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7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彩姐说:“我平时去酒吧,或者在外面吃饭,基本都是一个人。”
  她看着对面的一对互相喂饭的情侣说:“好长时间了,都是一个人。”
  我指着远处的两个保镖说:“他们两不算人吧。”
  彩姐哈哈大笑,说:“你怎么说笑话自己能那么正经忍着不笑出来的。”
  我说:“可能我笑点高一些。彩姐你这么优秀的条件,找个好男人不是很难啊。”
  彩姐说:“正是条件太好,找男人反而难。也可能,怪自己眼光高。我也不想这么单下去,但也不想找个人凑合结婚过一辈子。想要一个合适的,却总等不到。回头看看,还是觉得初恋的他才是最好的。只是不可能再回头了。”
  我叹气,说:“是的,很多人都会找一个凑合着过,以后你可能也会的。”
  彩姐说道:“想要凑合,可以凑合的人很多很多。就是说的没有感觉的那一种。找一个比自己有钱的能干的,两人都会在外面忙,能干的男人也强势,无法交流,更别说什么一个温柔的可以依靠的肩膀和港湾。而找一个不能干的,光会哄人的,谁知道他靠近我又是什么目的。也许我自己被骗过,所以自己也有点怕了那种人。更有一种,找他跟养了一条温顺的小狗一样,没有半点男子气概。想想自己,到底找怎么样的,也没有一个准目标了。”

  我问彩姐:“你觉得我像哪种人?”
  彩姐看看我,说:“说句实话,你和我初恋男友有一点像,有点傲气,孩子气,有时候天真,也有善良。他那种人,会骗人但是不会害人,也不会什么靠女人这样的。总之也挺复杂,说不清楚。”
  是我,故意装得跟她男朋友的性格一样,做事风格,所以让她以为,我像她前男友,我是她初恋男友。
  她又说:“现在的我,还是想做一个顾家的女人,相夫教子,享齐人之福。事业,就交给能干又可靠的老公去做。如果我真的遇到了有本事的男人,我会把我的所有产业都转手,所有的钱交给他,让他想做他想做的事情,不用做很大的事业,有好一点车子开有一套好点的房子就行,每天能一家人团聚,不用担心害怕。”
  我心想,你这么爱钱,害怕失去,害怕贫穷,到时候真让你交付出自己的心血,你才不可能愿意。

  我说道:“那看来我并不适合你的条件啊。”
  彩姐说:“你还很年轻,可塑性很强。脑子灵活,人也谦虚好学。就是太小了,如果年纪大一点,我可能会考虑你。”
  她说着,自己笑了。
  我敬了她一杯,说:“谢谢你那么看得起我。其实我也知道我没什么大本事,更不符合你所要求的条件了。我能交到彩姐你这样的朋友,我真是三生有幸了。”
  彩姐惊讶道:“原来,你靠近我接近我,只想和我做朋友?”
  对于朋友这个概念,你是否经常听到女人说,我喜欢他,但只是作为朋友的喜欢,你是不是也讨厌这句话?
  当我对彩姐说只是朋友,她会想,他怎么跟别的男人不一样,靠近我只是做朋友?
  特别是在快要临门一脚的时候,我说这句话,彩姐就纳闷了,你来找我,到酒吧和我喝酒那么多次,等我,只是为了和我做朋友?
  她自己问道:“我们只做朋友?”
  我说:“要不,彩姐觉得我没有资格做你朋友吗?”

  彩姐呵呵一笑:“当然不是。”
  彩姐自己心中筑起了一道墙,觉得我太小,她不想逾越过这道心理障碍,她自己设定的障碍,我如果强行突破,她只会把这道墙筑得更厚更高,那我只能以退为进,我不去突破,我后退,吸引她自己放下心中的那道防线,走过来我身旁,彻底从心底接纳我。
  我说:“彩姐,和你做朋友,我能学到很多的东西,谢谢你。”
  彩姐问:“你难道不是因为我漂亮,而接近我?你和别的男人打架,不是为了占有欲望?”
  我说:“可是你自己说了我太小,你不会考虑。那我也不能强着让你同意啊。”
  彩姐笑着说:“原来是这样,那如果我不介意你小呢?”
  我假装支支吾吾了一下,然后说:“不介意小,那就慢慢再说。”
  彩姐马上问:“慢慢再说是什么意思啊?”
  我说:“就是顺其自然的意思。”
  彩姐说:“我还没发现你其实很滑头啊。”
  我说:“哪里滑头了?”
  彩姐说:“你平时谈女朋友,是不是从来不会表白过?”
  果然是老江湖,她这样都看得出来了。
  实际上,不表白,顺其自然的发展,顺其自然的牵手亲吻,那才是最好的。
  一旦表白,就等于给了女孩子拒绝你的机会。

  何必呢,何必去表白呢。
  她喜欢你自己会靠近你,当你牵她手的时候她不甩开,就算第一次甩开,她还接近你,就说明她心中有你,一旦表白,就等于说:我爱你了,你爱不爱我。
  她很可能会说:“你是一个好人,我们只能做好朋友,我不好,会有个更适合你的人让你找到的,祝你以后幸福。”
  然后你就关起门来,在被子里哭上三天三夜,这次第,怎他妈一个惨字了得。
  我说道:“表白不表白都一样,很多时候,顺其自然,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终究得不到。”
  彩姐说:“这可不能这么说,你自己都不去努力,怎么得到呢?”
  我说:“挣钱是要去努力才能得到,而爱情,有时候越努力越伤心,结果就越伤心。”
  彩姐点点头:“我发现你这孩子年纪虽然小,道理确是一套一套的,还很对,而且和大多数人的想法都是反着的。像是看透了人性。”

  我说:“彩姐言重了,我没那个能耐。倒是我发现你很善于对我做评判和总结。”
  彩姐笑了:“哈哈是吗?”
  我举起杯子:“干杯。”
  彩姐抿了一口,说:“顺其自然,有意思。那你平时和她们分手,也是顺其自然的分吗?”
  我说:“也许吧。”
  彩姐说:“你说话总是模棱两可的,是喜欢让别人猜呢?还是不喜欢让别人知道你真正想法?”
  我说:“彩姐多虑了,这只不过是我个人喜欢的口头禅。”
  彩姐如今跟我讲的,是做老公的条件,而我对她,我没有任何条件。
  我只想接近她,得到她,包括身体和秘密。

  更重要的是犯罪记录,能把康雪等人一网打尽的证据。
  彩姐问我道:“你对女朋友,有什么要求?”
  我说:“对女朋友,没多大要求,试着相处呗,合适再往深了考虑,不合适,那就分了。”
  日期:2015-07-25 15: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