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8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雪靠近我:“真是个好男人啊。如果真的选择你呢?”
  我说:“那到时候再说吧。”
  康雪在我耳边问我道:“那对于我,我和你,我们也是玩玩的态度,对吗?”
  我笑笑:“你又是怎么想?”
  康雪说:“那就玩玩好了,下班后,在监狱,门口等我。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想和你聊聊。”
  说着,她转身回去,在请假单上批假了。

  不知道她想和我谈什么,可我料定她除了想和我那个之外,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谈。
  刚才我看她的眼神,掩饰不住的春光。
  浪了。
  下班后,我站在监狱门口。
  见朱丽花出来。
  朱丽花没有等,径直往外面走。
  我大声问道:“哎你男朋友呢!”
  她侧过脸,看我,说:“不在。怎么,你怕他来找你麻烦?”
  我说:“当然怕,我差点那个了他女朋友,他还不跟我拼命啊?不过我也不怕他,他要是揍我,我以后真的就迟早等着你那个了你!”
  朱丽花靠过来,问我:“你张嘴怎么那么贱?”
  我说:“他天天揍我,你反而骂我贱?你说用嘴的贱,还是用拳头的贱?你娘的,真是会欺负人,看我打不过,就天天他妈欺负老子。你可以让他再来试试,杀他我是不敢,可是强了你,你看我敢不敢!”
  朱丽花瞪着我:“无赖,流氓!”
  她转身的时候,我一个巴掌伸过去就往她臀上抓。

  她似乎已经料到我这一招,一个闪身,然后一巴掌挥过来,我万万没想到她反应如此敏捷迅速,似乎是早做好了准备打我这一巴掌。
  啪的一声这一巴掌清脆的扇在我脸上。
  我靠,好疼!
  眼里都冒星星了。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一只手摩擦我自己的脸:“你下手那么重!”
  她骂道:“重吗?我恨不得打死你!”
  我自知理亏在先,推开了她的手:“好,来打死啊。我让你打死。”
  放开她的手,她直接就跟着一巴掌过来了,我已有准备,我知道这个脾气性格倔强的女人,绝对会真的打。
  我头一偏闪开这一巴掌,然后抱住了她,双手抓住了她的双手:“嘿嘿,又再次抱住你,花姐,这种感觉好舒服,你感觉得到吗?”
  我的心暖暖的都快融化了。
  她的身体抱着的感觉好舒服,那是抱着别的女人所给的不一样的感觉。
  她把头往后仰,我立即知道她想干什么,她挣脱不开,想要用头撞我的脸。
  我忙推开了她,然后后退几步。
  她愤愤的看着我:“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
  说完她转身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在心里说,只要我们两还在监狱里上班,老子就还会不停的折腾你的,骚扰你一辈子太长,我只争朝夕。
  我每天见到你,机会一有,我就只争朝夕争分夺秒的骚扰你,让你烦死去。
  遇到我这样的无赖和流氓,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倒霉气。
  朱丽花走了之后不久,康雪的车子停在我身旁。
  我钻上了车。
  她开向前方。
  她说:“去我家吧,夏拉去看她妈妈了,她有没有和你说。”
  我说:“哦,说了,但我以为她已经要回来了。”

  康雪说:“她妈妈刚手术过,恢复期漫长,她哪能这么快回来。”
  我想知道,康雪平时不去她家,她会去哪里住。
  我说道:“那算了,我每次去你家,感觉怪怪的,总是觉得对不起夏拉,良心过意不去。”
  康雪冷笑问:“你有良心?”
  我说:“你有?她可是你表妹!你动我的主意,你难道就有良心?我其实也没良心,但是她一对我好,我就觉得对不住她。特别在你家,如果和你怎么的,我特别的愧疚。”
  康雪说道:“你想得还很多啊。”
  我说:“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如果让她带着我去,不知道她会不会带我去她现在住的哪个地方,尽管可能性很小,但是我照样试试了。
  康雪说:“那好,吃点东西,去开个房。怕你没力气。”
  我看着她,康雪明显比彩姐老一些,但她年轻的时候应该是很漂亮的,那双眼睛长得水汪汪的很勾人,俗话说很欠上。身材丰满,韵味十足,知性的气质。
  我伸手过去,不老实起来。
  她轻轻推开:“开车呐,那么急。”
  她带着我到了南城那边,这里离我们监狱远,估计在这里她也觉得没什么熟人,然后她带着我吃了炒菜,很快速的上菜那些。

  吃了后,就开车直接去开了房。
  进了房间,两人很快就整到了一起。
  说我觉得对不起夏拉,那是假的。
  我没女朋友,从来没觉得过对不起谁。
  如果真的说对不起哪个,我只有真正的觉得当时和小朱,对不起的是李洋洋。

  就让我和她的这些记忆,都随着时间散在风里。
  我们始终只能朝前看往前走。
  昨日再也不会重现。
  康雪背对 着我,她的背部光洁丰润。
  标准的**身材。
  我抽着烟,随口问道:“奇怪,你怎么不找个男人,或者男朋友什么的结婚的。”
  康雪半睡觉半迷糊,说:“男人没有一个可信得过的。”
  我说:“是吗,天下的男人都信不过?那你打算就这样过一辈子?”
  康雪说:“怎么过也别问那么多了。”

  她慢慢坐了起来,原来,是累的。
  不是睡的。
  她坐起来,看着我,问:“男人都像你这样,都不能信的。”
  我笑笑,说:“其实也有可以信得过的,只不过你没有碰到而已。”
  这世上的确有很多好男人,只不过,我不是。
  王达是不是我也不知道。

  安百井肯定不是。
  所谓日久见人心,路遥知马力,人和人相处,没有一个是永远是好人,永远是坏人,好或者坏,只在一念之间。
  康雪问我:“你说男人碰到**,有把持得住的吗?”
  我说:“有吧,但是我没见过。”
  康雪冷笑。
  我说:“不过用心找,慢慢挑,总会有的。”

  康雪说道:“我以前有人介绍了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给我,那个人绝对不会出轨,老实巴交的小学老师,戴着眼镜,岁数也有点大,据他说,四十多岁了,还没和女孩子亲嘴过。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不知道生活还有什么盼头?”
  我笑了,这世上总有各种各样的奇葩。
  女人的要求其实说高,也不高,说低,更不可能了,但是要她们将就,总是很难。
  康雪突然转移话题:“监区里那件事,你处理得怎么样了?”

  我一下子拐不过弯来,问:“什么那件事?”
  康雪说:“打群架的事。监区长已经发话,如果监区里还搜到凶器,发生大规模的械斗,出事,那么我们,都是要负责的,你是专门去处理这件事,到时候是你,扛起最大的责任。”
  我说道:“康姐,我本来对处理这些事就没有什么经验,我才上来,就让我去搞这么头大的事情,这不是明显的把我推出去背黑锅吗?”
  康雪说道:“你这是什么话?监区长说了,完全是因为看重你才让你去处理的。”
  狗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