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9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单枪匹马是绝对不行的。仅靠自己一个人,是无法完成伟大事业的。彩姐说,她的很多朋友之所以能够成功,善于吸引和发现人才,善于任用人才,重视人才的培养锻炼,是成功的关键之一。
  很多人的成功,是礼贤下士、广招贤才的结果。也是在此基础之上,集思广益,群策群力,携手共同奋斗的结果。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她的手下们选择了彩姐,彩姐也接纳了他们。双向选择的结果,使得他们双方的人生价值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体现。
  我记得,《大戴.礼记》中说的:“君虽不量于臣,臣不可以不量于君,是故君择臣而使之,臣择君而事之,有道顺君,无道横命;晏平仲之行也。”

  古人也说过:“当今之世,不但君择臣,臣亦择君;受命之主,不独创业难,守成亦不易。”
  相互选择,彼此挑选,形成交集,最终他们走到同一条道路上来。这些人才们,就像奔腾在山谷之中的飞泻瀑布、潺潺溪流,最终汇入大海之中。万川归海,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为彩姐出智出力,帮彩姐做大事业。
  我有那个能耐吗?
  很明显,目前没有。
  以后也很难有。
  彩姐想着给我夹菜,我拒绝了:“我还是习惯自己给自己夹菜。”
  彩姐尴尬笑笑,问道:“是不是我对你真的没有那么大的魅力?”
  我抬头看看她,她是年纪比我大一些,大了十来岁,可是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是我这样二十几的男人,迷恋其淡淡的母性气息的时候。
  尽管她们不再年轻,不再有少女的天真和纯情,不再有青春的灵巧和活力,不再有浪漫的幻想和追求,却多了成熟和稳重,多了理解和安详。三十岁的女人更象一首精致的诗,诗中流淌着美丽与艰辛、温柔与忍让、善良与沧桑,原以为精致只可以用来形容玉器,那种工艺上的精雕细琢,镂空镶嵌,让人不忍触摸却又爱不释手,而三十岁的女人正是这样,她们的性格内敛而不再张扬,她们的举止沉静而没有狂妄,她们的思想成熟却并不嚣张,她们也许不苗条,却很丰腴,她们也许不漂亮,却多了典雅,她们也许不富裕,气质则更高贵,她们脸上的妆朴素无华,但显示着魅力,她们身上的衣整齐简单,却透着精干,头发柔顺不乱,指甲圆滑光洁、皮肤细腻丰润、谈吐不低俗,为人也谦虚,处事更直捷,她们对人生的理解精致了,对事业的追求精致了,对自身的修养、完善精致了。如此,还有谁会说,女人过了三十就不美了呢?这样的女人又怎能不说是美到了极致,活到了精致呢?

  “风情”两字,女人不到一定年龄,是强做不来的。三十以上的女人有别于花红柳绿,有别于风韵犹存,她们如曼舞轻飞的彩蝶,举手投足间流露成熟、自信,恰是风情万种,身上那挡不住的风情。
  可惜,有一点,不得不提,尽管男人喜欢三十几的女人,但是他们通常乐意迎娶回家的还是二十几的女人。别问我男人找三十以上的女人做什么,聪明如你,应该明了,生活就是如此现实,也正因为现实,所以它,很真实。
  我也是如此,假如和彩姐,真的玩玩可以,结婚?那不可能。
  我对彩姐说:“当然有啊,但是我说了啊,我们毕竟还不是情侣。”

  对付彩姐这人,不能拿对付夏拉或者对付朱丽花那一套出来。
  对付朱丽花,嘻嘻哈哈嬉笑戏弄什么都好,但是对付彩姐,那一套只会让她感到幼稚,偶尔幼稚可以,但是一直幼稚,就不行。
  彩姐指着对面的正在装修的她的超市说:“你觉得怎么样,从这里看去?从这个角度。”
  我说道:“很大,而且从位置来说,生意会很好。”
  彩姐说:“这个门面确实太大,很多人问了想租,都只想租其中一块,他们的老板要整个门面出租,我认识的朋友介绍的。有朋友帮忙,什么都好办。我想问你,你到底犹豫什么?”
  她这是真正的在考验我。
  这真的是一步成仙的机会,机遇,对于很多人来说,一辈子很长,碰到的机会却少之又少,抓住了,你成仙了,抓不住,沦为普通人,庸庸碌碌,平凡一生。
  这样的机会,又有多少人能碰到?
  比买彩票中五百万更难遇到的机遇,我不否认我是靠自己的手段来接近她,获取了她的信任,她才这么对我。
  可是,第一个,目前来说,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而且,从她找人跟踪我来说,她很想挖出来我的背景,我的底细,她并没有百分百完全信任我,她或许是真的觉得我善良,但是没有完全相信我,还在怀疑我,她现在这么给我股份给我加入她,或许是因为好感,或许是试探。
  如果是试探,我更要拒绝。
  拒绝会获取她更大的信任和好感,否则,她之前对我那不贪图她身上金钱的定义,马上就会改变。
  还有就是,我不忘记我自己的身份,我是来干什么的?
  我还是先是拒绝她:“彩姐,我觉得我真的不是顾虑什么,而是我这样子无才无能的,怎么能帮你做得了那么大的事。”
  彩姐说:“你还是太谦虚了啊,这样吧,你考虑考虑。”

  我说:“好的,我会好好考虑。谢谢你彩姐。”
  我举起杯子,以茶代酒,干了一杯:“你这么信任我对我好,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报你了。”
  彩姐说:“你好好帮我做事,就是最大的回报。”
  我说:“那如果你还想和我发展为情侣的话,我替你打工,那样的关系岂不是,很怪?”

  彩姐笑了:“如果真的是那样,我把这个都给你做吧,都给了你。我也不管你了,让你尝试做这个,把超市做好了,让你再试试管其他。”
  我也笑了:“彩姐高看了。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彩姐说:“我一直想拉你加入,是觉得你会忠诚,不会背叛。”
  我说:“我们才认识没那么久,接触也没有那么深,你怎么看出来?”
  彩姐说:“你用钱,用女人都那么难收买。”
  我说:“不是吧,其实我很容易被收买的。”
  彩姐说:“你好好考虑吧。”

  她微微有点叹息,或许是觉得我的不识时务,或许是觉得我太没自信不敢接过去干。
  吃过午饭,我自己打的,回去了监狱。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看身后,有没有车子跟上来。
  彩姐对我还是有点芥蒂,我担心她找人跟踪我。
  唉,还以为她会带我去梦柔酒店,参观她的酒店帝国,谁知道看了一家大超市。
  我心里不免特别失望。

  这要查出她们犯罪的证据,那么多的秘密,还是那么的遥遥无期。
  但是从她自己投资的那家超市来说,她真的厉害,有手段,有人脉,有胆子,有本事。
  黑白两道她都玩得那么开。
  如果每天陪着彩姐身旁,几个月能学到的东西,是我一辈子都参悟不透的。
  到了监狱,我先去康雪那里请罪,说昨天玩得太高兴,今天早上起晚了,刚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