回去和她住在一起了,她也是几天才回家一次,也从来不带以前经常带的那些什么账本表格回来,我找都找不到了。”
  我说:“看来她是有另外一个放这些东西的地方了。总之,你还是要小心点你表姐。”

  夏拉说道:“她让我找机会送你一部手机,手机上有窃听器。”
  我看着夏拉,忙问道:“手机呢?”
  妈的康雪,还真是有心机啊。
  夏拉说:“她还没给我,说这两天给我。”
  我想着,如果我拿到了这部手机,如果我平时打电话给贺兰婷什么的,她一定就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了,我得拿了这部手机,然后和贺兰婷商量一下,放一些假消息给她,混淆她们的判断,影响她们的下一步路,然后葬送她们。
  我说:“要不这样,手机呢,你拿到后照样给我,我呢,平时拿着其他的打电话,这个手机呢,有窃听功能,我就放一些假消息给她。不过,要是也能在你表姐装一个窃听的功能,那就好了。”

  夏拉说道:“那我问问我表姐,这样的手机在哪里买到。”
  我说:“聪明。你越来越聪明了,真是值得夸奖。”
  夏拉不无担心的说:“我是害怕,你被我表姐害死了。然后有一天,她也害死了我。”
  我说:“是啊,我们就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一条船上的人,我们只有合作,才能对付你表姐。”
  夏拉又说:“我表姐还说有个事让我去办。”
  我问:“什么事?”
  夏拉说:“她让我汇钱进一个帐号,汇三十万,她给我现金,然后我去汇。”
  我奇怪的问:“她为什么不去?”
  夏拉说:“我也不知道,她以前经常让我做这样的事,最近她没让我去做了,可现在又让我去汇钱。”

  我问:“对方叫什么名字,你汇钱的那个帐号开户名叫什么?”
  夏拉说:“每次汇的都不一样,叫什么的名字都有。”
  我说:“怎么那么奇怪哦。”
  夏拉说:“我早就怀疑我表姐做犯法事情,怕被查到,所以才这样的。”
  我说:“你照样汇款,然后告诉我对方帐号的开户名,我如果能查,就查查看对方到底干嘛的,就知道你表姐和什么人接触,也能推断出一二。”
  夏拉点点头。
  正说着,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晃晃,表姐两个字。
  是康雪打给她的。
  我说:“接吧。”
  夏拉接了电话:“喂,表姐。嗯,好,好,好的。回去,等会儿。你也是。再见。”

  夏拉挂了电话后,对我说:“我表姐叫我回去,回家,她有事找我谈。”
  我说:“应该是谈刚才的事。”
  康雪这一次,是完全的确认了我和贺兰婷真的是同一战线的,她可要下足精力对付我了,以前只是在怀疑,而现在,完全是暴露出来了,她们同时也知道了贺兰婷是对付她们的,这下子,以后还有得明争暗斗了。
  我说:“那就回去吧。”
  夏拉嘟起嘴,说:“可是我舍不得你。”
  我说:“舍不得也要去啊,大局为重,乖。”
  夏拉坐在我身旁:“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一个晚上。”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说:“乖,我们改天吧,等你拿到了手机,然后办了事,我们再聚聚,你去看看,你表姐还有什么表格啊,单子啊,账单什么的,能拍照就拍照出来,看看有没有用。”
  夏拉摩搓了两下我的手心,说:“嗯,那你要想我啊。”
  我说:“好的,我做梦,上厕所,吃饭,上班,都想你,想死你。”
  夏拉甜甜笑了一下,说:“是不是骗人的,以前你都从来不说过这样甜言蜜语。你骗了多少女人。”
  又来了。
  我说:“天地良心,我对你说的这个话,是独一无二的。”
  两人吃完了,我去买了单,出了外面,又是亲昵了一番,然后送她走了。
  看着她离去后,我回到了青年旅社。
  康雪今晚一定睡不好觉,心情估计跟我这几天的糟糕程度有得一比。
  次日,我回去监狱,收到了复职的消息,换了衣服,我去上班了。
  A监区的监区长已经来了,召集我们开会,我过去后,所有A监区上班的同事们都已经在会议室了。
  上面,站着一个四十岁这样的女人,看起来,似乎很凶啊。
  旁边的人说,她就是A监区的监区长,新任A监区的监区长,然后不到半个月,就和我们监区长对调调到了我们监区当监区长。

  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看她要干点什么。
  她先自我介绍,然后巴拉巴拉一番客气话,接着轮到我们自我介绍。
  当轮到我自我介绍的时候,她问了我多几个问题:“你是张帆?”
  我说:“是。”

  心里打鼓,她认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