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8-20 23:21:37
  1904年2月17日,爱江山更爱美人的太平洋舰队司令斯达尔克海军中将被免职。3月,俄海军部任命马卡洛夫海军中将为太平洋舰队新任司令官。马卡洛夫是举世公认的俄罗斯海军中屈指可数的杰出将领。
  3月8日,通过还未完全贯通的西伯利亚铁路,被称为“擅谋略不擅谋身”的马卡洛夫到达旅顺,摆在他面前的是个几乎无法收拾的烂摊子。几艘受重创的舰船正在慢吞吞地维修,不知道何时才能恢复战力。官兵看起来都是懒洋洋的,目光里毫无战意。连船厂和码头那些雇来的俄国、中国工人都在罢工。他们被许诺了很多优惠条件之后被骗到这里,到了才发现不但原来的承诺都不存在,甚至连住处都没有。

  马卡洛夫的到来让死气沉沉的旅顺基地为之一振。甚至那些懒懒散散的士兵都因为他的来到而兴奋不已,主动抖擞起来投入战备。马卡洛夫让我想到了38年后瓜达尔卡纳尔战役中的美国名将哈尔西。
  马卡洛夫迅速罢免了一群无能的领导者,他打破俄海军只看资历提拔任用军官的陋习,将一批年轻有为的军官很快安排到关键岗位。巡洋舰“诺维克”号能力出众的舰长艾森立即出任了“塞瓦斯托波尔”号战列舰的舰长,并被晋升为海军上校“巴扬”号舰长沃伦虽然能力出众但言语刻薄,因为喜欢体罚士兵,他遭到了马卡洛夫的当众训斥。马卡洛夫的关心甚至波及到了岸上的普通搬运工。他努力提高船厂和码头工人的待遇,给予他们海军士兵的军粮,为他们安排了合适的居所。可以说,在来到旅顺直到战死的36天时间里,马卡洛夫做完了他的前任几年都没有完成的工作。

  马卡洛夫加强了旅顺俄舰队的行动。他改变原来的拖船使用办法,使得舰队出港时间从12个小时一下子缩短到3个小时。他下令在辽东半岛沿海地区布雷,加紧修复被打坏的舰艇,还经常派遣舰队出海活动,组织击退了联合舰队的多次夜袭。这还不够,他还电令驻海参崴的分舰队在日本海积极袭扰日军海上交通线,减轻日方对旅顺的压力。
  马卡洛夫的工作还不仅仅局限于海军。他还协助海岸炮兵完善了火炮控制系统,在黄金山的山顶设置了信号杆,组织海军和陆军进行协同训练。所有的官兵,即使那是被马卡洛夫训斥过的人都积极认真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从这里,我们看到的就是“情商”,就是“执行力”。马卡洛夫用他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中国的一句俗语,——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好人不长寿,王八活千年。4月12日的夜晚,一次偶然事件竟然决定了马卡洛夫的命运。这天晚上,日本布雷舰“兴隆丸”号在鱼雷快艇的掩护下在旅顺港外布下了一片新的雷区。当晚,出港和日军布雷舰作战的俄驱逐舰“可怕”号在大雨中误入日军编队,天亮后被日军发现并击沉。发现“可怕”号失踪之后,马卡洛夫立即派出巡洋舰“巴扬”号和“狄安娜”号出港接应。两艘巡洋舰很快遇到了日军装甲巡洋舰“浅间”号和“常磐”号率领的四艘防护巡洋舰,双方开始相互炮击,俄巡洋舰“阿斯科利德”号和“诺维克”号也出港接应。

  7:15,闻讯的马卡洛夫立即坐镇“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号战列舰率领“波尔塔瓦”号、“胜利”号出港应战。看到俄军的战列舰出动,深知不是对手的日巡洋舰很快掉头逃逸。马卡洛夫下令追击。追了没多远,马卡洛夫发现远远的海面上又出现了一支舰队,他认出了东乡旗舰“三笠”号的桅杆,他随即下令返航。
  日本人开始猛烈追击,并在8500米的极限距离上放了几炮之后戛然止步。他们发现,俄国舰队已经驶进了前一天晚上“兴隆丸”号布下的雷区。
  悲剧很快发生。1904年4月13日上午9:45,马卡洛夫刚刚上任的第36天,在距离旅顺港3公里之外的地方,马卡洛夫乘坐的“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号战列舰撞上了水雷,弹药库立刻被引爆,旗舰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飞上了天。舰上有31名军官和超过600名水手阵亡,只有7名军官和73名水手得救。遗憾的是,在这80人中没有发现马卡洛夫。
  旁边“胜利”号战列舰随后也触雷受伤。“胜利”号上有人看到,马卡洛夫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跪在舰桥上向上天祈祷。后来派出的搜索舰艇在出事地点只找到了马卡洛夫的一件外套。
  可笑的是,与马卡洛夫一起出航的还有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堂弟西里尔亲王。这个纨绔子弟却安然无恙,第二天就想法离开了旅顺,乘火车一口气跑到了数万公里之外的圣彼得堡。对此,曾被马卡洛夫当众训斥的“巴扬”号舰长沃伦上校刻薄地说:“黄金总是沉入水底,飘在海面上的只有马粪。”
  作为一个海洋学家、发明家和杰出的海军将领,马卡洛夫之死举世震惊。他的遗孀收到了众多的唁电,他们中有沙皇尼古拉二世、美国总统老罗斯福、法国外长德尔卡塞,还有英国和德国的海军大臣。他甚至赢得了对手的尊重,日本政府也发来唁电说,“沉痛悼念当代世界上最伟大的海洋科学家”。
  虽然马卡洛夫是旧沙皇时代的海军将领,但在前苏联和今天的俄罗斯,马卡洛夫一直都作为民族英雄而赫赫有名。1954年10月,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布尔加宁、米高扬等人向中方提出,在旅顺的黄金山上为马卡洛夫和之后阵亡的陆军少将康特拉琴科建一座纪念碑碑,所有费用由苏方负担。这一提议被先总理恩来公婉言拒绝。
  马卡洛夫生前安排在港外布雷的措施也使日本联合舰队遭受了重大损失。1904年5月14日清晨,借助浓雾的掩护,俄布雷舰“阿穆尔”号在驱逐舰的掩护下驶出旅顺军港。舰长伊凡诺夫灵机一动,决定不按平时的规定布雷。本来安排的布雷区域是离旅顺港15公里,这次伊凡诺夫擅自将布雷区域往前推了5.5公里,据说回到港内的伊凡诺夫还因此受到了上司的斥责。但是第二天发生的事让他一下子从一个违规者变成了英雄。

  5月14日,联合舰队通报舰“宫古”号触雷沉没。但相比较之后的灾难,这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5月15日上午11:00,在老铁山附近海面,第一战队“初濑”号战列舰首先触到俄舰布设的水雷,当同行的舰只准备采取救援措施时,再一次触雷的“初濑”号弹药库发生剧烈爆炸。在几分钟的时间内,这艘巨大的战列舰就沉入了海底。
  几分钟后厄运再次降临。“八岛”号战列舰也很快触雷。虽然“八岛”号经过紧急抢修之后还能够继续航行,但是舰身逐渐倾斜。在触雷六个小时后,晚上20:00,“八岛”号沉入旅顺口东面32公里处的海底。
  一天之内损失两艘战列舰,对于联合舰队来说不啻为沉重打击。两艘舰的沉没使得日本的“六六舰队”变成了“四六”舰队。由于害怕因此影响到官兵及国内民众的情绪,联合舰队只对外公布“八岛受伤正在修理中”。日本海军直到对马海战取得胜利之后的1905年6月1日,才正式对外公布丧失“八岛”、“初濑”的消息。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同样在5月15日这天,在丰岛海战和大东沟海战中猖狂无比的“吉野”号被自己的战友“春日”号巡洋舰拦腰撞沉,舰上413名官兵中只有99人被其他军舰救起,其余都同“吉野”号沉入了它多次侵入的中国黄海。当年邓世昌驾“致远”号没有完成的人物现在被“春日”号代为完成。
  三天后的5月18日,炮舰“大岛”号被“赤诚”号撞沉,驱逐舰“晓”号也触雷入水。短短几天内损失了这么多军舰,其中还有两艘绝对主力的战列舰,难怪日本人将这一星期称为“恶魔一星期”。
  当“八岛”和“初濑”号的两位舰长惊慌失措地向东乡平八郎汇报时,东乡很平静地端出了一盘蛋糕,亲自为两位倒霉的舰长倒了两杯威士忌:“辛苦了。”两位舰长还没有醒过神来,东乡又加了一句:“别放弃,仗还要打下去”。这就是东乡,一个海军大将,一个舰队司令官的素质。
  为了补充第一战队的实力,日本只好将开战时刚刚从意大利购入(原来是阿根廷订购)的两艘装甲巡洋舰“日进”号和“春日”号编入第一战队,勉强凑够6艘之数。但排水量不到8000吨的这两艘舰战斗力连第二战队的几艘装甲巡洋舰都比不上,当然无法与真正的战列舰相比。
  马卡洛夫阵亡之后,他的继任者威特赫夫特海军少将不再采取任何积极行动,和当年的丁汝昌一样闭门等死。当时一个英国海军专家对俄国太平洋舰队的表现大惑不解,特意在《泰晤士报》上刊文。文章提出,俄国太平洋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实力相近,开出去决战哪怕全军覆没,日本联合舰队也将因此遭到惨重损失,变得根本不是正在东来的第二太平洋舰队的对手。文章最后写到,“远东舰队还有没有军人的尊严?”。

  但是威特赫夫特要比丁汝昌幸福得多。他身后的旅顺军港,驻守着强悍的俄罗斯陆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