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1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智慧转身就走:“祝你好运张警官。”
  看着她的背影,我又点了一支烟,我的心情没那么烦闷了,她真是个奇女子。
  我回到了监区的办公室,管教狱警们见到我,还是跟我打招呼叫队长。
  毕竟我只是停职,还没有被撤职。

  我名义上还是她们的队长。
  坐在办公室,我叫来了徐男,问她监狱对这起事件的处理情况。
  可谁想,徐男告诉我的一切,让我大吃一惊,监狱从快处理,参与斗殴的人,全部都有处分,禁闭的,扣分的,各种处罚,可是却不深究组织者,只是处分参与斗殴的,就算是送去了医院的,两个重伤的,也照样给予扣分的处分。而对于幕后的大姐大,薛明媚这些,却不深究,不追查,究竟什么情况,怎么回事,搞不清,搞不懂。
  难道,就这样?
  然后就把我推出去当黑锅背,然后就没了?而对于监区的监区长康雪等领导,就这样不闻不问?
  就这样处理?
  这不就是明摆着让她们除掉我的阴谋得逞了?
  还有就是,为何康雪她们不借此深究除去不合作的冰冰呢?

  真是奇了怪了?
  我问徐男,薛明媚怎么样。
  徐男说她每天该干嘛还是干嘛,该干活干活,放风放风,上课上课。
  我说:“男哥,麻烦你去把她叫来一趟。”
  徐男去叫了薛明媚。
  不一会儿,薛明媚来了。

  薛明媚,搔首弄姿,进来就开始了。
  她对我又是骚又明媚的一笑:“大王今天要临幸小女子了啊?”
  我说:“临幸你大爷了。好几天不见,你又骚了啊。”
  薛明媚坐下来,说:“说吧,今天找我谈事还是要做事?”

  我说:“你想谈事还是做事?”
  薛明媚说:“我想做事,好久没做事了,心好空。”
  我扔给她一支烟,说:“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心情还那么的好啊。”
  薛明媚伸手,示意我给她打火机,我扔过去,她自己点上,优雅的抽了一口,然后优雅吐出来,说:“对于很多姐妹的受伤,我感到很难过。你知道我也不想这样。”
  我说:“你这是胡扯吧,你不想这样,那你还让你的人带着武器去捅人家?”
  薛明媚说:“我不想解释太多,我不这么做,被捅的人就是我。”
  我说:“你有于心何忍!”
  薛明媚要站起来:“张队长,要是你找我还是谈良心的话,那就不要谈了。”
  我说:“你先坐,别急。我跟你聊点其他的。”
  薛明媚坐回来,说:“聊什么?聊你什么时候被开除吗?”

  我咬咬嘴唇,说:“你也是老话重提吗?怎么处分我,上面自然有领导的分寸。”
  薛明媚说:“对,这应该不轮到我去操心。”
  我好奇的问:“上面没人找你?”
  薛明媚问我:“现在你不是问着吗?”
  我说:“我的意思是说,监狱方没有来查你的吗?”
  薛明媚问我:“你不是监狱方吗?”
  我明白了,她以为我是监狱方派下来查这个案子的。
  我问:“你怕吗?”
  薛明媚说:“我怕什么,你能查到什么,谁会说我是主谋?我完全可以说不是我主使,虽然你知道我是。”

  我说:“其实我不是上面派下来查这个事的,只是我好奇来问的,上面好像不管这个事了。就这样没了。”
  薛明媚说道:“这对领导们来说是个好事,她们不会想让外面的知道这里发生了大事。”
  我说:“可是居然不查下来。”
  薛明媚说道:“张警官,你很希望我被查,被关禁闭?被处分?”
  我说道:“不是,你别乱想,我从来没这么想过。”
  这上头到底在想什么。
  搞不懂。
  薛明媚说道:“我无所谓你们查不查,倒是我想问的是你什么时候被赶出监狱。”
  我说:“我被停职了,处分决定很快就下来。”
  薛明媚貌似开心,却又像是苦笑:“那这么说,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

  这话一下子让我心里也不舒服起来,面对她,也有了一种诀别的感觉。
  如果我被撤职,今后我再也与她无法相见,或许薛明媚十年八年后出去,会和我见面,但更大的概率是,以她这么个性格,十年八年后出去,她绝对不可能和我相见,而且,她还能活着出去吗?
  我也苦笑了一下,弹了一下烟灰,说:“或许吧。”
  薛明媚看看窗外:“出去很好。”
  我说:“工作丢了,有比这更好的吗。”
  薛明媚说:“就是流浪乞讨天涯,也比在这里好。”
  我说:“你是说你自己,我是说我。”
  薛明媚说道:“我们都是。我们都会成为别人的棋子,利益为上大鱼吃小鱼的这里,我们最终的结果都是被吃掉。我记得,李斯被赵高害死行刑腰斩前,对他儿子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我想同你再次牵着黄狗出上蔡东门追捕野兔,还可能吗?如果能出去,我倒是想同你一起去流浪天涯,哪怕乞讨。”
  我说:“呵呵,每个人想要的东西都不一样。”
  薛明媚问我:“还有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吗?”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薛明媚说道:“或许,我此生都活不出去了,你独自珍重。”
  我看着她,她的眼里蒙了一层雾。
  她迷茫着,再也没了那强装出来的明媚坚强。
  我突然想到一种花,很贴切薛明媚的花,我的耳朵里响起一首许魏的,蓝莲花。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穿过幽暗的岁月,也曾感到彷徨,当你低头的瞬间,才发觉脚下的路,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的蓝莲花。
  我说道:“我说过,如果我留在这里,还能帮着你。”
  薛明媚看着我:“你走吧。别再留恋这鬼地方。”
  我咬咬牙说:“我不相信我帮不了你!”
  薛明媚说:“别傻了。”
  我说:“不就是康雪几个女人吗,她们。”
  原想说她们算什么东西的。可是我自己又算什么东西,我如果厉害,早就干掉她们了,还能让她们在这里呼风唤雨为所欲为,想坑人坑人,想整人整人,想害人害人,想谁死就谁死。

  薛明媚急忙说道:“别再说了!”
  我说:“其实就是她逼着你去做这些事的,对吧。我知道你永远不会承认,因为你怕我被牵连,也怕你自己遭受到迫害。薛明媚,我不相信,不相信她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我也不想看你成为她们的傀儡!你读过那么多书,知道什么叫过河拆桥,兔死狗烹,你这么帮着她们,你以后的下场,也不会是个好下场。”
  薛明媚问我:“那你说我还有得选择吗张警官。”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她还有得选择吗,她不去干,她就是死。
  我说:“你回去吧!”

  薛明媚说:“你想帮我?别浪费力气了。”
  我说:“你回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