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8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小玲没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
  安百井叫道:“小玲大姐!过了好吧,那边是车站门口,好多的士你没看到吗!”
  林小玲回头一看,说:“哎呀开过了。”
  说是这么说,她还踩着油门往前开。
  安百井说道:“我看你是想送张帆回去吧?慧彬,我们两个成了电灯泡了。小玲大姐,麻烦让我们在路边下车,求踢我们下车!”
  林小玲说:“乱说。”
  然后她降低速度,路口掉头,送我到了车站门口去坐的士。
  我下了车,对他们挥挥手:“再见!”
  然后对着安百井和金慧彬说:“哎酒店的套质量不好啊,记得在外面买啊!”

  金慧彬骂道:“去你的!”
  安百井说:“记住,记住!”
  林小玲说:“你记住,不答应去有你好看!”
  三个人,说的意思都不一样。

  金慧彬是害羞的说的,想到了即将要和安百井甜蜜,娇羞之情露于言表。
  安百井说的记住,是要我记住答应他和他去和唐晓杰刘慧去海边搭帐篷的事。
  林小玲说的记住,是说要我答应必须和他们一起去东横山避暑山庄开会的事。
  我打的回去了小镇上青年旅社。

  第二天,大热天。
  监狱里,闷得我昏昏欲睡,我看着光秃秃的监狱,我想,干你的,这里面就不能搞多点绿化什么的吗,我知道这样子光秃秃的方便管理,而且对安全也有好处,因为有绿化有树有花,女囚如果逃跑,就可以利用这些做掩护。
  可是,这样子光秃秃,大热天大晴天,对我们的视觉和感觉,真是一大不爽。
  早上晃荡一圈,睡一下,然后去吃饭,中午睡一下,然后再去监区晃荡一圈,然后再睡一下,然后看看书,没事干再看看窗外。
  无聊可以看小鸟,看天空,看白云,下雨看闪电,人生真是充满了无聊。
  看着A监区后面,想到好久没去看看李姗娜,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说我对李姗娜没想法,那是假的,可她和柳智慧一样,对我估计是没什么感觉的,像我这种虽然不算聪明,但也不太蠢,人家若对我没兴趣,我就是天天去死皮赖脸贴上去也没用。
  所以,止损是最好的方式。
  说白了,就是停止犯贱,停止错误的投资。
  世上美女千千万,你不爱我我就换。
  遗憾的是,艺术团再也看不到李姗娜曼妙的身影,如今是谁带领团队,我都不知道了。
  还有一个礼仪队,也不知道是谁带了。

  失去了李姗娜,礼仪队,艺术团,都没有了光芒。
  下班了,我掐着秒钟数的。
  出去外面,然后,今晚去酒吧,继续邂逅彩姐去。
  昨晚没遇到她,挺遗憾,不过还好没遇到她,要不然不知道安百井林小玲那三个家伙会搞破坏成什么样。
  到了点,我去了酒吧,等待彩姐。
  昨晚没有及时到,她就走了,成了我放她鸽子了。
  可据我的经验来看,互相对上眼的两个人,并不会因为一两次的放鸽子而磨灭掉喜欢的火种,反而会越烧越烈。
  九点钟的时候,彩姐来了。
  我已经喝了四支百威,有点口渴。
  口渴喝百威,越喝酒就越是渴。
  彩姐进来后,直接就坐在我这一桌,我两仿佛是已经认识了多年的好友。
  她对我笑笑,我对她报以微笑:“昨天我有点事,忙完后过来,服务员说你已经走了。”
  她说:“抱歉,我也有点事,我的时间都是不定的,不定什么时候有空,不定什么时候有事。”
  我说:“你那么大的产业,总是需要时间去处理嘛。”

  她笑笑,问:“今晚喝啤酒?”
  我说:“我喝啤酒。”
  她说:“我也喝啤酒。”
  喝了没有多少杯,她靠过来,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说:“有点累,今天。”

  我问:“怎么了?”
  她的发香和身体香水味袭来,真的很香。
  她说:“那么大的产业,一个人看,每天都没有消停,很累。”
  我说:“我就是上上班我都觉得累,更何况你照看那么大产业那么多的人。”
  她说道:“每一天的这个时候,是我最轻松的。哪怕是睡觉,我都是有压力的,经常做梦。”

  她是典型的怕失去,怕得不到,她曾经贫穷过,对贫穷的恐惧,使得她每天都不停的鞭打自己往前冲。
  往死里挣钱。
  甚至不折手段。
  如果有那么大的梦想的这样的人却达不到自己的要求,她会很痛苦,也许会轻生,会疯掉。
  好在是,她有着别人没有的勤奋,还有比很多人都优秀的灵活脑子。
  这个比很多人,自是把我也比下去了。
  成功需要很多的因素。
  她抬头看看我,问我:“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大姐姐?”
  我说:“从我刚开始决定靠近你的那一刻,你在我心里的定位是美少丨妇丨。”
  她笑着说:“那还是老了啊。”
  我说:“也不算吧。”

  她说:“嗯,不算,你看起来小,实际上比我见过的很多有钱人思想都成熟稳重。”
  我呵呵一笑:“彩姐你这昧着良心夸我,小心遭雷劈啊。我哪有成熟稳重,就一个小孩。”
  彩姐说:“也对,你打架的时候,我都觉得你幼稚。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你这样的幼稚。”
  我说:“算了,以后你还是提醒提醒我,让我不要再做这么幼稚的事情了。”
  彩姐随之说道:“可是我这几天,对你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觉。”

  我问道:“什么感觉?”
  她说:“依赖的感觉。我知道我有这种想法更幼稚,我这么一个人,大姐姐,比你成熟,却想着去依赖你一个小孩,我是不是幼稚。”
  我说:“也许你潜意识没有把我当成弟弟小孩看,把我当成了男人看。”
  她说:“你还男人呐,你就是个小孩。”
  我说:“好的,我就是个小孩。”
  她说:“我上次说你考虑买车,你想得怎么样了。”
  我说:“我记得我已经对你明确表态过了,无功不受禄,再者,我们之间也是什么关系也不是,我不会要你的钱。不会要你的车。”
  她问:“如果有了什么关系,是了什么关系,就可以要了?”
  我说:“看情况吧,如果是自己妻子,那没什么。至于女朋友,还是觉得不适合。”
  她问:“怎么说呢?”
  我说:“关系不固定,不稳定,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分?”
  她说:“你是觉得有压力?觉得自己不如女朋友,能力不如,没有钱,丢面子?”
  我说:“是怕分手了,看着车子难受。”
  她的手一颤,然后看着我,目光满是柔情:“是我误解了你。”

  其实我有那么深情吗?
  我装得我自己都以为自己真的那么重情了。
  她的手机响了,她总是这样,习惯就好。
  她看了一眼,然后说:“抱歉,我去接一个电话。”
  我伸伸手,示意她去吧。
  当彩姐离开出去外面打电话,我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心里窃喜,距离成功越来越近了。
  我真厉害啊。
  不得不佩服自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