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0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她站了起来。
  我只好也站了起来。
  可是我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我请客,是求她有事,是有事求她,就是希望她努力帮我一把,继续留我在监狱的事,可是她抢着去买单,这说明什么?
  而且我刚才还说了那些话,摆明了,她可能帮不到我了,或者说没想要努力帮我,如果我被开除了,她也没有什么内疚的。

  照平时她的性格,一定宰我一顿才是,这次,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
  走出了外面,我想问清楚,她对我这个事到底什么态度,就问:“表姐我什么时候能去上班?”
  她看看我,不回答我的话。
  我不死心,我继续问:“表姐,我是被停职了,那我是去监狱里等着消息,等着检查的好,还是继续在外面晃荡着的好?”
  她想要说什么,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然后对我说:“我有点事先走了。”
  她直接就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人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一会儿,然后心情沮丧的走向公交车站。
  我却不知道去哪里了,去找王达喝酒?没心情。
  我失恋都有心情喝酒,但是这次,觉得自己工作没了,连喝酒的心情也没了。
  失去工作的打击,怕没饭碗的打击,那种失落,比什么都难过。
  贺兰婷是我唯一能抓得住的稻草。
  可是这个稻草,却不明确表态是否要拯救我。
  她到底什么意见,到底什么想法?

  可从她去买单的状况来判断,她似乎是想放弃了我。
  我看了看时间,我突然很希望,有个女孩子,懂事大方温柔的,像李洋洋那样的,遇到这样的事,我能和她倾诉,然后她会好好安慰我,陪我度过最不舒服的日子。
  可是李洋洋已经离开了我,永远的离开了,我身边的,似乎找找谢丹阳寻求安慰还是不错的。
  夏拉,林小玲这样的就算了,她们说白了,还是比较自私,当然,是人就自私,只是她们表现得比较自私,不太会去理会别人的感受,更别说安慰人了。
  我掏出手机,给谢丹阳打电话,无法接通,估计是在监狱。
  我更加沮丧,我突然想到一段话,伟大都是熬出来的,为什么用熬,因为普通人承受不了的委屈你得承受;普通人需要别人理解安慰鼓励,你没有;普通人用消极指责来发泄情绪,但你必须看到爱和阳光,并在任何事情上学会转化、消化;普通人需要一个肩膀在脆弱的时候靠一靠,而你却是别人依靠的肩膀。
  我不伟大,这个时刻,我还是想有人能安慰我。

  我突然想到了她。
  彩姐。
  为什么是她。
  或许,是她比较像大姐姐,能给我想要得到的关怀和照顾。
  我拦了计程车,去酒吧。

  到了酒吧,幸运的是,彩姐已经在酒吧,还是那张桌子,还是那几样,还是那样美丽动人。
  我走过去,也不打招呼,坐在了彩姐的面前。
  拿了杯子,倒酒,然后喝了一杯。
  然后又倒了一杯。
  她问道:“怎么了,心情不好?”
  我看着她手腕上的表,香奈儿的牌子。

  香奈儿不是搞香水的吗好像,怎么也有手表。
  彩姐又问道:“怎么了,不说话?”
  我问:“香奈儿也有手表吗?”
  彩姐说:“有。我在问你,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我说:“是啊,工作有点不开心。”

  彩姐笑了笑,我看着她的笑容,竟然感到了温暖,大姐姐一样的温暖。
  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很舒服。
  我发现我喜欢跟她在一起的这种感觉。
  她身上有一种光环,说不出道不明,可是在她身边,就感到她会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伤害,我很可悲,有这样的感觉很可悲,我一个大男人,会喜欢这样要人保护的感觉。我以为我已经坚不可摧,实际上遇到挫折,我比谁都脆弱。
  我笑了笑,然后给夏拉夹了菜,夏拉看着我。

  脸上写着满意的幸福。
  她已经把我当成她最亲切,最亲近的人,这很可悲,利用着手段,我攻进了她的心里,当然,还有彩姐。
  而且,我完全是奔着利用的目的去。
  我说道:“你表姐说,她实在没有时间来陪陪你,看看你,就买了这些。可是啊,我看她刚才买东西,本来选了什么人参什么的,可能觉得贵,就换成了这个。”
  夏拉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起来:“我表姐,对我也挺好呀,她平时不会吝啬钱的。”
  我说:“是啊,不吝啬钱,也是奔着目的来的,付出就是要得到你帮她做事的回报啊。她说她很忙,可是她都不在监狱里忙,我都不知道她忙什麽去的。”
  夏拉说:“再忙,难道真的没时间见我么?”
  我继续煽风点火:“当然不是,她是觉得很多事比你重要。就像那次你被人劫持,她还叫我去解决,还好那次我努力找到你了,否则的话,你可能后果不堪设想。”
  夏拉愤怒的说:“是我为了我表姐,才被人劫持,她却连来都不来,先去陪领导。”

  我说:“呵呵有什么,她都能为了那些小事可以牺牲你,为了爬上去,陪领导,你的命又算什么。”
  夏拉咬咬牙,咬牙切齿就这么说的吧。
  她把那些康雪送的东西往地上一扔。
  我说:“唉呀给我啊,不要糟蹋了!”
  夏拉狠狠踩了两脚:“我不需要她的假心假意!”

  我说:“唉,夏拉,你怎么这么情绪化,你这样子,我们怎么扳倒你表姐啊。”
  夏拉貌似有所醒悟:“那我要怎么做?”
  我想了想,说:“心里再大的仇恨,也要伪装起来。就像蛇和老虎抓猎物,都是偷偷的潜伏,最后找到机会发起致命一击,极少失手。”
  夏拉说:“到底要怎么做?”
  我捡起地上夏拉扔的这些东西,拍干净了说:“首先,给你表姐打电话,谢谢她,要装出真心实意的谢谢,然后拉近与她的距离,不要情绪总是写在脸上。然后,她说过,说你住在外面了,她说想和你住在一起,能经常在一起,实际上,她就是为了有更多的利用你的机会。那么,你就假装愿意,想和她住在一起,然后经常回去,也叫你表姐回去她家里住。然后,她拿着什么资料回去的话,你就趁她不在,用手机偷偷拍下来,然后拿来我们一起分析!找出她犯罪证据,最后发起攻击。为了救她,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夏拉看着我,说:“张帆,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这么傻傻的还在发脾气。那我现在给她打电话。”
  我说:“不急,你先想好说什么,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回到以前那种你和她亲密无间的状态,然后再打。”
  夏拉点点头。
  两人又聊了一下。

  夏拉给康雪打电话,打过去后,夏拉说的第一句话,是甜甜的表姐我回来了。
  妈的,这家伙也能成为影帝。
  然后她和康雪一番甜蜜撒娇后,挂了电话。
  夏拉说:“表姐想让我明天就搬回去,她说她也经常过来那里。她说她还想和我谈一笔生意,照顾我的生意。”
  我问:“什么生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