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9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小玲叫服务员去拿了冰水来,轮到我被伺候了。
  用冰块敷脸,用冰水洗脸,然后喝水。
  清醒了一点。
  我站了起来:“困,难受,睡觉。”

  他们也玩够了,金慧彬和安百井手牵着手,回去。
  我则是扶着墙。
  林小玲过来扶住了我,我和一起走向宾馆。
  回到了宾馆,她是傻傻的还是早有预谋的我是不知道了,跟着我上了我房间,安百井金慧彬他们也累了,和我们摆摆手就去房间了。
  进了房间,我一头倒在床上,林小玲则是倒在了那一头。
  然后,两人衣服都没脱,就这么睡过去了。

  灯也没有关。
  平时说的酒后乱性,这都喝得烂醉如泥,如泥,都软如泥了,实在是乱不起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的鞋子她给我脱掉了,给我盖了被子,她在窗口那里打电话。
  好像是和她爸爸在打电话,撒娇的说不想做这个事了,不想干这个工作了,昨晚被灌酒了,然后说着说着委屈的掉几滴眼泪。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天花板,天花板在转圈,酒喝多了真难受,酒不是什么好东西。

  真是个娇贵的姑娘,只是被领导灌了一点酒,喝醉了而已,就委屈成这样了。
  那如果换成我,被康雪连我的身体都糟蹋了,那我岂不是该从这里跳下去死了得了?
  做人要能屈能伸啊,一点点委屈算得了什么,天大地大,忍字最大,忍出风平浪静,忍出海阔天空,忍出光辉未来,忍出幸福人生,忍来一家人吃饱穿暖。
  她不用忍,也可以家里过得很好,有人养着,我不忍?我早就又去给狗洗澡或者和王达搬啤酒箱去了。
  林小玲挂了电话后,过来坐在床沿,问我道:“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我说:“没有,反正这个点我都是要醒的。”
  林小玲捋了捋秀发,说:“我不知道昨晚怎么睡在这里的?我也真不记得怎么进来的,不好意思。”
  她根本都不记得昨晚怎么进来的,这或许在潜意识里,她就是对我产生了跟从的意识,就是把我当成了她自己可信赖的对象,她愿意跟着我,潜意识里就是愿意的,而喝醉后无意识情况下,她跟了我回来房间。
  我说:“昨晚是你把我骗来这里睡了的。你要赔我精神损失费,还有身体损失费。”
  林小玲说道:“去你,我还没让你赔!”
  我说:“你搞清楚,这是我房间,你进来把我给睡了!”
  她看看房间说:“反正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怎么我赔你?”
  我说:“嘿嘿,其实你是不是想发生一点什么事啊?”
  林小玲说:“去照照镜子吧你。”

  她的嘴尽管这样说,但是我知道她从来都心口不一的,女人撒谎似乎就是一种常态,她们说的,做的,都是跟想的不一样的。
  喜欢就说讨厌你。
  讨厌你就说你真好,我配不上你。
  日。
  我说:“得了,我不需要照镜子,也知道你昨晚死皮赖脸跟着我进来了。我告诉你,要不是我昨晚喝多了的话,昨晚你一定被我整死,别怪我啊如果还有下次。”
  其实我是说实话的,昨晚真喝多了,烂醉如泥,不然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小妮子。
  她说:“你敢!”
  她说这话,还昂首挺胸上来要献身的样子。
  看吧,她说你敢,意思说不让你碰,但是那个动作,摆明了就是请君来搞的样子。
  看着她鼓鼓的胸脯,我伸手上去:“你看老子敢不敢!”
  她急忙双手交叉遮挡住胸口,闪躲开:“不许!”
  我伸手上去抓住她的手要拿开她的手:“不许?不要?不要停?”
  我嘻嘻的要推她,床头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两人面面相觑,然后她急忙下了床,进去了洗手间洗漱。
  我接了电话,是安百井打来的:“昨晚折腾了几次?”
  我说:“你这家伙,嘴怎么那么臭,你呢?”

  他说:“一般一般,只是十三。”
  我说:“胡扯,你以为你是我啊?”
  他说:“起来了没,去爬爬山,然后下午回去吧。别虚了此行。”
  我说:“马上。”
  等林小玲从洗手间出来,我和她擦肩而过,手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进去那么久!”
  她呀的叫一声:“张帆,你想死!”
  我进去洗手后,和林小玲下了楼下退房,等安百井和金慧彬。
  安百井下来,面色惨淡,金慧彬面色红润。
  我打招呼道:“一夜十三次郎,真厉害啊,脸色都黄蜡了。哇,慧彬你脸色红润,真是好看啊。”
  金慧彬一下子脸红了,说:“我去退房了。”

  安百井说道:“妈的,腰痛啊。”
  我哈哈笑了。
  他问我:“你没事?”
  我说:“我是柳下惠,当然没事。”
  他说:“你去死吧。你就装,我认识那么多朋友,没一个比你能装的,一边到处搞女人,一边标榜自己是一个好人。真阴险,心机婊。”
  我说:“你去死吧。”
  去爬了东横山,明显的,安百井体力不支,爬到了不到几百米,他就嚷嚷坐缆车,然后四个人就坐了缆车上去,接着,又坐了缆车下来。
  然后,吃了午饭,就开车回来了。
  整个过程,安百井都心不在焉的,他是真累了。
  我在车上逗趣说:“慧彬,以后不要十三次,会整死他啊,你看他都这样了。”
  慧彬接口道:“哪有那么多。才三次。呀,讨厌!”
  我和林小玲哈哈大笑了起来。
  安百井说道:“笑个屁,一次三个钟。”

  我说:“吹继续吹。”
  到了市里后,我在车站门口下车,和他们分别。
  安百井对我摆摆手,不说话了。
  林小玲看看我,问道:“你看到我们的未接来电就不能回一个电话?”

  安百井说:“诶是回你的,不是你们的。张帆,人家小玲姐那么落花有情,你不要流水无意啊。”
  我说:“你才流水。”
  然后我对林小玲说:“谢谢你这次的招待,以后我会回电话的,不好意思。”
  安百井说:“我艹你,明明是我给钱的,你对她道谢。哎,依依不舍了?小玲姐,干脆你下车,陪张帆吧。”
  我以为林小玲会骂他,谁知林小玲却看着我,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我拍了一下安百井的车:“滚吧皮卡丘!”
  安百井问林小玲:“下不下车啊小玲姐,要下赶紧啊我要回去。”

  林小玲说:“他不想我下。”
  安百井说:“那就别下,先回家。”
  他踩着油门走了,我看着车子的背影,招招手,然后去打的回去青年旅社。
  日期:2015-07-28 19: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