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7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彩姐说:“你这人也挺无情的,说分就能分?”
  我说:“不合适的人,纠缠着也没有意义,结果更加痛苦,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找一个无论哪个方面,生活,家庭,那方面,性格等等都相处不累的,合适的,舒服的,过日子才是最好。”
  彩姐问:“那照你这么说,你不是要相处很多人,才会找到最合适的?”
  我反问她:“你难道不也这么试着和人相处吗?我不相信你只处过你一个男朋友。”
  她低头笑笑。
  一会儿后,彩姐抬头说道:“真想不到,你那么个小孩子,感悟那么多。和你聊天还是有点收获的,古人说,三人行必有我师,这话真不假。我发现你越来越像我初恋男友,想东西的时候很投入,很成熟,也很透彻,和常人总是不同,可真正做事。”
  她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却是处处透着小孩子气。”

  我呵呵笑了一下,看来,她的意思是说,我越来越像她的初恋男友啊。
  这样子好,我喜欢这样。
  她的目光中,看着我的时候,已经透出了一丝丝的柔情。
  如果一个女人,和你出去的时候,对话聊天,目光中没有任何一丝关注你的温柔,那么,放弃吧哥们。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说:“我还有事,我要先走了。”
  我说:“好的。”
  她叫老板买单,我说:“你走吧,我说了我请客。”
  彩姐问我道:“不心疼?”
  我说:“心疼也要买啊。”
  彩姐笑了,问:“明晚还来吗?”

  她已经在期待明天了。
  我说:“酒吧还是这里。”
  彩姐说:“酒吧。”
  我说:“看心情,如果等下我买单,太心疼的话,就明晚去酒吧买醉。如果买单不心疼,我就不去了,在家看动画片。”
  彩姐奇怪道:“为什么看动画片?”

  我说:“你不是说我做事很小孩子气吗?证明给你看我多小孩子气啊。”
  她哈哈笑着,说:“想着明晚你会不会来,能不能见到你,这种感觉很奇妙。”
  我说:“估计放你鸽子的感觉也很奇妙。”
  她威胁我:“你敢!我两个保镖打断你腿。”
  我说:“我可没答应了你明晚会到,所以不算放你鸽子。再说了,动不动就威胁打断人家的腿,以后谁愿意和你谈恋爱。而且,谈恋爱太辛苦不自由了,去哪里都面对这么两个黑色的大电灯泡。下次先灭了他们。”
  她问:“我们算恋爱了吗?”

  我说:“你想得美,还没对我表白呢。”
  彩姐哈哈又笑着:“我先走了。再见。”
  我摇摇手:“再见。”
  彩姐走了,我买了单。
  也真有点心疼,一千多块钱。
  吃什么高档西餐,高档西餐!

  妈的。
  算了,浪漫是需要代价的。
  这做卧底,是需要代价的。
  干脆以后,出来让彩姐付账好了,反正她有钱。再说了,就算没有彩姐,我还有贺兰婷这坚强的资金后盾啊。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丨弹丨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在高高的山冈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没有钱,贺兰婷表姐和彩姐一起给我造。
  爱死你们。
  不过我想到另一个点,那就是关于大方。
  照彩姐说,她的初恋男友应该是大方的,而且无私,从不计较。

  那我,还是不要用彩姐的好,可是我毕竟给自己的定位是小公司的职员,怎么可能一出来出手就几千几千。
  以后,要低调,要贴近场合一点,否则露馅可要玩完。
  打了的士,让司机绕了几圈,看着身后没有跟踪的车,我回到了小镇。
  躺下一夜无话。
  次日上班,在心理咨询办公室搞完了工作,然后去了监区的办公室。

  在沈月徐男的陪同下,晃荡了一圈,就是巡视了一圈。
  女囚们虽然已经开始接受培训,但是关于考证的问题,还是有点难度,比如有一些证,是需要出去外面去参加的,可是女囚身份特殊,总不能每次考试,一个两个,几个,十几个二十个我们都要押送着去考场,跟外面的人接触。
  这是为了安全角度来考虑。
  为此,我想和贺兰婷说一下,能不能让考证的那些有关部门,尽量定期来我们监狱,进行考证考试。
  坐在办公室里,我拿着笔在纸上无聊的乱画着,我这表姐,假表姐,有时候很好说话,有时候又很难说话,不过她确实厉害,有心计,有心机,不然怎么能和监狱里那么多牛鬼蛇神斗着,那些人被她放烟雾弹搞得晕头转向的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来对付她们的。
  所谓的有心计的表姐,就是,心机婊?
  我在纸上乱写:心机婊,心计婊,婊姐。
  哈哈,这个有意思,婊姐。
  我抽了一支烟看着窗外,今天晚上,又能和彩姐约会,看来人生真是很奇妙啊。
  纵观我靠近彩姐的这个过程中,其实成功的几率非常的渺茫,但是我做的最关键一步就像彩姐说的一样:想要什么东西,你要去努力啊,你不去做,那你能成功吗。那些东西会自己送来你面前吗?
  胆大心细脸皮厚,缺一不可啊。

  抽着抽着烟,感觉身后有声音。
  我把烟头一扔,转身,吓了一跳!
  我办公桌位置,办公椅坐着一个长发的女子!
  这家伙是人是鬼!
  我办公室门一直关着,她怎么进来的?
  而且,她怎么无声无息坐在我的位置上了?
  我想到了吊死的大个。
  不像。
  这个女的,倩影。
  倩女幽魂?
  我大叫一声:“你是谁!”
  然后她没有回头。
  我绕过去,慢慢绕,看清楚了她的侧脸。
  靠。
  是贺兰婷。

  我松一口气:“你吓死我啊你!”
  贺兰婷说道:“是你想东西想得太入迷,我进来你不知道。”
  我奇怪问道:“唉哟进来也不敲门,这**要吓死人啊,我的心现在还扑通扑通直跳。你怎么在这里?”
  贺兰婷问:“我不可以来这里?”

  我说:“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是副监狱长,你来这里干嘛?”
  贺兰婷说:“副监狱长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吗?我不可以来巡视,看你们每天的工作?”
  我说:“那你现在算什么,微服私访?”
  贺兰婷举起一张纸说道:“我私访不私访,你管不着,你也别问那么多。我只问你,这些字你在骂谁?”
  我说:“你来这里就是为了问我这个?我看看啊。”
  这张纸,就是刚才我随便在纸上胡乱写的什么婊姐,心机婊什么的。

  我急忙要抢,贺兰婷眼疾手快拿走了,我说:“表姐,那,那个是是,我也不知道谁写的。”
  贺兰婷拿着我的工作笔记比对了一下,说:“这很明显就是你写的。”
  我说:“哦好像是我写的,这也没什么,就是写着玩。”
  贺兰婷指着那两个字:“婊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