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8-19 22:28:38
  2月9日,俄国正式对日本宣战。10日,日本也同样对俄国宣战。后来被史家称为“第零次世界大战”的日俄战争正式爆发。
  战争主要在中国的国土上进行。腐朽透顶、懦弱无力的清政府在2月12日宣布“局外中立”,划辽河以东地区为两军的“交战区”,严令地方军政长官对民众“加意严防”,“切实弹压”。战争期间,日俄两军建筑炮台、挖掘战壕、修筑道路时,拆毁民房、砍毁树木、驱使民工等举动无一不使东北民众遭难。俄国军粮的85%取自中国东北,总数达到了90多万吨。战争期间,死于战火的中国人超过了2万人。财产损失折算白银高达6900万两。

  名义上宣布中立的大清内心还是希望日本能够打败沙俄。尼古拉二世公开宣称,如果俄国在战争中取胜,对于自己最好的战利品就是正式而隆重地吞并满洲。满清自己没能力、也不敢对抗沙俄,因此希望借助外力来制约沙俄。与其让沙俄独占满洲,还不如再来一个势力,让两派乃至多派势力在东北形成对峙,这样对满清更有利。战争期间,也有许多中国人给日本人或者俄国人打工帮忙,其中就有先为俄国效力、后来又听命于日本人的张作霖。著名作家鲁迅也是在日本看了关于日俄战争的纪录片之后,毅然弃医从文,走上了精神救国之路。

  初期取得一些战果的联合舰队并没有完全掌握日本海、黄海的制海权。俄国太平洋舰队主力尚在,仍对日方海上交通线造成极大的威胁。对付港内俄国舰队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把他们引出来彻底消灭掉。联合舰队多次引诱俄太平洋舰队出海作战,人家就是乌龟不出头。无奈之下的联合舰队只能采取另一种办法,那就是把俄国舰队堵在港口里边,让他们彻底无法出动。
  联合舰队首席参谋、马汉亲传弟子秋山真之海军大佐曾经观摩过1898年的美西战争,对美国海军封锁西班牙舰队的做法感触颇深。结合旅顺内外停泊场之间航道最窄处仅宽273米、大型军舰只能在航道中央91米范围内通行的实际状况,秋山率先提出了“闭塞”作战思路。具体的作战计划主要由联合舰队参谋有马良橘中佐制定。这一作战计划很快被东乡平八郎采纳,呈送海军军令部后很快得到批准。于是从1905年2月到4月,日军对旅顺港内的俄国舰队实施了三次“闭塞”作战。

  2月23日,从2000多名志愿者中选拔出来的77名海军官兵在行动计划制定者有马良橘中佐带领下,分乘5艘老旧的运输船对旅顺港实施了第一次“闭塞”作战。23日午后16:00,闭塞船队在日本圆岛东南32公里海面上集结,随后向旅顺口挺近。24日凌晨,船队到达老铁山南海面后开始加速向旅顺口突入。行进中的船队很快被俄军要塞探照灯发现,岸炮随即以猛烈的炮火轰击闭塞船队。“报国丸”号冒着炮火冲到老虎尾灯塔前自爆沉没,有马良橘指挥的“天津丸”号在老铁山东海岸触礁沉没,“武扬丸”、“仁川丸”和“武州丸”号先后重伤自爆沉没。

  在闭塞船队后边,日本海军派出了水雷艇队,以便于在最短的时间内搭救幸存的船员。由于天气的恶劣和俄军炮火的攻击,水雷艇队在没有完全救出幸存队员的情况下径自撤退。其中“仁川丸”和“武州丸”的部分幸存者在海上漂流了整整4天之后,才被路过的中国帆船救起并送回。
  第一次闭塞作战并未成功。尽管如此,日本国内还是开足马力进行宣传,专门为77人创作了歌曲《决死队》,这首歌当时在日本可谓家喻户晓。仔细看看歌词还真是写的情景交融:“两千人中选出的77勇士,五艘军舰冲向死地,送行的人和出发的人无言地握手,深夜的桅杆顶上闪烁着颗颗寒星。”
  日军很快就组织了第二次闭塞作战。参加过第一次作战的幸存者纷纷报名,但是东乡大将为了避免下级官兵因为再次经历恐怖的生死场面导致精神崩溃,所以只保留了5个人,其中就包括有马良橘中佐和广濑武夫少佐。这次是由65人分乘4艘闭塞船出发执行任务。
  3月27日2:30,在闭塞船到达老铁山南方海域时,行进在最前面的“千代丸”号被俄军海岸探照灯发现,岸上炮台开始猛烈炮击。“千代丸”号在黄金山前水面抛锚,船首向右自爆沉没。二号船就是广濑武夫指挥的“福井丸”号,绕过“千代丸”号的广濑在稍稍向前开进了一段距离之后投锚准备自沉,杉野孙七上等兵曹跑下船舱去点燃自沉用的丨炸丨药。这时候俄国的雷击舰“坚决”号突然出现在该船后方,发射一枚鱼雷将“福井丸”号击沉。森初次大尉指挥的“弥彦丸”在“福井丸”左侧投锚自爆沉没。正木义太指挥的“米山丸”从“千代丸”的左侧冲入港口航道,航行到航道中央靠近左岸沉没。

  在撤退的过程中,已经登上救生小艇的广濑武夫发现杉野孙七兵曹失踪,于是返回“福井丸”寻找。就在他返回小艇时,一发炮弹击中了广濑武夫的头颅,广濑武夫瞬间被炸得尸骨无存,只剩下一点点的血肉溅落下来。部下们把他的残余肉末搜集起来,只够装进一个饭盒大小的木盒。战死的广濑武夫年仅36岁,因其表现出营救战友的勇气和骑士精神被尊为“军神”。
  广濑武夫曾经担任过日本驻俄国公使馆的武官,在俄罗斯生活过10年之久,和后文将要提到的明石元二郎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酷爱普希金小说的广濑武夫甚至和一个俄国女人有过一段浪漫的异国恋情。这次之所以被选拔出来参加闭塞作战,正是因为他在当使馆武官时曾参观过旅顺军港,熟悉那里的地形。
  出发之前,他身边的杉野孙七就问他:“听说水雷长很喜欢俄国,是这样吗?”广濑很爽快地答应道:“是的,我很喜欢俄罗斯,我还有很多俄罗斯朋友。”“那么,就是这样也要跟好朋友们作战吗?”“这并不是对他们作战,这是为了国家利益的战争,不能从个人友谊来考虑。”广濑大义凛然地回答,他坚信日本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俄太平洋舰队司令马卡洛夫海军中将曾经是广濑的老师,舰队里也有很多军官是广濑的好友。基于骑士精神,太平洋舰队为广濑这位战死的敌国军官举行了俄罗斯海军战死者规格最高的葬礼——“海军葬”。
  当时海军军令部参谋小笠原长生少佐在向媒体介绍前线的战况时,将广濑武夫视死如归、勇救战友的情节添油加醋地大大描绘一番,之后高呼:“那个人就是军神。”在小笠原长生的煽动下,日本举国媒体狂炒广濑武夫。仅仅三个星期,一本名叫《日俄战争实记——军神广濑》的书便结集出版。广濑的葬礼在东京水交神社举行,不仅海军省、军令部高官云集,连明治天皇也派出特使出席,真可谓风光无限。日本民间经过六年募捐,在东京神田最享盛名的万世桥为广濑造起了一座大铜像。一曲《广濑中佐》的歌曲不仅流传全国,还被选入了小学教材。在广濑的母校——江田岛海军兵学校(广濑1889年从这里毕业),广濑中佐的肖像也被高高挂起,成为“海兵”荣誉的象征。

  2004年3月27日,在广濑战死一百周年之际,一个由原首相中曾根康弘任名誉会长的“广濑武夫百年祭及战没者合同慰灵祭”在大分县广濑神社举行,参拜者达到一千余人,其流毒百年不衰。
  第二次“闭塞”作战仍未成功。秋山真之认为前两次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投入的力量不够。东乡大将立即向军令部发出电报,要求进行第三次闭塞作战。此时海军军令部已经是骑虎难下,日本陆军很快要在辽东半岛登陆,来自海上的威胁还未解除。大本营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了东乡的请求。相对于前两次的只有5艘和4艘船,第三次日本投入了血本,一次性派出了吨位较大的12艘闭塞船。
  第三次闭塞作战决定于5月2日夜间进行,参战队员人数也达到了214人,由林三子雄中佐担任行动总指挥。5月1日下午17:00,闭塞船队朝着旅顺口出发。2日中午,海面上刮起了西北风。到了傍晚时分,风越来越大,闭塞船队已经完全丧失了预定的编队顺序。行动总指挥林中佐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作战以及之后对人员的收容都将受到较大影响甚至无法进行。晚上22:30,他用灯光向各分队发出了“中止行动”的命令。

  由于气候原因,大多数船只并没有看到林大佐发出的指令。除了四艘船随着林大佐留下来之外,其余八艘船只依然义无反顾地冲向了自己的墓地。
  5月3日凌晨2:00,“三河丸”一马当先率先突入,航行到航道中央后投锚自爆。紧接着“佐仓丸”冲入港口水道后自爆沉没,乘员无一幸免。后边的船只就没有前面两艘那么幸运了,在俄军陆上炮台和水面舰艇炮火的集中打击下,大部分船只没有达到预定地点就被击沉或者被迫自沉。
  值得一提的是“朝颜丸”号。本来看到行动中止信号的“朝颜丸”已经开始返回,但看到有八艘船坚决地驶向死地之后,舰长向菊太郎马上决定再次改变航向前往旅顺口。由于起步稍迟,当“朝颜丸”到达外港时,前面已经看不到任何一艘日本船只的踪迹。单枪匹马的“朝颜丸”还是孤注一掷地冲入港内。羊如狼群的“朝颜丸”很快被一片弹雨淹没,这艘3550吨的商船很快就消失在黄金山附近的海面上,船上人员无一生还。

  第三次闭塞作战结束后,东乡给大本营发去电报,称“第三次闭塞作战基本成功”。但是实际上俄军军舰的进出虽然受到一些影响,却仍然能继续自由出入旅顺港。
  三次效果并不明显的作战,日军总计损失闭塞船18艘,合计吨位为46532吨,相当于当时日本商船总吨位93万吨的5%。这对于当时日本的航运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