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0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酒吧歌手的年纪大都比较大,三十加的,唱的大多是老歌。

  一个三十多岁的短头发的女子,唱一首陈慧娴的经典歌曲月半小夜曲。
  酒吧里好多人挥舞着手,是挺好听的。
  我等着有点憋尿,就去上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出来后,我看见彩姐在走廊角落尽头打电话。

  我想了想,本不想打扰她,可我突然想去偷听她和谁打电话,在聊什么,是不是酒店的事。
  我偷偷的沿着墙壁过去,到了她身后,闪躲进角落桌子旁。
  接着,听见她打电话的声音了,我躲着后,她刚好转身过来,一边踱步一边说话,还好我躲得快,不然就被发现了。
  只听她说道:“天天来酒吧,也只是听听歌啊。结婚?没那么早,结婚会通知你的。换男朋友?没,换男伴就有。鸭子?哈哈,说到鸭子,靠近我的这样的帅哥就很多。哎最近我见有一个男孩,和我初恋男朋友的性格挺像的,可以玩玩。不过有点难办,不像其他男的花点钱就行。我可能要大出血。钱嘛,挣来就是花。哈哈。好了不和你说了,记得你的美容店开业给我电话,我再忙也挤出时间。好,再见。”

  我的心咯噔一下,老子还想玩她,没想到,从一开始,她是带着和我玩的心态。
  我的心突然好难过,我以为她会投入了感情,我以为凭着我的努力的魅力,搞定她了,所以她才心甘情愿的让我去她准备开的大超市管事,可谁想,她却是说,她只是在投资,也只是为了钓到我而已。
  敢情,我才是那条鱼。
  呵呵,我苦笑,我和她,我以为我在设计她,其实她也在算计我。
  我们两的关系,真是有意思的可笑。
  我不知怎么回事,特别的难过,我以为她依赖了我的,我以为她会成为我梦中保护我的那个大姐姐的,可谁知。

  彩姐出去后,我再也没有了和她纠缠下去的心情,一切好像都变得没有了意义。
  我没有去大厅,直接从隔间出了外面,然后漫步在街头。
  悲哀。
  一种悲哀的感觉升上来。
  我打了的士,去了青年旅社,然后也不洗澡就躺下睡觉,全身无力,没劲。
  昏睡过去。
  醒来是早上。
  抽了一支烟,看到自己没有脱衣服,睡了一晚上没有脱衣服。
  抽着烟,我想着,我已经被停职了,我好像已经无所事事的了,我跟一个街头流浪的没两样了。
  所有人一夜间貌似都要抛弃我吗?
  我爬了起来,再躺下去,我心里更不爽。
  起来后,我去了市里,到处转转。
  可我没心情转。
  我回去了监狱。
  好像,那里才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回到了监狱了,看着这个鬼地方,心里竟然有了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呵呵,真是奇怪。

  我竟然留恋这里,而且特别的留恋。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知道自己被停职了,但是我还是想上班。
  可再也没人来烦我了,平日来烦我的那些人,那些电话,再也没有。
  下午,我去了放风场。

  我想见见柳智慧。
  她到了那个点,出来了。
  我走了过去。
  两个管教识趣的下去了。
  我坐在柳智慧的旁边,她自己在做运动,伸懒腰,踢腿呼吸空气什么的。

  我发现她的一字马好美。
  完全是艺术欣赏的眼光,我现在没有了欲望的心情。
  我抽着烟,也不说话。
  她抬头向着天空,天空飘着一点点点的一颗一颗小雨,这种天气阴沉沉,不过很凉爽。
  柳智慧闭着眼睛,呼吸了两口空气,问道:“张警官,怎么了?心情不美丽?”

  我说:“我被停职了,因为斗殴的事情。我可能是被推出去背黑锅的。”
  柳智慧说:“哦。”
  淡淡的口气,事不关己的口气。
  我心情变得更沉重,我说:“我靠我都那么不高兴了,你作为我的朋友,就不能安慰我两句?一个哦字?”
  柳智慧说道:“世间一切,除了生死,无需看得太淡。你有手有脚身体健康,一个大男人,离开了这里就会死吗?”
  我说:“想是这么想,可我还是难受。”
  柳智慧说:“我心目中能叫做男人的职业,只有几种,我最喜欢的一种是战场上浴血奋战铁骨铮铮的军人,一种是商场里哪怕屡战屡败依旧内心坚强最终能呼风唤雨的斗士。你能成为哪种?”
  她看着我,说:“你在战场上,敢上吗?你在商海里,如果失败了,一无所有,你就是那个跳楼的弱者。弱者不配拥有幸福。”
  我羞愧的说:“想是这么想,可我还是难受。”
  柳智慧笑笑,说:“你比所有这些在监狱里坐牢的人都幸运,或许对比一下,你会感到你其实是很幸福的。对比起我呢?”
  我看着她,说:“抱歉,提到这样事,你们总是不会开心的。”

  柳智慧看淡的笑着说:“没什么事可以伤到你,除了你自己。你是来找我诉苦,寻求我的安慰的是吗?可是我想,你应该回到你妈妈的怀里,哭着求她让她安慰你哄你。”
  她有些嘲笑我的意思。
  我说:“我的确是来找你诉苦的,也许我真的没有我自己想象中的坚强,对比起你来说,我真的是一个心理上的弱者。我只是想问你,如果遇到不高兴的事,怎么才能够让自己不去理会这些,如果我想自杀呢?”
  她突然说:“跟我睡一觉吧。好吗?”
  我的心突然砰砰砰的剧烈跳起来,她说的这个,是真的?
  她想和我睡觉?
  要我睡她?
  不是。
  是她要睡我?
  我问道:“你说真的假的?”
  柳智慧伸手对我说道:“真的,你喜欢我,是吗?你看,我身材好吗?”
  她展示出她S的身材,我情不自禁道:“你不是玩我吧?测试我吗?”
  柳智慧说道:“看来还是有了防备心啊。”
  我说:“艹,果然在测试我!”
  柳智慧说:“现在你的心情是不是没那么难受了?”
  我想了想,说:“好像是真的啊。”
  柳智慧说:“摆脱坏心情的方式有很多种。就像失恋了一样,你老是原地不走,走不出自己的痛苦内心,一辈子都要这样吗?你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改变一下自己的心情。你可以去找找其他的朋友谈谈做其他事,工作没了,没关系,或许做其他,你会有更大的成就。”
  我开她玩笑说:“那你作为我的朋友,难道看我这么痛苦吗?要不你就牺牲小我,让我高兴一下,然后我可能就好了,去做生意真的会有大成就。”
  日期:2015-07-31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