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0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拉说:“衣服。我不是开了网店,她想订制衣服,想给我拉单。”
  我说:“那么好啊。是不是别有企图?”
  夏拉说道:“我也不知道。那我该怎么好?”
  她这样也太依赖我了,这样还问我。
  我说:“去啊,有生意先做啊,我估计,你表姐可能不单单说做点什么照顾你的生意的事,也许她先收买你,想安抚你的情绪,然后到时候,可能还让你帮忙做点什么事都有。你先回去吧,然后到时候看看有机会弄到证据,尽量。”

  夏拉表示明白。
  吃饱喝足,去了夏拉的住处,进去后,她转身抱住我,亲了上来。
  我抱住她的小腰,配合了起来。
  那感觉,那长腿,爽就一个字。

  结束后,洗澡后两人躺在了床上。
  夏拉很累,她先睡了过去。
  一会儿后,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夏拉今天奔波劳碌回来,然后又和我来了一场大战,累得沉睡,她根本就察觉不到手机在响。
  我拿过来看,是大雷的那个老总。
  估计知道夏拉回来,就打夏拉的电话了。
  然后,又打了两个。
  我没有接。
  后来,来了一条信息,直接显示在手机界面上:夏拉,我在你们楼下,下来吧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日,这厮缠着不休了。
  我要给他回复信息,让他滚蛋。
  我想划开解锁,但是划开,却有密码。

  密码?
  鬼知道密码是什么。
  算了。
  关机。

  帮她关机。
  谁知躺下不到五分钟,外面门响了起来。
  一定是那家伙,找上门来了!
  大爷干脆让他一次性死心!
  我就穿着一条短裤,把头发弄乱一点,为了保险起见,我拿着一把水果刀插进身后裤带里,然后去开门。
  开门,果然是他。
  他穿得整整齐齐,貌似刚加班回来,手上拎着一个纸袋子打包的不知道什么好吃的很香的东西。
  他没想到是我开门的,愣了好久。
  我则闻到了他打包的纸袋子里烤鸡的味道,是烤鸡。
  我看看他,他也看着我。
  我问:“是你,什么事?”
  他开口:“夏拉呢!”

  他的双眼发红,像是发火的斗牛。
  我说:“刚和我折腾完,现在在睡觉,有什么事就快点说,说完回去睡觉。要不要帮你叫她?”
  他恶狠狠看了我一眼,说:“我们可以谈谈!”
  我走出去:“说吧,谈什么?谈夏拉,对吧。”
  他点了根烟说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看上你?”

  我说:“能不能给我一支烟?”
  他把烟塞回口袋,想不给我,我抢了过来,我比他力气大,然后又抢了他的打火机点烟。
  他说:“你是不是骗了夏拉,不然她为什么被你迷住!”
  我把烟盒塞回给他说:“谢谢你的好烟。大哥,我骗夏拉什么,你觉得呢?”
  他说:“你又没钱,什么也没有,你如果不骗她什么?她看上你吗?”
  我说道:“爱情有时候的确是用金钱的角度来无法解释的。还有就是,也许我比你懂她。哎不过话说回来,你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非要粘着她?”
  他说:“我就没失手过的,除了她!”
  呵呵,原来是不甘心,不是因为真爱啊。
  我说:“你是不甘心对吧,想你堂堂一个年轻的老总,搞什么女人都钓上钩的,偏偏这条鱼没有上钩,你心有不甘啊,可你能怎么办?她就是喜欢我。”
  他说道:“我觉得你这小子是为了骗钱骗色的。夏拉一定被你害了。”
  我说:“错!我对夏拉是真爱,我不是玩玩而已。”

  他说:“我呸你真爱,开个价吧,多少钱?”
  我奇怪的问:“什么多少钱?”
  他说:“离开她!”
  我说:“哈哈有意思,你说个价。”
  他伸出一个手指头,我说:“一百万!那么多,成交!”
  他说:“谁说一百万!十万!”
  我说:“十万,太少了大哥,一百万吧。”
  有钱人就是好,用钱砸死你,包括情敌。
  他说:“不可能!她还不值得我用这个价格来买。”
  我说:“唉我真替你感到可悲,那么多钱,那么多女人,搞谁不行非要搞这个。哎问世间情为何物啊。不过我理解你,你是不甘心。”
  他可没耐心听我?嗦:“十万,做不做!离开她。”
  我说:“一百万。”

  要是有一百万,我**发了!就是没了夏拉这块肉,没有了夏拉这边的线索,我无所谓,我慢慢从别的地方查,一百万啊!
  而十万,不太值。
  他说:“你别做梦了!我只能给你十万!”
  我笑了笑,说:“呵呵,你那么有钱,一百万也不算多。”
  他说道:“我为了这么个女人,一百万,不可能!我警告你,唯一的一次警告,就这次,如果你不离开她,有你好受。”
  我问道:“怎么样?找你的手下?公司的人?黑道?来干掉我?”
  他说:“甭管我什么手段,你要是不离开,别说我威胁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有钱不要是傻子。要是不离开夏拉,我让你好受!”
  我语重心长的说:“唉,大哥,何必那么执着呢?”
  他说:“我没功夫和你再多说废话,要是下次我还看见你和她在一起,我让你不好过。”

  我从身后掏出刀子,然后在他面前晃了晃。
  他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后退:“你你你要做什么什么!”
  我逼着他到了角落,他靠着墙上。
  我说:“既然你要弄死我,我就先下手为强了!”
  说着,我恶狠狠的装着要动手。
  他急忙喊道:“不是,不是!别,别这样我求你!我是开玩笑的!”
  我说:“我很爱夏拉,要不我们可以一起玩命!”
  彩姐看了我一会儿,说:“我说了你就是个小孩。”
  我晃了晃酒杯,说:“可能真的像个小孩。”
  彩姐说:“是是,不是像。”
  我问道:“在你眼中,我真是个孩子吧。”
  彩姐说道:“只有孩子遇到了不高兴的事情,才有资格哭泣悲伤。你说你是小孩吗?”

  我笑笑,说:“让你见笑了,对,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做就是了,可是被整出来,心情还是很失落。”
  彩姐说:“你那么善良,还有人整你?”
  她在夸我,夸得我心里舒服。
  我说:“为了利益,当然有。领导让我去处理一些事,摆明了推我出去背黑锅,结果事情真的没处理好,她们想借此赶我走。”
  彩姐说:“其实不用去想太多的,静静去等一个结果就好了。走也未必不是好事。没地方去,我接纳你。”
  我抬起头看她,这一刻,她真像一个圣母一样,张开了她广大的胸怀来容纳我这个找不到方向的流浪孩子。
  相比起贺兰婷的冷冰冰,我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一丁点儿的温暖而已。
  我说:“谢谢你彩姐。”

  她对我又是温暖的一笑。
  这样的人,也难怪手下那么多人死心塌地跟随她。
  她的手机响了,她说我去接个电话,然后去接了电话。
  我坐了一会儿,听着台上的歌手在唱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