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1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艹她大爷,我为什么那么怕她。
  这时,上面的领导总算说完了,然后说别的事,当提到了B监区发生女囚群架斗殴的事情时,一下子B监区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坐直了身子。
  包括我在内。
  政委领导拿着手里的稿子念道:“下面是关于给予康雪等同志纪律处分的决定,根据监狱管理局《关于给予康雪同志行政处分的建议》文件要求,本月初,我监狱B监区发生了一起女犯群架斗殴事件,给监狱带来了极为恶劣的负面影响,监狱方与监狱管理局在经过调查之后,认定康雪同志存有对本职工作不认真负责,未依有关规定履行自己的职务,犯有失职的责任,作出《关于给予康雪同志行政记过处分的决定》,给予康雪行政记过处分,同时,康雪调到A监区任指导员,A监区的现指导员,调至B监区任指导员,并执行管理局有关处罚规定。

  鉴于康雪同志所犯主要错误事实,监狱将《关于给予康雪记过处分的请示》上报并经监狱管理局办公会议研究同意。为加强管理,严肃纪律,教育本人,警示他人,经管理局局领导班子会议研究决定,给予康雪记过处分。B监区监区长对下辖的指导员康雪监管不力,致使其擅自脱岗失职并造成不良影响。B监区监区长xx同志对此事负有领导责任。
  经局领导班子会议研究决定,给予xx警告处分,责令其深刻检查,彻底纠正类似问题。同时,xx同志调至A监区任监区长,A监区的现监区长,调至B监区任监区长,并执行管理局有关处罚规定。监狱管理局要求,全监狱要以此为戒,深刻反思,坚决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这下,我总算松了这口气,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康雪,你这次算是被折了一把了,从B监区到A监区,从颇有重要的地方下调下去。
  从今以后,我在B监区,头上的那团破乌云,终于彻底的化开了。
  他大爷的,老子终于翻身做主人了。
  我看着康雪,监区长,她们两个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脸上没有表情,并不代表心里没有任何的波澜,相反,她们的心里一定有一千万个艹尼玛奔腾而过,她们一定想不通,为什么变成这样子,其实连我自己也想不到,为何变成这样子,我之前一直认为,被赶出去的人绝对是我。

  没想到,是她们。
  不过,没有被开除,只是平调。
  而除了对我们B监区的监区长和康雪指导员的处分,还有两个监区的监区长和指导员对调之外,并没有对其他任何人的位置有任何调动。
  但这对我来说已经够满足,背黑锅的不是我。
  很快我就又能恢复工作。
  我胡汉三,他妈的不用走了!
  退场的时候,我掩饰住自己欣喜若狂的心情,一脸平淡,像康雪和监区长一样,随人流走出去。
  康雪和监区长快速走出会堂,然后消失了。
  我回到了自己宿舍,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了一番。
  这么好的日子,不庆祝一番怎么行。
  我出了监狱。
  可我最该感谢的还是贺兰婷。
  我给她打了电话,这次她接了电话,我说:“每次给你打电话,你都爱理不理我,以为你真的抛弃我了,没想到你默默在背后帮了我,谢谢你,表姐。”
  她说:“没什么好谢,监区出事,本来就是监区长副监区长指导员的责任,关你什么事。我只不过抓住了这点。”
  我问:“表姐,她们是不是真的要推我出去背黑锅,然后是你帮了我的。”
  贺兰婷说:“今后,不管哪个监区,出这样的事,全部都是监区长的责任!每次出事,就拉着一个小狱警,小管教,小队长,来背黑锅,不刹住这股歪风,监狱还有得乱的!”

  我问道:“那表姐,这样子一来,她们两个在监狱里干的那些不法的事,我们岂不是挖不到证据了吗?”
  贺兰婷说:“原本监狱长是她们一边的,我跟上面打了招呼,硬是要她们改了处分决定,监狱长对我有了意见。康雪她们一定知道了,我和你是同一条船的,以后你更要小心。我想彻底把她们弄出监狱的,抓不到就抓不到了,不让她们继续祸害女囚也好了,可她们的后台也没有那么简单。我是为了你,为了留住你,才和她们彻底翻脸。”
  我说:“真的啊表姐,那我真是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了,你对我那么好,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报你了。”
  我心里涌起一阵感激。
  贺兰婷说道:“你少恶心我,我留住你,是想你欠了我那么多钱,没还完钱,而且你拿了我那么多钱,不继续帮我做一些事,怎么行?”

  我说:“其实我是知道你舍不得我。”
  贺兰婷道:“别自作多情。我提醒你的是,A监区长和指导员到了你们这边,也不会干干净净,你还是要和她们合作,否则她们首先对付的可能是你,我也没那么多精力去罩着你,做关系,不用我教你吧。”
  我说:“表姐,你那么厉害,为什么不干脆一下子铲除了这群害群之马?”
  贺兰婷说:“我一个人,动了那么多人的奶酪,在监狱干活的这群人,很多人都有背景后台,你要我一下子得罪了全部人吗?我还没那么大的本事。先顺着做下去,以后再说。”

  我说:“是,表姐。谢谢你。”
  她连再见都不说,直接挂了电话。
  原本还想叫她出来,请她吃饭,她既然挂了电话,那就算了,我给王达打电话,不通。
  可能送货下乡还是什么了。
  打给谢丹阳,也不通,或许是在监狱忙着加班。
  打给安百井,不接。

  靠,这群家伙都忙什么去了。
  正纳闷间,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夏拉的。
  夏拉找我啊。
  夏拉找我干啥子。
  喝酒吃饭,开房睡觉?
  管她,先去喝喝酒再说。
  我接了电话,她告诉我说:“我表姐给我打了电话,谈到了你。”
  我急忙问:“她都说了什么。”
  我很想知道,康雪被处分了之后,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而且下一步是什么打算。

  夏拉说:“你想不想见我?我想你了。”
  我说:“想啊,我很想你,现在就想见到你,你在哪里。”
  夏拉说:“在公司,你来公司楼下,我们去吃烤肉好不好?”
  我说:“好马上去。”
  夏拉说:“有事跟你说,你想知道的,你才那么快,平时叫你,你都不想过来。”
  日期:2015-08-01 1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