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7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彩姐说:“暴力不是万能的,没有暴力是万万不能的。这世界上有一些人,你对他客气,对他忍让,没有用,他还是一样侵犯你,找借口对付你,用暴力对待你,唯一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使用更大的暴力让他彻底恐惧,让他再也不敢找你麻烦。甚至提到你的名字,在大热天都感到寒冷,你去过的地方他们都不敢去。”
  想来,这就是彩姐经常使用的以暴制暴的解决问题的手段之一了。
  我说:“彩姐,这样子,岂不是要把人打得手断脚断什么的啊?打得人残废啊?”
  彩姐说:“有些人活着的资格都没有,残废算什么?你有没有觉得,有一些人,他活着,就是让别人不好过。这样的人,还不如死了。”

  这个观点怎么那么熟悉。
  以前我没那么想过的,后来,我到了监狱,我才彻底了解了这个道理。
  有些人活着,就不让别人好活,甚至不让别人活。
  我点头说:“彩姐,也许你说的是对的。”
  彩姐问:“那你到底要不要我帮你?彻底解决他们?”
  我说:“谢谢彩姐,我想不用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么对他们,虽然出了一口气,可万一有个残废什么的,万一他家人靠他养家的,那毁了人家一生,一个家庭了。还是算了。”

  彩姐说:“做人心软没用。”
  我自己拿了杯子,给她倒酒后也给我自己倒酒:“彩姐,谢谢你的出手相助,今晚我请客。”
  彩姐举起杯子:“谢谢你的请客。”
  我说:“不用那么客气彩姐。”
  喝完了一杯,我继续倒酒。
  她看着我的眉头,说:“他们下手还挺重啊。”
  实际上,眉头这里,是朱丽花男朋友踹我的。
  我说:“是有点啊。”
  彩姐貌似关心的问:“疼吗?”
  我忙说:“不疼啊,还好啊。打的时候有点疼,现在不怎么样了。”
  彩姐说:“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是不是在酒吧里,她闻不到了我身上的药味。
  说着,她伸手过来碰到我的眉头,一下子,疼。
  我条件反射的身子后撤一下,她道歉道:“抱歉。”
  我说:“没什么的,可能明后天就好了。喝了点酒,感觉也没那么疼了。”
  彩姐说道:“这帮人,是上次在这里打你的那几个吧?”
  我说:“我也不清楚,反正我没看清楚就被打了。不过我不想再和他们再闹了。”

  彩姐问我:“那,如果他们还缠着你呢?”
  我说:“那到时候再说。”
  彩姐举起杯子:“心地善良可要看地方。”
  我说:“要不是看在我叫人叫不过,打也打不过他们的份上,我早就和他们不要脸了。”
  彩姐笑了起来,说:“你真是个好玩的孩子。对了,见了你那么久,我该叫你什么好?”
  我想了想,说:“小张。”
  彩姐说:“姓张。嚣张的张。”
  我说:“我从来没有嚣张过啊,我很低调的。”

  彩姐说:“看不出来你低调,倒是看得出来你很嚣张,有点不怕死。”
  我呵呵的说:“过奖了,其实我很怕死,不过为了你,才胆子大了一点。不然平时在别的时候,让我和他们几个打起来,我是不可能的。我怕疼。”
  彩姐问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她开始试探我,查我。
  我说:“彩姐这是在做家庭考察吗?”
  她笑了笑,说:“只是好奇,不想说就算了。”

  在我和她聊天的过程中,我感觉得出来,她其实挺平易近人的,而且很会关心人,这也难怪她的手下们都为她卖命,愿意为她卖命,士为知己者死。
  可是当她生气起来,还是挺厉害的。
  我喜欢听她讲故事,她身上有很多故事,很多她都愿意和我说,例如商人之间的应酬,某个人的奋斗史,某个人从地摊卖瓜子到省里的水果大王。还有一个朋友从一个小卖部做到超市连锁,等等等等,在我感慨的同时,心里也痒痒的,听起来这些人成功好像都不是很难啊。
  我说了这句话:“彩姐,怎么听你说起来,都不难啊?”
  彩姐笑笑说:“其实很多人成功都很简单。他们早出晚归,每天除了那几个小时的睡觉时间,几乎都用来干活,你可以坚持得了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你能坚持得了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我认识的很多有钱人,他们并不特别聪明,只是胆子大,勤奋,去拼,失败了再继续开始,道理就是那么简单。可有谁能做得到?更多的人,怕失败,越怕失败就越失败,最可怕的是,他们没有顽强不屈的精神,失败了,自怜自弃,一辈子就这么碌碌无为。这样的人,也是注定被淘汰的。”

  我点点头,承认她说得很对。
  每当她说完了,我就是点头,说她说得对。
  她放下杯子,说:“我们两真的有代沟吗?”
  我说:“不是代沟,是我没有经历过你所经历的这些,包括我身边的朋友,我身边的几个朋友,现在都还只是在创业阶段,我还没看到他们有什么光灿的未来,倒是见他们每天奔波劳碌。借钱创业,一大堆债务,跑来跑去,压力很大。”
  彩姐说:“以后成功的,往往就是这些人。”
  这点我也同意。
  彩姐捋了捋秀发,说:“我发现我在你眼里,更多的就是一个女强人那样的存在。”
  我说:“没有啊。”
  她问道:“那我问你,你有没有把我当作女人看?就如你平时喜欢的那样的女生。”
  我说:“如果没有,我就不来这里了。”
  彩姐笑了,抚媚中带着甜。
  她说:“这么说,我在你眼里,还算有女人味道的。”
  我说:“你看看旁边如果有男人的话,就是旁边那些桌,他们十有八九都会往你身上多看两眼,而且是流着口水的。有没有女人味,不用问也知道了。”
  彩姐笑着说:“哪有那么夸张。我说的女人味,不是指外表上,是指性格,温柔,大方,气质。”

  我说:“可能我和你接触得少,暂时没有感受到太多。也许有一天你做了我女朋友,我会感受得到的。”
  彩姐哈哈笑了:“你还挺异想天开的。我做你女朋友,你不嫌我老?”
  我问:“你不嫌我小?”
  彩姐说:“也许不会吧。我有点饿,可以陪我去吃点东西?”
  我说:“好啊,看在你救了我两次的份上,宵夜我也请了。”
  彩姐头一偏,说:“谢了。”
  两人出了酒吧,我问她:“你的两个保镖呢?”
  彩姐说:“他们会远远的跟着。”
  我说:“其实你也挺不自由,挺累的吧。”

  她说:“可不。”
  宵夜。
  不是大排档,不是宵夜档,而是一家高档西餐店。
  我点了沙拉和牛排,最便宜的。

  她说:“没事你点吧,我来付账就行。”
  我说:“不是,我是没怎么饿,但是不点一些吃的,感觉不陪你吃一点,怕你不好意思吃。”
  彩姐笑了笑:“那要一瓶红酒吧。”
  我说:“红酒?我不想喝红酒,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我朋友喝了一瓶白葡萄酒,甜型的,比红酒好喝。”
  彩姐说:“也许会有。”
  菜单上,有干型的白葡萄酒,没有甜型的。

  彩姐说我们可以调。
  调了一瓶白葡萄酒。
  这种地方吃饭,很有情调。
  我从未试过。
  浪漫都是需要代价的。

  那些不需要钱整天开好车在外面餐厅吃饭的恋爱只有电视上才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